未普:读基辛格,看“联俄制中”

Share on Google+

2018-08-01

7月25日,美国新闻网站《每日野兽》(The Daily Beast)刊发一篇文章,题为“基辛格建议特朗普联俄制中”(Henry Kissinger Pushed Trump to Work With Russia to Box In China)。这篇文章在中国官员中引发恐慌,在大陆的自由派中则引来一片掌声。

文章引述五名消息人士称,美国外交关系教父基辛格,自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揭晓后,到特朗普于2017年1月20日入主白宫前,曾与特朗普至少三度私下会晤。他建议特朗普,美国除加强与区域内其他国家的关系,还可以利用拉近与俄罗斯的关系,遏阻和围堵中国愈来愈膨胀的权力及影响力。

这对大陆自由派的朋友们来说,无疑是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他们当中还有人相信,特朗普和普京在赫尔辛基的的两小时闭门会议中,谈的也是“联俄制中”。但这种说法现在已经被《金融时报》在赫尔辛基会议之后披露的消息证伪。在这篇题为“与亨利·基辛格共进午餐”的文章中,基辛格说,“我曾主持无数次峰会,此次(赫尔辛基)峰会并未向我学习。”很明显,基辛格并没有向出席双普峰会的特朗普密授锦囊妙计。

不过,如果特朗普真的是一位伟大的战略家,他有可能自己在赫尔辛基会议上提到基辛格一年多前的建议。但从特朗普东一锤子西一棒子的外交行为来看,他并没有成型的大外交战略。当然在特朗普政府的官方文件中,中国和俄罗斯都是战略竞争对手,中国是第一威胁,俄罗斯是第二威胁。但在特朗普的眼里,俄罗斯未必真的对美国有威胁。

如果真有“联俄制中”,它是否行得通?笔者认为,站在普京的角度,他未必会这么做。对普京而言,借中国的力量牵制美国,或者借美国的力量牵制中国,对俄罗斯而言是最划算的事儿。况且,普京在经济事务上严重依赖中国。两国领土接壤,悠长的历史,曾经相同的意识形态,同样的全球野心,都使俄罗斯不会轻易与中国为敌。

基辛格虽然建议改善美国与俄国的关系,但他显然在担心普京对世界稳定的破坏性力量。他和普京见过十七次面,最了解普京。俄罗斯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在加剧世界的动荡,在动荡中火中取栗,是普京最擅长的外交手段。用基辛格的话,这是“俄罗斯的独特之处”,世界几乎任何地方的动荡都会影响它,给它带来机遇,但也会被它视作威胁。基辛格因此而担心,世界动荡会加速。

有人说,“联俄制中”和基辛格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身份不符。但这对基辛格而言不是问题。基辛格的确一直与中国领导人保持不错的关系。不过,以他的智慧和洞见,他应早在整个西方世界发现中国辜负了西方的转型期望之前,就已经认识到中国的全球野心及其对世界的危害。他在与《金融时报》记者的访谈中,谈到这一点。分裂的大西洋将把欧洲变成“欧亚大陆的附属物”,将受到中国支配,中国希望恢复其作为“中央王国”的历史地位,并成为“全人类的首要顾问”。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对中国欲支配世界的野心,其实看的很清楚。

至于特朗普在世界大变局中的作用,基辛格说:“我认为特朗普可能会成为历史上每隔一段时间出现的结束一个时代、并迫使其放弃旧伪装的那类人物之一。这未必意味着他明白这一点,或者他正在考虑任何伟大的替代格局。这可能只是一场意外。”

在这方面,我赞同基辛格对特朗普的观察与判断。国内一些自由派的朋友们认为,特朗普既是战略家又是战术家,要建立西方经济一体化,在全世界消灭共产主义,似乎言过其辞。特朗普无疑正在给这个世界带来意外变化,而这些变化是好是坏,不确定性很强。

“现在的世界处在一个非常、非常危急的时期”。的确,美中俄三国都有可能成为世界危险之源:中国想称霸世界,美国欲自外于世界,俄罗斯想搅乱世界。一个没有美国的世界将是危机重重的世界,“联俄制中”可能既不可行,也不能缓解世界的重重危机。

RFA

阅读次数:1,2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