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半球飞北半球或从北半球飞南半球,飞着飞着天突然黑了,再飞着飞着,天又突然亮了。

一悉尼女士说她腕上一块名表当年在哈尔滨戴出的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慢和她人脉脉含情的羨慕和顶礼膜拜式的仰视及横扫千军后的俗尘狼藉,而哈城的女人本就艳云激荡烈火骄阳滚动不息,你放一回电她漫不经心,你靠近一步她视而不见,你欲擒故纵她装聋作哑,你狂轰滥炸她波澜不惊照单全收??但却,一旦真格哈尔滨女人总入不敷出,无论千里之外万水之遥,还是欲拒还迎中。

而在悉尼同样一块名表她藏着掖着很少戴上出门,即使偶尔佩带也是尽量隐蔽尽量不轰炸或少轰炸他人视网膜。怕世人认为这女人徒有虚浮,怕人觉得她浅薄炫富。因为在澳洲,一个女人若一没教养二没文化只是穿金戴银的招摇过市,不用别人她自己都会别扭的自我感觉丢人现眼。

因为在澳洲没人关心你住的什么豪宅开的什么名车,你用的什么限量版戴的什么百年之星深海之吻无人过问,至于这老男人娶了小他多少的小娘子那女孩傍了个大她多少的富商与澳洲众生毫无关联。澳洲人只关心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或各自小康或自我浪漫,或者迎风飞舞随意飘荡。

曾经国人为杨绛“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争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到最后依然没弄明白世界是不是自己的,你的世界究竟与他人何干,人是为自己还是为他人而活。而在澳洲,澳洲人从不纠结于世界是你的还是我的还是大家的还是某个主义的。其实全世界都知道世界本就是自己的,你的世界的确与他人无关,杨绛只是讲了个非常浅显的道理,只是许多年了,我们的一些国人老是昏昏沉沉,他们总不明白。

2018-03-05澳飞行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