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3日赵传2018《时空回旋》悉尼演唱会如期开演。25年前,大美丽还是小美丽的时候,那年的那一个晚上整个的上海万体馆因赵传而沸腾,人们忘情的欢呼鼓掌忘情的跳跃,那晚我带着大美丽和现场的上万名传迷同欢同喜。据说那年北京也是赵传的演唱会上当传哥说渴了要喝水,台下的几十瓶饮料不约而同的扔向赵氏传人,那年大美丽五岁,那年我带着她象带着一只动态玩具。

25年可以改写历史也可以顛覆历史更可以创造历史,30岁的我曾立志50岁时生个儿子再干个总统,晚年时披阅红尘续修红楼或酒版金瓶色染千秋。到了50岁我才发觉中国依然是傻呼呼的中国,人们依然是西北当风喝着油条豆浆唱着信天梦游数落着钟鼓楼下的陈年烂谷。

一如25前我带着大美丽放飞赵传,25年后大美丽悉尼带着我,今晚的赌场剧场灯火通明,一顶鸭舌帽一件格子衫,久违的赵传依然是傻笑中开唱,依然是25前的雄姿不减。去前大美丽担心传哥唱不出当年的摇滚风,我说相信赵传相信这个年龄的老男人,相信宝刀不老当然对赵传不是虛话,相信2018悉尼不是赵传一人在摇滚,至少还有老酒葫芦或,老酒葫芦们。

《我终于失去了你》一首典型的传歌,25年前那种唱到关键处嘶哑的吼叫那种声嘶力竭的生命扩张,今天的赵传看上去张驰有道少了当年梦的狂野多了一份柔和并多情而且默念有度。问题是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从没丑过,只是直到今晚他刚见温柔。

25年前上海万人体育馆他全场边唱边跑一刻不停,而且不见喘气或观众忽略了他的喘气声,整场二小时势如破竹一气呵成——这,就是25年前的赵传,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在呼来唤去的风雨中,这只小小鸟一直在飞。

25年后的2018悉尼,差不多他每唱一曲都声言喝水——而且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自备保温杯。没人知道赵传今晚喝了多少水,但我想他昨晚一定遭遇激情床第了二次或二次加,以至提前一晚透支了他的摇滚激情,以至面对观众疯狂喝水从而稀释他隔夜的临床激烈。

这一曲《Hotel Califomia》被赵传烘烤成台式牛排,如果说一首歌的前奏是作爱前戏,那么这首世界上最长的前戏被赵传减去一半,这让我想起金圣叹当年腰斩水浒,希望赵传有生的日子别遇上美囯女人,如果赵传继续腰斩前戏的话。

哪天中国革命OK了,带上我的梦中情人去加州旅店开房,如果加州旅店还在的话,如果真有这店的话,如果我的国有那天的话。

2018-07-21悉尼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