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时宜的”高尔基(续一)

作为“无产阶级的作家”,布尔什维克党人多年的同路人,列宁的朋友高尔基为什么在十月革命后激烈地反对苏维埃政权呢?从《新生活报》高尔基的文章中可以看出,首先是布尔什维克在夺取政权中践踏法纪,罔顾人道的极端行为激怒了恪守人道主义信念的作家,使得他不得不拍案而起,口诛笔伐这些不法之徒。请看1918年5月18日高尔基在《新生活报》第93期专栏文章中披露他收到来自农村一封信的内容:

“……4月3日,大约300名赤卫队员开进了我们巴斯卡村。他们洗劫了所有富裕的房主,也就是说向村民们勒索钱财,向有的人要了一千卢布,向有的人要了二千卢布,最高达到六千卢布,从我们整个村里一共搜刮了85350卢布;除此之外,他们还从我们村的公民家里抢走了各种财物一一面粉、面包、衣服等等东西,这些就没法算了。……这两天我们巴斯卡村人所感受的那种恐惧是难以描述的。大家都觉得,这些强盗对我们的折磨要比地狱里的苦难更难忍受。

“我们村里再没什么更大的新闻了,但是在巴拉诺夫卡村、鲍尔达西也夫村和斯拉夫金村,在赤卫队走了之后,村里最贫穷的阶级学着那些强盗的榜样,也开始抢劫起自己村子的富裕公民了,甚至还在夜晚袭击别的村庄。一句话,这儿的日子已经越来越难以忍受了。……”

对此,高尔基在文章中论述说:“……所有这一切就像是一张漫画,一场闹剧。不过,很遗憾,这是‘生活的真实`,是’去抢那些抢来的东西`(这一当时颇为流行的口号来自列宁1918年2月5日《对派往外省的宣传员们的讲话》。列宁说:”有一个布尔什维克老头向一个哥萨克解释什么是布尔什维克,解释的很正确。

哥萨克问:‘你们布尔什维克真的要抢东西吗?`那个老头回答说:`对,我们要抢那些抢来的东西。`“如果我们不把他们多年丧尽天良地罪恶地剥削来的钱财从他们隐藏的钱罐中全部掏出来,我们就会淹死在这一片汪洋大海中。”)这一口号从乡村的兽性中呼唤出来的“生活的真实”。

高尔基在文章中指出:“……人们之所以要去抢劫村庄,是因为他们牢牢记着这样一条厚颜无耻的强盗和愚钝绝望的失败者编造出的并不愚蠢的说法:‘靠正派的劳动建不起大瓦房`.”

1918年1月30日,《新生活报》。高尔基:“不久前,水兵热列兹尼亚科夫将他的领袖们的丧失理性的讲话转换成一个普通群众中的憨直语言,他说:为了俄国人民的幸福可以杀死一百万人。

“……逐一杀害不同思想的人,这是历届俄国政府国内政策中已经验证的老方法。从伊凡雷帝到尼古拉二世,我们所有的政治领袖都随意而广泛地运用这种同叛逆作斗争的简单而方便的手段,弗拉基米尔。列宁又为什么应当放弃这种简单的手段呢?

“他确实也没有放弃并公开声明,他会不择手段地将敌人消灭干净。

“但是我想由于这一类声明,我们将得到一场全体民主派和工人阶级的优秀部分反对那种由斯莫尔尼宫的领袖们极为起劲培养的动物性无政府状态的、残酷而持久的斗争。”

以后的事实远比这位工人的声明血腥残酷:在列宁执政的六年里,俄国因内战、政治迫害、饥荒死亡人数至少为六百万人!难怪高尔基在这篇文章中指出:“我并不认为这一声明是吹牛自夸,而且尽管我坚决不承认那些可以为大规模屠杀作的辩护,但是我想,在我国是会杀掉一百万‘自由的公民`的。甚至还可能更多。……”

高尔基耳闻目睹布尔什维克的暴行,挺身而出,以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卫士形象对这些暴行进行毫不留情的谴责:

“在如今可怕的日子里,良心已经死亡。……

“枪杀毫无过错的六名大学生这件卑鄙的事在被摧毁的文化人圈子里也没有引起良心的波动。(注:1918年3月2日夜,六名大学生在一次聚会时被怀疑从事非法活动被逮捕,押往斯莫尔尼宫。次曰晨,在亚历山大。涅夫斯基教堂区发现了他们的尸体。苏维埃革命法庭组织的专案组经侦讯后宣布,枪杀是在未经侦讯、审讯,没有任何负责人批准的情况下实行的。)

“塞瓦斯托波尔和叶夫帕托利亚在几十名几十名地杀死‘资产阶级分子’,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于问`社会`革命的制造者:他们是不是大规模屠杀的精神鼓舞者?

“良心死了。……哪里的政治太多,哪里就没有文化的位置,而如果政治渗透了对群众的恐惧和对群众的谄媚一一就像苏维埃政权的政治具有的主要缺点一样一一那么谈论良心、正义、对人的尊敬及其它的一切就都完全是毫无益处的,因为政治上的厚颜无耻把这一切都叫作`感伤主义`,但是没有这一切却是无法生活的。”

一一高尔基:《新生活报》1918年3月17日。

“日前,一些该死的聪明人宣判一名17岁的青年人从事17年的社会劳动,仅仅是因为这位少年坦白而诚实地表示:`我不承认苏维埃政权!

“这位青年完完全全是一些正直、无畏的人的化身……

“这是一位罗曼蒂克的理想主义者,他从心里厌恶暴力和欺骗的‘现实的政治`,教条的狂热信徒们的政治。这些教条的狂热信徒由于他们自己的觉悟程度而被滑头和骗子们包围着。

“……现在这些人不懂得,诚实的敌人要比卑鄙的朋友好得多,给英勇的青年判了刑,只是因为他如同应当做的那样,不能也不想承认践踏自由的政权。……

“……苏维埃政权就是这样把自己的精力耗费在煽动恶意、仇恨和幸灾乐祸的感情上,这种做法无论是对政权自身,还是对整个国家都是毫无意义和极端有害的。社会主义的死敌正是怀着幸灾乐祸的感情在庆祝苏维埃政权的每一个不正确的措施、每一个错误以及它的一切自觉的和不自觉的罪孽。”

一一高尔基:《新生活报》1918年5月3日

(未完待续)

不合时宜的思想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