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资本主义衰败还真应验了达世奇先生有关主义的那个话题,硬件上的中国式的确让曾经的帝國主义修正主义和各國反动派频频刮目。截至目前为止差不多所有那个主义的无论哪界风流只要一踏上中國式主义便觉这里才是超級发达的资本主义,而曾经不可一世的帝修反们一个个竟变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或曰发展中小样。

难道那个曾经如日中天又在20年前一夜凋零的那个主义的伟大使命提前完成了,难道那场曾席卷大半个地球的生死革命真成功了还是。曾有国际导师宣布本阶级在这场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后来本土导师放言他们那个阶级一天天烂下去,我们这个阶级一天天好起来——只是很快上帝和那个主义开了个历史性的玩笑。

再再后来美國某总统对某总设计说三道四有关这國人权,总设计点头称是那我们给你们五千万难民吧,据说那总统当场哑言又据说我们的主义粉再一次欢呼本主义的伟大胜利——只是那些主义粉不知是漏了忘了还是选择性刪除了下半句总统答言:可以,作为交换我们派一万名记者入驻贵國随意采访不得阻拦,于是总设计一声傻笑并罚酒。

放眼当下资本主义当然玩不过中國式这个主义。所谓中國式这个主义吸进的是资本主义的高蛋白全奶吐出的却是社会主义的所有杂草,这一进一出哪个主义玩得过你。而资本主义单看这么全民福利又哪个主义能这么长期玩,难怪澳洲政府一次次修减福利微调福音,但即便怎么修减深入人心的资本主义福祉依然让那个敌对主义的万千國民仰慕不止紛紛投怀送抱决不顿挫。

其实虽说体制是深井体制外是江湖,然很少体制內的高大上者信这个主义,所谓信主义者多为体制外一沒文化二不见识三为脑洞的地沟油之命中南海之怀乎者也。

当年里根总统车至路口一踩油门一路右行凯旋至今奔突当初,戈尔巴乔夫到了路口一个右转指令高速狂奔结果红旗落地彩旗飄飘,后某总设计到了路口突发最高指令左灯右行,二十年后有人大呼剎车却被告知剎车已失灵,于是举车裸奔直至天涯。

再过二十年三十年再看世界还剩下几个主义几朵隔空红颜几番永世风情,所谓江山易老美人易碎,上帝的微笑不可捉摸,但却养人。

2018-02-02悉尼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