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悉尼过年过的是一种淡定,就像一个女人遭遇全身抚摸热血朝阳后的从容淡定。华人超市依然是一周前所有菜品被洗劫一空后的杯盘狼藉,这样的抢购囤货甚至大面积波及西人超市为的是让蓝天更蓝白云更白空气更鲜,这样的扫货盛况让悉尼华人一夜回到大中华和他们的父老乡亲及钟鼓楼下不绝于耳的叫卖声。

在悉尼的华人都希望和別人一起过年最后都年复一年的过自己,在悉尼的华人以一种独有的浅型闷骚给自己或自己们过年花开明春。

在悉尼的华人最热衷孩子的补习就像国内的家长最恐惧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悉尼华人把恐惧的阴影从中国带到澳洲甚至世界各地一如某地的女诗人穿过大半个中囯去睡男性诗人或诗评专家。哪天我们的女诗人能穿过大半个地球来睡老酒葫芦,哪天便是中国诗人乃至芸芸众徒佛光普照的幸福时光。

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毫无疑问就有孩子的补习班和各种名目的校外钢琴提琴及绘画芭蕾外加香草针灸,一如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滚滚火锅和几经变态的麻辣世界。这个星球的任何地方只要有中国人就时不时会有沸腾的油烟引发的叫春似的警报声和噼里啪啦的杯盘撞击声及分不清肉香还是料香的所谓稀里哗啦的华夏初始的搏击声。

走在悉尼大街上的黄色人种一看便知谁是韩国的谁是香港的谁是东南亚的谁是袓国大陆的,走进餐厅一个放眼便知谁是新悉尼谁是老悉尼谁是来自祖国大陆的观光游客,到了悉尼大剧院闭上眼晴也能算出谁是自由行的主谁是跟团旅行的客,和女人撞个满怀一摸便知她沐浴了几个时辰的新鲜阳光吸了几天的自由空气吃了几餐不被污染的食品喝了几口清澈透明的澳洲原水。

不过悉尼华人还真把车开的很绅士也很普世,一如纽约华人给出的小费一看就是美国式的。据说接受一种价值观只需三天,爱上一个女人或者被爱只需一个瞬间,而改变一个中国胃则需要一生,甚至更长。

当然老酒葫芦除外——老酒葫芦的老胃通达天下容世上难容之物,化天地人间美食,囊括未来。

2018-02-15悉尼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