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荟楠:快跑!祖国来了!

Share on Google+

原创:陈荟楠 荟教育 2018-08-12

荟楠提示:《现代世界的崛起——<二战以来世界史>导论》写完了,按说应该接着写本书正文的章节了。但我发现,对于一个读书不多的人来说,有点难。看来我要准备的时间,远超预期。既然这样,我就先就目前看到一些资料,写写读史札记吧。希望大家喜欢。

在二战后期的欧洲战场上,经常出现这样的情景:在苏联解放的地区,很多人往西跑;在英美等西方国家盟军解放的地区,大家听说将来此地要被苏联红军接收,也纷纷向西跑;而最让人感到困惑的是,这些往西跑的人中,很多是原来的苏联居民。祖国来“解放”他们了,他们不领情呢!

我正的看的书是《二十世纪世界史》(马丁·吉尔伯特著,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这本书多处记录了上述情景。比如在第二卷(下)第709页有这样的记述:

“那年(1944)冬天,路上还有几千名同盟国战俘和成千上万、乃至上百万德国平民,由德军带领向西转移。德军不愿让苏联人解放盟国战俘,而德国平民则想尽可能离逼近的俄国人越远越好。”

德国平民之所以这么害怕苏联人,是因为苏联士兵在他们看来就是恶魔。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尤其喜欢强奸妇女。“在苏联占领德国小镇和农村的那些日子里,无数各年龄层次的德国妇女都遭此有厄远,甚至连住在医院的妇女也未能幸免。”(第709页)

德国军队在投降时,如果能有选择的机会,也尽可能向英美联军投降,而不向苏联红军投降。只是他们很多时候没有选择。德国总参谋部曾多次要求单独向英美投降,但英美根据先前盟国的协议,不与德国人单独媾和。在希特勒自杀后(1945年5月初)德国人还提出了“所有与苏军对阵的德军全部向西方盟国投降”的谈判建议,但此建议遭到了蒙哥马利将军的拒绝。(第750页)

德国人就不说了,他们作恶多端,落入苏联人手中也许是他们罪有应得。但西方盟国也不能保护其他曾被德国侵占的国家的人民,就有些令人无奈了。比如,1945年4月底,美军占领了很多捷克城镇,受到了捷克人热烈的欢迎。但是,根据先前的美苏谈判协议,他们不得不撤离,整个捷克斯洛伐克都落入苏联手中。(第752页)

最怕苏联红军的,可能还是原来的苏联公民。这些人可以分两类,其中一类是在二战中曾与德军并肩作战的,他们肯定会被当作叛徒处死。有人曾统计,大概有90万苏联人,在二战中加入到对抗苏联的阵营中,与“祖国”为敌。这其中一部分是被迫的,但自愿的也不少。

另一类则是普通平民。他们知道受苏联统治是什么滋味,不想再过以前的生活。

德国投降后,在苏联的坚持下,英美盟军同意将其占领区内的苏联公民送回苏联。在雅尔塔会议上,斯大林曾威胁过英美盟国,如果他们不遣返这些苏联人,苏联就不释放被苏联方面解放的盟国战俘。(第762页)

为了遣返苏联居民,英美盟国花费了相当大的气力。没有人愿意回国,大家宁愿死也不愿被遣返。1946年1月19日,为了遣返苏联人,美军和波兰军使用了催泪瓦斯。当美军士兵强行进入一个被堵起门口的营房时,他们发现十几个苏联人已经自杀了。他们有些割断了自己的喉咙,有些则选择了上吊。

艾森豪威尔想取消遣返方案,但被美国国务院否决了,而斯大林也坚决要求执行遣返方案。

据记载,当英国执行遣返任务的轮船到达苏方控制的港口时,苏联当局要求所有被遣返的人自己提着行李下船,哪怕他们病得要死。一个伤员下船后就遭到枪杀。其他人被带到一个码头边的仓库里。“15分钟后,传来了机枪声。”这些人也很可能都被枪毙了。(第805页)

如此野蛮,难怪苏联人对祖国充满恐惧了。哪怕是犯了叛国罪的人,也不能这样草率地被枪毙呀!在纽伦堡和东京接受审判的战犯们,也比这些可怜的苏联人的待遇要好了不止多少倍。

苏联曾经拍过一部反映苏联卫国战争的电影大片《解放》,曾经让我看得热血沸腾。当时的我万万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的苏联人会抗拒祖国的“解放”。原来,祖国并不总是让人热泪盈眶的,有的时候,祖国是噩梦。

本文为陈荟楠原创

陈荟楠-公众号

阅读次数:1,39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