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和月亮围绕太阳旋转,
构成了恒星行星卫星的太阳系。
但太阳系不是整个宇宙,
甚至银河系也不是,
外星系也不是,
茫茫宇宙浩渺无际。

人类从茹毛饮血中走来,
文明的辉煌充满着希冀。
限制公权,保障私权,
这就是全部文明的根本关系。

有人把族群分为君君臣臣,
帝王永远占据着道德高地。
两手都要硬的外儒内法,
说到底不过是恋栈的贪欲。

窃银者为贼,窃国者为君,
任性者从不羞于荒谬的逻辑。
历史总是被胜利者络绎轮奸,
一群软骨的奴才甘愿自宫蹂躏。

谎言重复千遍会比真理还真,
寒风中颐指气使着皇帝的新衣。
戈培尔博士的实践屡试不爽,
高歌猛进中高扬着纳粹的军旗。

煽情的乌托邦撩人心魄,
异化的手段送葬了高尚的目的。
理性哲学构筑出绝对精神的大厦,
所有的敬畏是对未知前景的恐惧。

地球和月亮围绕着太阳旋转,
山呼海啸的人造太阳辉煌无比。
热络出堂的鸡血排山倒海,
转基因的荷尔蒙比伟哥还要神奇。
万艾可真的能使行将就木返老还童?
翻翻《二十四史》,结论是:嗤之以鼻!

作者简介:侯建刚,老家山东垦利黄河入海口,生于长江三峡起点白帝城,哲学学士,资深记者。五十五岁后登临诗坛,以写大历史、大文化和大情怀著称,致力于在文史哲交汇处,开创哲思型传世诗歌。

2018.07.30 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