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真正与美国为敌的并不多,大凡与美国为敌的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无论是昔日庞大的苏联帝国,还是诸如朝鲜、古巴、委内瑞拉、伊拉克、伊朗等极权专制执政者,与美国为敌的执政者和被绑架的人民几乎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媒体常常抨击美国干涉别国内政大搞颜色革命,这一般都是极权专制执政者最惯用的手法,靠与美国为敌来增强国人的危机意识凝聚国人的斗志,而任何一个靠选票执政深受国人拥护的执政者,却从不会惧怕美国!

8月7日,美国宣布重启对伊朗的制裁,特朗普在声明最后强调:“美国将继续与长期受苦的伊朗人民站在一起,他们是伊朗丰富传统的合法继承者,是伊朗国家政策的真正受害者。我们期待有一天,伊朗人民和该地区所有人民能够在安全与和平环境中实现共同繁荣。”

特朗普在5月9日也曾向伊朗人喊话:“我要向长期处于痛苦中的伊朗人传递一个信息:美国与你们站在一起。这个独裁政权夺取政权并将一个骄傲的民族置于其掌控之中已经有将近40年。令人悲哀的是,伊朗8,000万人中的大多数从未经历过一个通过与邻邦和睦相处而繁荣并且令世界仰慕的伊朗。伊朗的未来属于伊朗人。你们应该拥有一个能充分追求梦想、弘扬历史和荣耀神灵的国家。”

随着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临近,伊朗货币里亚尔兑美元也跌至历史新低,非官方汇率早已跌破1美元兑10万里亚尔,自今年4月以来,伊朗里亚尔累计贬值超过50%,伊朗人被高物价所困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今年4月,伊朗官方试图将汇价固定在1美元兑4万2000里亚尔,並警告打击外汇黑市交易。为应对非本币外流压力,伊朗官方开始大规模禁止进口。

伊朗历史上曾经有过辉煌的岁月,与美国亲如兄弟,一场“伊斯兰革命”使美伊关系彻底改变,伊朗人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以至于革命数十年之后,伊朗人才真正意识到,那些被神权所摧毁的原本都是最美好的。伊斯兰革命后崛起的神权执政者,几十年来一直与美国为敌,把一个革命前经济繁荣物质丰富人民享有相对自由的伊朗,带进了一场永无休止的劫难和黑暗之中,伊朗人的实际生活水平至少倒退了100年。

被伊斯兰革命推翻的巴列维王朝,是一个相对开明开放的世俗王朝,巴列维王朝没有部族根基,权力基础以军队为核心,1906—1907年伊朗在法律上确立了君主立宪制,宪政主义成为伊朗政治的重要基础。巴列维王朝统治的合法性也是源于宪政主义、民族主义和现代化改革。伊朗巴列维统治时期曾经是世界第九大经济体,人均收入在中东排名前列,甚至远超中东富国。

1979年1月16日,统治伊朗40年的巴列维国王被迫出国“长期度假”,同时委任沙普尔·巴赫蒂亚尔组织内阁。这意味着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同年2月伊斯兰革命的灵魂人物霍梅尼结束15年的流亡生活回到德黑兰。随即宣布废除上千年的帝制,建立新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按照修改后的新宪法,霍梅尼被确定为伊斯兰至高无上的宗教领袖,总揽军政大权,担任最高国家元首。其地位和权势远远超过此前的巴列维国王,也就是说,伊斯兰革命赶走了世袭的国王,狂热的革命者又重新选择了一个新的国王,而且是一个处处与美国为敌与文明为敌的宗教神棍。

1979年11月,伊朗学生在霍梅尼默许下,攻占美国驻伊朗大使馆,劫走66名美国人,造成了震惊世界的“伊朗人质危机”。这些伊朗学生只有一个要求,将在美国治疗癌症的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引渡回国。1980年4月,美军秘密抵达伊朗解救人质,但解救行动最后以悲剧收场。直升机和运输机相撞,导致8名美军士兵死亡,人质解救行动失败。这场人质危机一直持续到1980年巴列维国王客死埃及才告结束。

这种把外交人员当做人质的恶劣行径,不仅导致伊朗国际形象全面崩塌,也招来美国长达四十年的制裁。1980年,美国正式与伊朗断交,并全面禁止和伊朗的贸易。1983年,在伊朗的指使下,黎巴嫩真主党策划了贝鲁特美国大使馆爆炸案。至此美伊关系不可收拾。美国先后通过了《伊朗交易监管法》、《伊朗制裁法案》、《对伊朗全面制裁、究责和剥夺权利法》,不仅冻结了伊朗海外资产,而且史无前例的将制裁适用对象扩大到美国公司以外的主体。

霍梅尼统领伊朗大权后,提出按照“穆罕默德的设想”重建伊朗,提出“不要西方,也不要东方,只要伊斯兰” ,“用伊斯兰的思想和知识‘教育人民’”,以显示其对真主和教义的无上尊崇。伊斯兰教要求所有妇女必须严格遵守戴面纱的规定。与一些阿拉伯国家不同,伊朗流行的黑色面纱是从头到脚,将全身严严包裹起来。

对女学生的服装要求也特别严格。规定禁止使用西方化妆品,不准妇女施粉涂朱,不准男女握手,不准男理发师为女人理发。根据伊斯兰宗教传统,这是为了净化社会保障妇女权利的必要举措。对男人的服装要求稍宽,除毛拉等神职人员外,不必都要穿长袍、戴缠头,但不准在街上穿短裤、短袖上衣。

霍梅尼在各个领域强制推行伊斯兰化,对外疯狂输出伊斯兰革命,频频发动战争。从1980年9月至1988年,两伊持续进行了8年大规模战争,把巴列维时代积攒下的家底基本打光了,数百万追随霍梅尼的年轻人不幸当了炮灰。霍梅尼几乎和所有阿拉伯国家交恶,更把巴列维王朝的盟友以色列变成了死敌,多次赤裸裸扬言要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

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后,伊朗自掏腰包长期出兵参与叙利亚战争。不仅如此,伊朗还置本国经济民生于不顾,为巴沙尔政权提供大量资金援助和军事援助,仅到叙利亚内战爆发初期的2012年2月,伊朗就已经向叙利亚政权提供了90亿美金,以帮助抵御西方国家对叙利亚的经济制裁。

伊朗官方不仅藐视联合国的制裁,一直坚持向叙利亚运送武器装备,还为巴沙尔政权提供监控电子邮件、移动电话及地方媒体的情报监控设备和防暴装备,以镇压叙利亚反对派。与此同时,伊朗还不惜代价研制核武器,拥有一支庞大的军队,军费开支也居高不下。

伊朗是世界上石油与天然气资源最丰富国家之一,石油已探明可开采储量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天然气仅次于俄罗斯,在全球能源领域地位不言而喻,伊朗年收入的85%来自于油气资源。2017年伊朗出口的外汇总收入约为950亿美元,其中500亿美元是原油销售收入,200亿美元是石化产品销售收入。即使如此,伊朗国内民生却没有丝毫改善,反而出现巨额赤字。

钱去哪里了?这是伊朗人对统治者最不满的地方,实际上,巨额的出口创汇收入一部分被神棍内部所攫取,一部分被神棍用于资助各种反美恐怖组织和反美专制政权,如今的哈梅内伊是伊朗最高精神领袖,拥有强大的革命卫队,控制着一个资产近千亿美元的“商业帝国”,这一数字超过伊朗当前的年度石油出口收入。但进入暮年的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昔日高大光辉的形象在伊朗人心目中渐渐黯然失色,伊朗在美国的制裁高压之下,或将迎来一场新的变革。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