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科夫列夫在回忆录《雾霭》中这样反思:

面对十月反革命的种种后果,我总是想到那些至今还在“怀念”那个可怕时代、至今还在寻找“人民公敌”、满大街拖着凶手兼偏执狂患者列宁和斯大林的画像的人。他们之中也有在赫鲁晓夫、勃烈曰涅夫、安德罗波夫执政期间杜撰各种虚假罪名的人。根据他们的告密,成千上万的人受到迫害,被投入集中营和监狱,送进疯人院。他们逍遥法外。不仅如此,他们还罗织罪名,告密出卖那些对布尔什维克领袖所建立的体制进行谴责的人。

这些人,他们是谁?是精神病患者?是暴行参与者或者他们的亲属?是被布尔什维克主义谎言搞成残废的人?我不知道,无法理解,然而并未因此感到轻松,只得指出,魔鬼空想的建设者们手边总是有充足的建筑材料。我指的是我们和你们,亲爱的读者。

20世纪已经结束。对俄罗斯来说,这是最可怕、最血腥、极度充满仇恨和偏执的世纪。看来,是时候了,应当醒悟和忏悔,应当向幸存下来的被迫害者请求宽恕,应当跪倒在千百万被处决、死于饥饿的人们面前,应当唤醒熟睡的良知并且最终承认,是我们自己帮助体制奴役我们一一奴役我们大家的每一个人。

我本人在新的一代面前感到羞愧,因为当初我们这些老一代人都已淹没在对名叫斯大林的恶魔的恐惧之中,像最坏的坏蛋一样相互告密,向“领袖们”拍手鼓掌,拍得手上都起了老茧。换言之,我们都是没有尊严的人。

应当向那些高声抗议、拯救我们灵魂的人深深地鞠躬。

伊万诺沃市拼凑出又一个恐怖主义集团的名单,必须找出一个头头。选中了纺织女工济娜·阿德米拉斯卡娅,她刚刚当选为伊万诺沃州团委书记。内务局的人对她说,因为她是个有觉悟的姑娘,所以应当帮助揭发恐怖主义集团。她应当承认自己是这个集团的头头,并且在对质时“认出”所有的集团成员。把名单给她看了。济娜说这些人她一个也不认识,所以不能去冒充这个集团的头头。把她关起来严刑拷打,她却斩钉截铁地拒绝参加这次卑鄙的演出。最后,还是以“成立”决定杀害斯大林的恐怖主义分子集团为由,判处她死刑。

济娜大义凛然,宁死不屈。临刑前,她要了一面镜子,梳好头发。她希望死得美丽。

让人们如何不羞愧难当?

一一列宁斯大林时代,苏联遍布“人民的敌人”,全国因政治原因被杀被关的人数高达二千万。我不明白的是,既然是人民当家做主的政权,为什么会出现数目惊人的反对者?而资产阶级统治下的西方国家,却罕见什么“××敌人”,以政治原因被杀被关者更是寥寥无几。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在夺取政权、维持统治时为何要釆取残忍卑鄙的手段?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