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男人背着各自的女人砸锅卖铁除了自家女人和孩子什么都卖了,于是一个私家侦探社横空出世,于是这个故事从这里开始。

据说这部电影在韩国票房不错,其实一部好电影不在于讲了什么故事而在于怎么讲,就像一道菜关键在烹调师怎么摆弄这些食材又怎么装盘呈送,和哪个女人展开一段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展开如何落款何时笔走红颜轻抚万重山。

男人之间的合作尤其现代韩版男人没那么多婆婆妈妈,男人的任何商业性行动哲学都是从接单开始,而且必须是女单,为美人服务是男人的神圣天职,哪怕这世上只剩下最后一个女人,男人的动力火车将一路轰鸣继续向前,何况这五千万韩币的高额服务费对一家草创公司来说,早已足够他们笑傲江湖逐情疆场挥霍未来。

所有的故事都是平庸的无论是不朽的名著还是这部电影,所谓探案探的过程究的是人性情怀,即便是福尔摩斯一旦离开了他的人性关怀将什么都不是。本片重要的是一种探案精神的自然呈兑,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在一起是整体的,案情就像迷面永远在明处案点是直觉,没有直觉就没有侦探家的光明和未来。

任何时候私家侦探和警方的关系都像太太和情人有时不作为有时亲密合作最后是共御外敌的,任何一个敬业并伟大的侦探都觉得警方少作为或不作为,任何良心警方都会在内心敬祝侦探,就像任何一个为人妻者都会偷偷羡慕那些疯狂而玩命的偷情,包括自己的死命情敌。

其实女人的情敌往往是自己。

一个主义一场床欢或一场疾风暴雨的高潮往往是冥冥之中又是突如其来骤然而至的,这部电影的高潮也是。当人们挣扎于一件极普通的命案当所谓悬念顺风顺水顺理成章当这笔巨额服务费已无悬念当凶手已经伏法当一切可以落下帷幕——骇人听闻的活摘器官而且是无辜孤儿的器官——高潮从这里开始。

当然他们完全可以放弃追踪,因为使命已经完成本案可以完美收宫,如果通常意义上的商业行动可以到此为止并能优雅交差的话——许多平庸的电影或简陋的爱情都活的很好并继续很好。

这部电影若没有后面的大段高潮将不成为电影,一如一场不见高潮的爱情不能算爱情,哪天我的国拍一部真能引爆人类G点直指人性私处并直通未来且不被阻拦纵情放电的电影,到那时我会双手合一念念有词:还真厉害了,我的国。

感谢澳媒“看中国”馈赠影券,这感觉就像吃了美女的酒菜必得报效眼前殷勤勘扶美人于既倒力挽红颜于将倾,于是成就了这番文字。

2018-07-22悉尼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