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前天微信公众号发文有日本神药“面包超人”在日本被禁一说,后有东京微友宝珠女士指出“面包超人”在日沒有被禁,各大药店都有售卖。昨天宝珠女士又发来药妆店货架上的视频。

看来大美丽消息有误,于是汗颜之际本人及时修正,为了事实还原也为读者不被误读,同时向“面包超人”诚意道歉。

再次致谢宝珠女士及广大各位。

~老酒葫芦今题

那天大美丽说日本药就是神,这款“面包超人止咳神水”小美丽一吃就好。两小时后大美丽又说看来还是要相信澳洲政府,虽然澳府对药品的监管近乎变态,虽然澳洲止咳不像日本一吃咳消,但澳药的安全性世界第一,因为大美丽刚得知那款让无数国人趋之若鹜的“面包超人”已被日本政府禁用。

但宝珠女士的现场视频告诉我,“面包超人”的确在日本有售,而且是日本最大的药妆连锁店。宝珠女士在日生活多年,她说日本的药检从明治以来一直非常严格,严格到不近人情,一种药如果药监部门通不过决沒可能上药店的货架。看来在药监的严格性方面,日本政府和澳洲政府的变态程度差不多,一对誓不通融的难兄难弟。

但网上有说“面包超人”中含有禁药可待因成份,中国药监部门规定可待因不适用于12岁以下儿童。本人又查,至少美澳日药监沒有此说。至此本人初步界定,有关“面包超人”被禁一说来自中国未经证实的民间网传。

但无论如何本酒葫芦建议家长在给孩子服用进口药时,请认真阅读说明书,无论日本还是澳洲,沒哪家药商敢拿自己的说明书开玩笑,因为玩不起更赔不起,无论处方药还是非处方。

再说小美丽连续几天的发烧感冒竟烧出了对国人来说是匪夷所思的病理真谛。在澳洲若你的孩子只是病毒感染沒有炎症,即便小孩怎么发烧咳嗽,医生无论如何是不会也不敢开药的,至多非处方建议服用Panadol或NUROFEN这类澳洲百年神药,副作用几乎归零。

澳洲人都知道医生确定一个小孩有沒有炎症完全靠的是基本诊断而不是一次次CT拍片和抽血化验。

于是许多海外华人回国探亲或中国人出国定居前一般是,有文化的狂买盗版书,因为对书呆子来说国外的书价太贵;沒文化的大量买药,因为到了澳洲或美国政府禁用可以自己偷着吃;再沒文化的便备足老干妈,这样可以满足自己一生不变的中国胃。

在澳洲如果你病了梦想挂一瓶盐水一定比见总理还难,如果你想在任何澳洲医院寻找哪怕一个小小的输液区域,那么你一定会无功而返。如果哪天你得知某澳洲人挂了盐水,只能那就是这人刚被抢救过。因为在澳洲只有面临死亡的人才有资格挂上盐水,那是一定的。

在澳洲你想见个议员一定比照张CT容易许多倍,哪个澳医敢随便给病人照CT是要被吊销医牌的。就像一个议员若不愿见人是很快就要失去选票的。而这,在一些国产脑残看来,中国人领先西方的标志之一就是:全民CT。

如果哪天澳洲人人都能享受这种圣遇,每家医院都新建输液专区,只要一见医生哪怕只是感冒,你就被一整程序的CT拍片及全套化验,然后直接输液区——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华人军团已占领国会大厦。

2018-02-24悉尼暮后
2018-02-26清晨修改/悉尼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