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一段喟叹唏嘘的时光,
既不短暂,也不甬长。
黎明很暗,黄昏寂静,
向往着七月流火的炙热,
又挥不去苦春难逝的苍凉。

一滴雨就能勾出滂沱的泪水,
一滴泪就会湿润古老的域疆。
门楣的剥落钟爱勇敢者的叹息,
鹂莺的啼鸣掀起了蔚蓝色的浩荡。

三千年未遇的大时代啊,
你可知道何去何往?
闻鸡起舞的深睡的古老民族,
你睁开的惺忪睡眼,
能否抖落你满头的白发苍苍?

临门一脚是走向未来的宣言,
最后一公里或比一千年还要漫长。
反客为主真的就能全攻全守?
攻陷的是秦砖汉瓦的残垣断壁,
为谁而鸣的丧钟究竟为谁送葬?

注定会有劫数难逃的山呼海啸,
天摇地动将释出浴火重生的能量。
物理学早已界定能量无所谓正负,
私奔和裸奔成为了激越的旋律,
潇潇落木将飞出涅槃的凤凰。

我的变幻莫测的六月啊,
诗来赋往中有多少华丽篇章?
远去了龙舟,送别的屈原,
空留一条酒色酩酊的东去大江。

别了,群雄争霸的乱世烟尘,
大漠孤烟下走来了驼铃声声作响。
一路一带就这么横空出世,
新世纪真能迎回梦魂的千古盛唐!

2018.06.30

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