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3年7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后又移到英国伦敦)举行第二次代表大会。在投票选举党的中央机关时,拥护列宁的一派获得多数选票,从此他们就称为布尔什维克(俄语多数派的音译);反对列宁的一派获得少数选票,就称为孟什维克(俄文少数派的音译)。这两个派别共处在形式上统一的社会民主党内,直到1912年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召开的第六次全俄党代表会议上,孟什维克被驱逐出党,布尔什维克正式成为一个独立的政党,名称改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1918年3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举行第七次代表大会,将党的名称改为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简称俄共(布)。1925年,俄共(布)举行第14次代表大会,将党的名称改为全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简称联共(布)。1952年,联共(布)举行第19次代表大会,更改党名为苏联共产党,简称苏共。

1994年,前苏共中央书记、政治局委员、宣传部长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出版了他的一本著作《一杯苦酒一一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主义和改羊运动》。1998年作者对该书又作了不少修改,1999年由新华出版社出版了中文版。作者说他这本书是他“多年思考、怀疑、踌躇和苦恼的结果”。他把书名叫做《一杯苦酒》,意在表明他回顾苏联的历史犹如在品味一杯苦酒。作者在中文版“致中国读者”一文最后指出:“我们需要一个伟大的俄罗斯,但这种伟大不是靠帝国的野心和军事实力,而要靠人民的美德和生活的质量。俄罗斯只能在自由的条件下,在法律至上和人的权利高于国家利益时才能达到这种伟大。

“我对出现一个自由繁荣的俄罗斯是有信心的。”

该书第二编“布尔什维克”开篇一针见血:

任何一个思维健全的人不可能不明白,凡是布尔什维克主义一经确立的地方,就必然出现诛除异己、血腥镇压、精神扼杀和政治迫害等现象,而超乎寻常和冷酷无情的党和国家的垄断压力更使人们透不过气来。所有这些耽误了社会历史的发展,拉大了与世界文明进程的差距,败坏了道德风尚,丧失了固有的传统。

千百万人民是在这样的制度下度过一生的,他们在此学习、工作、养育后代;他们受尽苦难也得到过欢乐;他们心理上无法接受这样的论断:他们这一生似乎是枉然徒劳地虚度了年华。

可以也应该理解他们。对于国家及其各族人民来说,所发生的一切是一场不可思议的大悲剧。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