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时宜的”高尔基(续4)

1917年11月23日,十月革命后第16天,“不合时宜的”高尔基又在《新生活报》上发表专栏文章,对“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十月革命的领导者列宁,进行毫不留情的负面评价:

“列宁本人当然是一个具有超凡力量的人;25年来,他一直站在为社会主义胜利而奋斗的第一流斗士的行列中,他是国际社会民主派的最伟大和卓越的人物之一;他是一位天才的人,他具有′领袖`的所有品质,还具有这一角色所必需的无道德和对待人民群众的生命的老爷式的无情态度。

“列宁是‘领袖`,也是俄国贵族,这个已经消失的阶层的心理品质列宁并非没有,而正是因此他认为自己有权拿俄国人民做一次预先注定要失败的残酷的试验。

“被战争折磨得疲惫不堪并且破了产的人民已经为这一试验付出了数以万计人的生命,而且还将被迫付出数以万计人的生命,这将使他们仕很长时间里群龙无首。

“这一不可避免的悲剧并不能使列宁感到难为情,他是教条的奴隶,而他的追随者们则是他的奴隶。列宁并不熟悉极其复杂的生活,他不了解人民群众,没有同他们一起生活过,但是他一一从书本上一一得知,用什么方法能够把这些群众鼓动起来,用什么办法可以一一最轻松地一一激起他们的本能。工人阶级对于列宁,就像矿石对于冶金者一样。是否可能一一在目前的所有条件下一一用这种矿石炼铸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呢?看来,不可能;但是为什么不试一试呢?即使试验不成功,列宁又冒什么险呢?

“他的工作就像实验室里的化学家一样,差别在于化学家用的是死的物质,但他的工作却产生对生活来说很珍贵的结果,但是列宁却在用活的材料进行工作并且在将革命引向死亡。跟着列宁的工人们应该明白,俄国工人阶级正在被用来做一次无情的试验,这一试验将消灭掉工人的最优秀的力量并长期中断俄国革命的正常发展。”

(本篇最初发表时的标题是《请工人们注意》。)

在我们以前的历史教科书上都把俄国十月革命称誉为“开创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现在看来,应该是“开创了人类灾难历史的新纪元”。在20世纪,由于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肆虐,全世界大约有一亿人死于非命。作为布尔什维克主义的始作俑者,列宁罪无可绾。为了实现他的红色乌托邦理想,对于一切阻挠或可能阻挠的社会力量大开杀戒甚至残杀妇孺。1918年1月15日,《真理报》在《当心!》一文中公开叫嚣:“……我们的一颗人头,要用你们的一百颗人头来换”。面对红色恐怖,高尔基不畏强暴,一方面亲自出面营救一些无辜被捕的知识分子、专家学者,一方面坚守《新生活报》舆论阵地,对布尔什维克党人的无法无天行为进行了猛烈深刻的鞭挞讨伐。

1918年3月26日,高尔基在《新生活报》发表文章,对红色恐怖表示愤怒:

“在近日某些报纸上公布的政府指令和措施中,我极为惊奇地读到了`共和国红色舰队水兵特别会议`的夸夸其谈的声明,在这一声明中水兵们宣称:

‘我们水兵们决定:如果杀害我们的优秀同志的行为还将继续下去的话,那么我们就将手持武器,奋起行动,对被杀死的我们的每一个同志,我们都将以千百个富人的死作为回答……`

“这是什么呢?是义愤的吼声吗?

……

“但是对于我,大概像对于一切尚未彻底丧失理智的人一样,水兵们的严厉声明不是正义的呼声,而是肆无忌惮却又极为胆小的野兽们的野蛮咆哮。我有话要直接对水兵们,即凶恶的声明的作者们说。

……水兵先生们,在这些话中我们看到君主制度的血腥专制精神的存在和胜利,你们摧毁了君主制度的外部形式,但是它的灵魂你们却不能消灭,看吧,这灵魂活在你们的心中,迫使你们失去了人的形象,而像野兽似的咆哮。

……

“看吧,你们就是在这种不受惩罚的罪行的氛围中培养起来的,你们的吼声中就带有这种古老的血腥的叫嚣。

“君主制时代的政府在杀害数以千计的水兵、工人、农民、士兵时,只证明了自己道义上的无能,与这种情况完全一样的是,红色舰队的水兵以他们措词严厉的声明承认,除了刺刀和子弹外,他们再没有任何为社会正义而奋斗的手段了。当然,杀人要比说服人简单的多,正如人们所看见的一样,这一简单的手段对用屠杀培养起来并受过屠杀训练的人们是很容易理解了。

“我要问你们,水兵先生们:君主制的野兽心理和你们的心理有什么区别吗?保皇党人真诚地相信,只有在将所有异样思想的人斩尽杀绝的情况下,才可能有俄国的幸福。你们也正是这样想,这样干的。

“我再重复一遍:杀人要比说服人简单得多,然而不正是对人民施行的暴力摧毁了君主制政权吗?就靠你们私下里瓜分俄国的物质财富,俄国是不会变得更富有、更幸福的,你们也不会变得更好更人道。生活的新形式要求精神的新内容,你们有能力去创造这种崭新的精神吗?从你们的言行看,你们还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你们这些野蛮的俄国人是被旧政权腐蚀和折磨的人,旧政权把自己的可怕疾病和自己的毫无意义的专制主义全都接种在你们的筋肉和血液之中了。

但是,在你们像现在这样行动的同时,你们给了未来的反动派以抓住你们的把柄的权利,以及当面对你们说这种话的权利:在社会主义政府管理时期,当政权在你们手里的时候,你们同我们革命前一模一样,也在大规模地屠杀人民。

“这样,你们也就给了我们以杀死你们的权利。

“水兵先生们!应当清醒了。应当努力做人。这很困难,但是必须这样做。”

做人还是做兽?这在当时是摆在布尔什维克党人面前的选择。

(未完待续)

一一苏联政治笑话3

列宁、斯大林和戈尔巴乔夫同坐一列火车出行,途中火车突然停了。司机说:“火车头坏了,我该怎么办?”

“让人民以排除万难的精神拉我们前进!”列宁说。

“枪毙司机!”斯大林说。

戈尔巴乔夫平静地说:“拉上车窗帘,假装火车仍在继续前进。”

高尔基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