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列汉诺夫政治遗嘱续四)

七、关于国家、社会主义和俄国的未来

……

以消灭剥削和阶级为使命的社会主义革命在第一阶段两者都消灭不了。不仅如此,为时过早的社会主义革命将带来严重的不良后果,每一个懂得否定之否定法则的人都会很容易得出结论。从一个社会经济结构到另一个社会经济结构,政治上层建筑的作用周期性地发生变化,有时加强了,有时削弱了。大家都承认,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政治上层建筑的作用应大大加强,因为国家还承担起另外一些调节功能:计划、监督、分配,等等。在这一意义上,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否定了资本主义上层建筑的政治上层建筑更像君主封建主义的上层建筑,而不像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而这引起的危险是,由于缺乏民主(上面已经指出,在列宁的社会主义社会里不会有民主),群众文化低下,觉悟不高,国家可能变为比君主还要可怕的封建主。因为君主毕竟还是一个人,而国家则是一台没有个性、没有灵魂的机器。我相信,列宁的社会主义国家正是这样的封建主,尤其在头几十年里是如此。当然,要是布尔什维克能克服我上面提到的前三个危机,存在几十年的话。

在镇压资产阶级的反抗(既然无产阶级占居民的多数,这一点不用恐怖也很容易做到)后,无产阶级专政应使各个阶级权利平等,求得法制和公正的胜利。阶级的消失是遥远未来的事,因此社会主义国家首先应保证阶级和睦和保护劳动者的利益。但是在从来不知民主为何物、文盲遍地、一贫如洗、文化落后的俄国,布尔什维克什么也保证不了。

只有在各阶层居民的文化和觉悟发生了革命性变化之后,俄国的社会结构才能发生革命性变化。只有在这一条件下才能迅速发展生产力。但这有点想入非非,因为人民的文化和觉悟是生产力的从属现象,而生产力不是文化和觉悟的从属现象。布尔什维克动员起知识分子,当然可能迅速消灭文盲,但是,第一,学会识字不等于成为文化水平高的人;第二,人们学会识字后很快就会明白,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是怎么一回事。

俄国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布尔什维克执政时间的长短。俄国迟早将回到正常的发展道路上来,但布尔什维克专政在的时间越长,这一回归之路就越痛苦。

马克思和恩格斯理解的社会主义社会,即使在西方国家里也不是一百年间的事,更不用说俄国了。因此在俄国目前的历史阶段里应该增加生产力,扩大政治权利和自由,形成民主传统,提高公民的文化程度,宣传和实行个别的社会主义因素。应该逐渐改变国家制度,同时从经济上、政治上和宣传上影响各阶层的居民,目的是使俄国人富裕起来,使俄国社会民主化和人道化。一个国家只要它的公民还贫困,就成不了伟大的国家!公民富裕,国家才富裕!决定一个国家真正伟大的不是它的国土辽阔,甚至不是它的历史悠久,而是它的民主传统、公民的生活水平。只要公民还在受穷,只要还没有民主,国家就难保不发生社会动荡,甚至难保不土崩瓦解。

……

俄国迫切需要以优秀的民族传统、民主、政治自由权利、人道和社会公正的现代观念为基础的先进的意识形态。只有这样的意识形态才能保证俄国经济平稳地、正常地发展。错误的意识形态产生并还将产生套上眼罩又一目失明的领导人,这些人奉行意识形态的教条,只会抑制生产力、妨碍文明而繁荣的社会形成。最后,俄国需要按照宪法明确规定的权限行事的强有力的中央政权和地方政权。

……

我简单地阐述了我对社会主义改造阶段的看法,当然并不以终极真理自居。一个人不管有多大的天才,不管掌握了多少辨证法,在作预测时总可能犯错误。未来的科学发现可能推翻现在的一切观念。但这一切是明天的问题,而现在可以确切地说如下一点:俄国需要各种政治力量的团结、各种生产领域的多种成分、个人的主动精神、资本主义的进取精神、竞争(没有竞争就不会有质量和技术进步)、公正的政治上层建筑、民主化和人道化。俄国不仅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而且是一个多宗教的国家,因此潜伏着族际冲突和宗教冲突的危险。只有通过深思熟虑的行政改革,提高生活水平,经济、政治和社会权利上的平等,信仰自由、相互尊重民族传统、文化和语言,才能避免这些冲突的发生。……(续完)

一一普列汉诺夫生于1856年11月29日,死于1918年5月30日。俄国马克思主义奠基人。早年曾在彼得堡陆军士官学校和矿业学院学习,在矿业学院时就开始社会革命活动。以后加入民粹派组织,曾到农村发动革命,继而在彼得堡工人中从事三年多的宣传和组织工作;旋因警方追捕,流亡国外。他在国外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并于1883年创立领导了俄国第一个马克思主义团体“劳动解放社”,传播马克思主义,推动俄国革命运动。他的两部主要著作《社会主义和政治斗争》(1883年)、《我们的意见分歧》(1885年)给予民粹派以沉重打击,并且奠定了俄国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基础。他指出俄国已被卷入资本主义发展潮流中,这种发展正在改变它的社会结构,并且在为推翻专制制度以建立一个资产阶级民主政权创造条件。他认为俄国马克思主义者不得不组织产业无产阶级进行反对专制统治的斗争。在专制统治被推翻之后,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将使无产阶级的力量更加壮大。在社会民主工党的领导下,无产阶级最终将通过社会革命解放他们自己。这两个革命阶段的划分经过数十年的实践而成为俄国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核心。他在哲学方面的贡献特别大,列宁称他为“最通晓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社会主义者。他的重要著作《论一元论历史观之发展》和1898年以后发表的一系列文章,抨击了当时第二国际中德国社会民主党人伯恩斯坦企图修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理论以及俄国“经济主义”的倾向。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布尔什维克与孟什维克的斗争中,普列汉诺夫起初站在列宁一边,但不久就参加孟什维克转而攻击列宁。他一生的最后20年中专心从事哲学、文学、艺术、历史之研究,并作出了重要贡献。十月革命后,由于他对布尔什维克进行攻击,被苏维埃政权当做敌人再次流亡国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