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作平:滴血的义气:梁山泊的四次路线斗争

Share on Google+

原创:聂作平 聂作平的黑纸白字 7月17日

1、

开初,梁山只是一家小公司。这家小公司胜在资源好,用柴进的话说,“方圆八百余里,中间是宛子城、蓼儿洼”。地盘大,有山有水,易山难攻,不是桃花山、二龙山可比的。

这么大一份儿家业,做大的机会就多;自然,竞折腰的英雄也不少。

从王伦到晁盖,从晁盖到宋江,梁山三易其主,实则经历了四次图穷匕现的路线斗争。

2、

第一次路线斗争:王伦VS林冲及同情林冲者

林冲风雪山神庙后,走投无路,拿了柴大官人的介绍信上山。按理,柴大官人黑白通吃,又有恩于梁山,林冲怎么着也该有把交椅。

可林教头遇人不淑,一把手王伦鸟本事没有,却工于心计,担心林冲以后坐大,竟不顾柴大官人面子,不收。

其时,梁山还有另外三位创始好汉,即杜迁、宋万和朱贵。这三人本事不高,却不像王伦那样鸡肠小肚。三人坚持要留,这就与一把手意见不合。

一把手毕竟是一把手,尽管山寨级领导层的二三四把手都反对,王伦也只作了一点小让步。要林冲杀个人纳投名状。

费尽周折,林冲总算加盟梁山公司,排名第四,在负责情报工作的朱贵之前。

3、

第二次路线斗争:林冲+晁盖团队VS王伦

晁盖等人劫生辰纲事发,只有上梁山。按晁盖的天真想法,老子有钱,给他们打个赏,他就不可能不收留吧。

可是,王伦却令人意外地端出一盘金银送给晁盖:我这公司小,你们还是另谋高就吧。

林冲很生气,他一定想起了当年遭遇的屈辱。现在,林冲在梁山公司也算立住了脚,更重要的是,晁盖等人必然和他站在同一条战壕里。

于是,林冲火拼王伦。刚才还推杯换盏,一声兄弟一声义气,顷刻间便白刃加身,身首异处,路线斗争终于演变成不共戴天的流血事件。

4、

第三次路线斗争:晁盖团队VS宋江团队

宋江对晁盖的7十1组合有救命之恩。宋江初上梁山,晁盖以头把交椅相让。晁天王乃粗豪汉子,此时让位,发自内心。

宋江初来乍到,即便做梦都想接,却也得考虑如何服众。

为了服众,以后每当山寨有事,他总是主动请缨。至于晁盖,他的说辞是,“哥哥山寨之主,岂可轻动。”

宋江这样干,有几般好处:

第一,他屡立战功,相比之下,呆在山寨的晁盖简直就是混吃等死;

第二,他与一同参战的好汉关系密切,渐渐成了唯他马首是瞻的班底;

第三,他不断招纳新的好汉。这些好汉只知宋江,不知晁盖。最过分的像段景住,偷了照夜玉狮子马,公然宣称这是拿来送给宋江,作为上梁山的进身之礼的。

这就好比你想加盟一家公司,当着众人向二把手送礼,却对一把手无动于衷,这一把手能不气得吐血么?

所以,痛定思痛的晁盖亲自攻打抢马的曾头市。但为时已晚,他莫名其妙地中了毒箭。

5、

第四次路线斗争:宋江主降派VS主战派

宋江背叛了晁盖的遗嘱,没有立捉住史文恭的卢俊义为主,而是自已坐了梦寐以求的第一把交椅。从此,聚义厅改为忠义堂,杀人越货的强盗抹上了替天行道的胭脂。

这标志着第三次路线斗争后,梁山精神与梁山目标已经彻底掉了个头。

宋江是主降的,还有一些人是主战的。

主战者中,除李逵外,大多是原晁盖团队或与晁盖团队走得近的。吴用、公孙胜、三阮、刘唐、林冲、鲁智深、史进、武松等。

与宋江主降派比,主战派明显势单力薄。所以,识时务的吴用及时变节投了宋江,眼见大势不妙的公孙胜辞了梁山回家修道。其它的人都是既没地方可去,又不想改变立场的,那就只能受排挤。

三阮原掌水军,宋江安了三个心腹,像三座大山一样压在他们头上;林冲文武双全,三朝元老,然而名列五虎,却排在了资历远不如他的关胜之后;至于二龙山代表鲁智深和武松,他们的排名甚至还不如财主柴进和地主李应。

