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杰嘉:“图伯特人的日常生活和基本人权越来越受到压制”

Share on Google+

图伯特灾难性的人权状况每年都是国际人权组织报告和美国政府人权报告等的主要构成部分,权威国际人权组织和政府过去一年的人权报告也对糟糕的图伯特人权状况提出了批评,并呼吁中国改善图伯特人权状况。但是,图伯特人权状况在国际人权组织的批评声中继续恶化,图伯特人的基本人权遭到严重的践踏,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受到侵犯和压制,对此,国际人权组织再次高度关注。

图伯特人权状况继续恶化的原因不仅仅与中国政府既定的对图伯特民族实施文化性种族灭绝政策有关,而且,与中国政府今年在全国实施的所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有着直接的关系。有关中国政府在图伯特实施所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情况笔者曾在《中共又双叒叕“扫黑除恶”——图伯特人权灾难》、《保护母语是反动思想——黑恶势力》等文章中有比较详细的介绍。真如笔者所担心的那样,中共所谓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使图伯特人权雪上加霜,更加严重恶化。

2018年1月11日,中共发出所谓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之后,各地政府争先恐后执行。西藏自治区公安厅、拉萨市、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那曲县等纷纷列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举报内容清单,内容所涉及之广前所未有,引起了国际社会和图伯特人广泛的关注和批评。2月5日,中国最高人民法、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通告称“3月1日前自首可依法从轻处罚”。在图伯特各地政府也纷纷表示从3月开始实施“黑除恶专项斗争”。

当时,笔者、中国知识分子和律师等非常担忧所谓的“扫黑除恶”运动,理由是中共历次这样的严打运动造成严重侵犯人权的记录,以及打击异议人士、假案、错案百出的严重问题。因此,笔者指出“扫黑除恶”将会是图伯特人权的又一灾难。

不出我们所料,中国政府所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已经成了人权公敌和杀手。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说:“警方和中共干部的权力早已深入图伯特人日常生活,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但图伯特人现在只要聚在一起,没有得到国家直接授权或批准,就可能遭到当局检控。”他并指出:“事实证明,图伯特人得到的只是对他们日常生活和基本人权不断升级的压迫。”

2月9日,BBC中文网报道中共“扫黑除恶”通知发出仅仅两周后“河南警方已经抓获涉黑犯罪嫌疑人1481人,陕西1426人,云南1029人,浙江1200余人,河北329人,山东打掉涉黑涉恶团伙597个。”而且“(2月6日)报道,当日山东全省检察长会议透露,「今年内,每个基层检察院至少要办理1起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或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完不成的基层检察院年终考核一票否决。」”

有关中国政府在图伯特实施“黑除恶专项斗争”运动造成的影响,人权观察7月30日发布长达101页的《“非法组织”–中国打压图伯特民间团体》特别报告。报告指出“新规定假借打击‘组织犯罪’名义禁止社会活动。”另外“报告详细列举了中共地方党组织努力消除宗教和家族势力在图伯特人社区的影响力。”

报告指出:“2018年2月,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发出通告,要求民众举报“黑恶势力”,并将一系列藏族传统或非正式社会活动列为违法犯罪行为,包括倡导环境保护、母语保存以及调解纠纷的活动。—-任何支持达赖喇嘛“中间道路”(即要求提升图伯特自治程度的方案)的言行均列为黑恶势力。据我们所知,这是图伯特省级单位首度正式将相关活动和言论列为犯罪。”

报告还指出:“环保团体和其他草根倡议活动在西藏东部某些地区仍属合法,但前述警务通告的公布显示,位在西藏高原西半部的西藏自治区地方官员已获高层授权,可以禁止倡导环境保护、藏族文化或社会福利的非正式活动。这些禁令破坏西藏社会传统习俗,干扰社群正常生活方式,也使中国境内图伯特人无法享有──受到中国宪法和国际法所保障的──集会与非正式结社的权利。”

