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海摘编 杨海评论 5月19日

抗日名将民族英雄:张灵甫(四)瘸腿将军之由来

张将军在军中是有名的“瘸腿将军”。他真正重伤断腿成为“瘸腿将军”,是在张古山之战五个月后的高安战役。张古山胜利后,张灵甫之后不久率部参加了占领南昌会战。1939年3月底,日军占领南昌,张灵甫奉命率领自己的部队赶到南昌西边的高安作战,主动向日军发起进攻。在先锋部队冲击受阻的情况下,在后方指挥的张灵甫再一次扮演了突击队长,他把钢盔往头上一扣,带着一个营的兵力增援前军。看到旅长带头增援,前军将士士气大振,打退了日军。

就在大家庆祝胜利的时候,战场上却出现戏剧性的一幕:张灵甫倒在地上,身上还压着几个部下。大家仔细一看才发现,张灵甫在冲杀的时候,右腿膝盖被鬼子的机枪扫中。几个卫兵慌忙把张灵甫架到略安全的地带,查看伤势。可张灵甫对自己的腿伤不以为意,拼命地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卫兵,找个卫生兵简单地包扎止血,还想要拖着伤腿继续指挥。没办法,部下只好强行把张灵甫从火线抢下,送到后方医院治疗。直到这时,张灵甫才意识到自己的腿上有多严重。

日军的子弹正好打中了张灵甫的右膝,造成膝盖严重骨折,战场上包扎得太匆忙也没注意消毒,高安战地的医护条件很差,伤口当时清理不清,加上火车上的长途劳顿,结果等到达桂林的后方医院,张灵甫的伤口红肿滚脓,伤口感染高烧不退,医生检查过伤势,判断他高烧多日不退应是细菌感染严重所致,鉴于创口溃烂面积有扩散的趋势,不采取断然措施及时抑制的话,恐怕会危及生命,医生建议他最好接受截肢处理。这下张灵甫可急了:“不行!锯了腿,我还怎么回去领兵打仗?”

医生耐心向他解释,晓以利害,可是张灵甫根本不管那一套,他甚至从腰间抽出手枪,拍在医生的桌子上说:“踞腿还不如先一枪打死我!”医生战战兢兢答应他尽力治疗,不提截肢。

张灵甫还不放心,生怕医生护士在他睡着的时候做手脚,他对随从副官说:“如果我昏迷了,你要阻止医生锯腿!”睡觉的时候,张灵甫把手枪放在枕头底下,就是怕医生趁他睡着的时候做手脚。

张灵甫的伤腿石膏打了大半年,还是不见起色,伤口总是反复发炎,右腿仍有不保的危险。内地医疗条件有限,若要转往香港治疗,费用昂贵,张灵甫自忖难以负担,薛岳接到王耀武的报告,得知张灵甫的治疗情况不佳,于当年的12月特地转报蒋介石,说张灵甫在高安战役负伤过重,恐成残疾,请求为他特赏养伤费以慰创伤。最后,还是蒋介石特批了养伤费派飞机,才得以在次年前往香港玛丽医院,接受英国著名外科专家克雷斯特尔的诊治。

张灵甫的右腿手术相当成功,医生向他保证,只要静心接受治疗,完全能够痊愈。康复应无问题,张灵甫这才放下心来。可张灵甫却在休养的关键当口决定提前出院回到战场。

玛丽医院的院长是个英国人,在张灵甫接受治疗期间,听说张灵甫要提早回去,起先以为他是不堪承担昂贵医疗费的缘故,便好心劝他说:“你的伤再继续治疗半个月多就可以复原,否则可能抱残终身。如果费用有困难的话,医院可以减免。”

其实不然,真实的情况时:有一天早上,张灵甫在病床上照常打开报纸,内栏的一则小标题引起了他的注意:战时军人不宜出国养病。这是一则新颁布的规定。张灵甫看后,叫来主治医生,告诉他自己决定要提早出院。所以才不顾医生的劝阻执意出院回国。

张灵甫谢过院长的好意,说:“军人死且不惧,何爱一肢。军令不可违。”遂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离去。院长的预言不幸而言中。因为失去了这半个多月的休养,回国拆掉腿部的石膏之后,满怀希望的张灵甫沮丧地发现,他的右腿是保住了,右腿膝盖关节变得僵直再也不能弯曲。坐着的时候,他只能一条腿弯一条腿直。走路时,也只能直着右腿走路,成了“瘸腿将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