6、

分析梁山泊的四次路线斗争,不难发现,最重要的决胜条件有三点:

第一,比实力,谁的拳头大,谁就是正确道路,谁就能笑到最后。赢家通吃不仅是一般江湖规则,也是讲义气的梁山忠义堂的规则。

第一次路线斗争时,林冲的武艺虽然远超王伦等人,但他孤掌难鸣,只能忍气吞声。等到晁盖诸人上山,反王同盟实力大涨。不要说王伦,即便杜迁、宋万、朱贵一齐上阵,也远不是对手。这样,林冲终于出了口恶气。

第三次路线斗争其实从宋江上山就开始了。在确定了山寨级领导班子(晁盖、宋江、吴用、公孙胜)后,宋江的意见是,其他头领”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到头领去右边客位上坐,待日后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

宋江这样干,有两大好处,一是如果按以往依上山时间排座次的办法,他所带人马,只能排在晁盖后面;

二是如此一排,晁盖旧部仅九人,他却有二十七人之多。为此,金圣叹批注说,“宋江此时,真顾盼自豪矣哉。”

宋江甫一上山,即有二十七名头领追随;后来不断招降纳叛,紧跟他的头领多达七八十名。晁盖直到战死,也只有旧部九名。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双方实力的日益悬殊,即使晁盖没有中箭身死,他和宋江之间也早晚有一场火拼。为此,更多的好汉将血溅忠义堂,忠义堂也将因滴血的义气而遭世人耻笑。

幸好,晁天王死得及时,死得恰到好处。他的血,避免了更多的血。梁山也才始终笼罩在一片若有若无的义气中。

7、

第二,谁能许一个更诱人的未来

宋江做吏出身,要想在仕途上出人头地,几乎不可能。不过,曲线做官的办法倒是有的,那就是先当强盗,后受招安,空降官场。

对宋江的理想或者说人生计划,最大的拥护者是那些因战败而暂时栖身梁山的原朝廷官员和一帮大财主大地主。前者如花荣、秦明、黄信、关胜、呼延灼、索超;后者如柴进、李应、孔明、孔亮。

作为一把手,宋江的理想就是一张巨额支票,他用这张支票,许了一个非常诱人的未来——当然,这对林冲、鲁智深、武松、三阮,甚至包括宋江的头号打手李逵来说,只会引起他们的反感。

然则,宋江时代的梁山,主战派只是不合时宜的少数,并且,他们还应该成为沉默的少数。

虽然他们也在酒后发过牢骚,踢过桌子,但在真正决定山寨前途时,他们没有发言权。否则,轻则责备他们个人主义严重,不为大多数兄弟着想;重则批判他们不讲江湖规矩,不能认识到大哥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8、

第三,最重要的是,谁的脸皮更厚,心子更黑。

林冲火拼王伦,王伦固然可恶,也不至于必须死。说到底,林教头此时的心肠早非连害他的董超、薛霸也可原谅的时候了。他已作强盗,而强盗的首要素质,就是下得起手,就是心子黑。

与之相比,不断扇风点火,撩拨林冲动武的吴用,就不仅心子黑,脸皮也厚。尤其当他发现宋江实力坐长,晁盖却每况愈下时,他明显倒向了宋江,成为宋江的智囊。当年一同劫生辰纲的革命友谊,也必定选择性遗忘。

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比宋江晚了近千年,但宋江的厚黑学却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可谓集大成者。

先不说晁盖可疑的死亡,宋江是否脱得了心子黑的干系。单看他的脸皮之厚,就令人叹为小人。之前,捉了秦明、关胜,他纳头便拜。这是为了收买人心。后来捉了童贯、高俅,他也是纳头便拜。这是为了招安。

总而言之,他的下拜都是有目的的,至于为了这目的,男儿膝下有黄金的古训自不用说,只要想想当着众多兄弟向敌人下跪,这就需要多么厚实的脸皮啊。

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这就是宋大哥和众多大哥的本质。

当然,最能体现宋江脸皮厚心子黑的,其实是他为了个人理想,让大多数梁山兄弟死于非命。可怜的兄弟们,他们有幸在四次路线斗争中全身而退,却没能在大哥实现伟大理想的道路上活下去。

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阅读次数:65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