报告强调:“中国其他省份多以走私枪枝和聚赌等犯罪为扫黑主要对象,西藏自治区当局却利用这次为期三年的行动打击政治异见人士,压制公民社会倡导活动。[3] 其打击目标不仅包括维护环境与文化的组织性活动,甚至连传统社会活动也不放过,例如由喇嘛或其他传统社会贤达调解社区或家庭纠纷。这原本是西藏社会习俗,现在却被划为非法,未来在西藏自治区将只有政府官员或中共干部有权调解纷争。此外,图伯特传统的非正式社会福利组织,即俗称的基都(kyidu),现在也变成非法,显然因为它威胁到中共在基层的宰制地位。”

人权观察的报告也揭穿了中共的谎言既“达赖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代言人”、“威胁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以及向政治领域渗透”等。报告指出:“–尽管中国政府表面上宣称以抵制外国操纵渗透为目的,但这些禁令实际上是为了根除僧侣和传统社会菁英在西藏基层群众之间的影响力,借以提高中共在草根阶层的权威。”

又真因为如此,8月6日至30日召开的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委员会第96届会议审议中国的反种族歧视情况,并要求中国提供更多关于消除种族歧视的信息。中国政府跟以往一样拿自己都不遵守的《宪法》条例来证明消除了种族歧视。但是,其他人权团体向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完全与中国政府的说法相反。

据报道,委员会收到了大约二十份来自监督中国人权状况的民间组织发来的意见书。大多数组织提交的报告反映了中国当局对少数民族的歧视性政策和令人发指的镇压迫害政策。其中,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提交的报告中提出了中国在图伯特实施种族歧视,通报了7起图伯特羁押死亡案件,其中包括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案件。并建议:“中国政府与包括牧民和农民在内的图伯特的利益相关者进行有意义的磋商,以便开辟管理图伯特草原的新方式,并审查无效、消极和不当的现有草原政策。”

藏人行政中央驻日内瓦办事处与外交与新闻部人权处协调合作,根据中国在图伯特实施的错误政策,编写了中国如何对图伯特人民实施种族歧视政策的报告。报告重点概述了数个中共当局侵犯图伯特人人权的桉例,包括国家主导破坏西藏佛教寺院;监禁藏语保护者;就业机会不平等;限制图伯特人行动自由,以及在发放护照时歧视图伯特人等问题。

国际特赦组织递交的报告阐述了中国在图伯特、对维吾尔族及其他少数民族,还有对北朝鲜难民的种族歧视问题。

东京的亚洲团结自由民主理事会也提交了报告,该组织在其报告中总结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制定的每个维吾尔人,蒙古人和图伯特人的政策有种族歧视,否认其民族语言、生活方式和文化传统,并强迫接受中国共产党的价值观。”

人权观察的报告也对相关各国政府和联合国提出了建议:

停止政府官员、中共党代表和国家安全部队对西藏人民间社会组织之形成、维持与活动的干预。

调查并处置有关藏区地方官员被指控未如实向中央反映地方情况,以及实施中央政策指示过分严苛的问题。

停止不实或无据指控外国势力操纵民间组织或维权人士表达异议或从事暴力颠覆活动。

无条件释放为服务乡里而被任意拘押的教师、社运人士和地方官员。

遵守有关结社自由的国际人权规范。

公开呼吁中国领导人,根据其尊重法治的承诺,重新检讨限制言论、和平集会与结社自由权的法律和政策。

在与中国政府进行执法或反恐合作的同时,公开谴责其假借公共秩序、恐怖活动或分裂国家名义起诉或剥夺非政府组织权利的作为。

施压要求中国政府允许外交人员、独立人权团体、媒体记者和联合国特别程序进入各地藏区。

中国政府对图伯特实施的文化性种族灭绝政策下“种族歧视”是非常普遍的问题,从国家体制、政策到普通中国人无处不在。今年随着中国政府实施所谓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其后果逐步浮出水面,打击图伯特地区的政治异议人士,压制当地公民社会活动项目的力度加大,“警察和中共干部对图伯特人日常生活几乎有着无限的权力”,因此,种族歧视问题更加严重,侵犯人权更加走向普遍化,涉及到图伯特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更加担心的是中国政府所谓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运动将会持续三年,这对于图伯特是无法躲避的灾难。

2018/8/9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2/2018

阅读次数:98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