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危情盛世,
所以物欲横流浊流滚滚。
因为到处都是致命的诱惑,
所以四下一片塌陷沉沦。

权色利的经纬纵横参差,
布下了无处可逃的重重陷阱。
每一个人都面临着终极选择,
或躁动焦虑,或云淡风轻。

知识分子在乱世中被边缘化,
高贵的灵魂在血色中飘零。
献媚取宠者络绎不绝,
主动被动地被活摘灵魂。

出来混的终究是要还的,
大限将至所有的债务都需厘清。
人生一世苦多乐少,
撞击底线的警钟声声长鸣。

城市化的列出风驰电掣,
被碾碎的冻土裸呈金银。
大碗酒肉已成精致的料理,
何处可见落拓不羁的远逝竹林?

乱像盛世免不了煎熬与挣扎,
要紧的是活出人性底色的干净。
让我们的脊梁保持一种共同取向:
留住木心、资中筠和沙叶新!

2018年7月28日

作者简介:侯建刚,老家山东垦利黄河入海口,生于长江三峡起点白帝城,哲学学士,资深记者。五十五岁后登临诗坛,以写大历史、大文化和大情怀著称,致力于在文史哲交汇处,开创哲思型传世诗歌。

诗魂有道

2018/07/2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