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奥斯曼帝国余晖,庇护三百万邻人

Share on Google+

本文为作者「欧洲难民故事」系列之十一。

叙利亚难民

叙利亚内战难民,流亡邻国约旦,归乡之路永远在眺望之中(AP)

我在追踪土耳其接收难民情况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这个国家有着古老帝国遗留下来的仁慈和宽容的一面。

我的一个瑞典学生不久前去土耳其旅游,回来对我说:「比起土耳其等叙利亚的邻国,欧洲的难民危机不能算是危机。」学生说,自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到现在,涌入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已高达350万,已进入欧洲的难民约180多万。相比土耳其,欧洲接受的难民只是一小部分。

经常看到有海内外华人质疑:伊斯兰国家为什么不接收与自己同宗教的难民,而要欧洲国家接收?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看看土耳其、约旦和黎巴嫩等国接受难民的巨大数字。至於一些不愿接受难民的伊斯兰国家,他们或是认为自己对难民潮的形成没责任,或是担心宗教教派之间的紧张关系,而且他们大都没签署过《联合国难民公约》。其中的富裕国家如沙特和卡达,还是捐出过大量金钱援助难民的。

那么,为什么土耳其会成为叙利亚难民最大的接收和安置国,因在人道救援方面有杰出贡献而受到联合国的表彰呢?这与奥斯曼帝国的昔日荣光有关系吗?近年来,土耳其政治走向再伊斯兰化,威权统治强化,其国内的世俗自由派遭镇压,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不满与批评。但我却在追踪土耳其接收难民情况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这个国家有着古老帝国遗留下来的仁慈和宽容的一面。

土叙边境

正通过土叙边境,进入土耳其国境的叙利亚难民。(美联社)

旧日帝国相容,二战犹太人受庇护

20年前,我曾随国际特赦组织人权演讲团访问土耳其。在那里,我们会见了来自两个民族的难民:流离失所的库德族人和中国新疆的维吾尔人。在伊斯坦堡,我曾游览过伊斯兰世界中伟大的建筑物——蓝色清真寺,那是第十四世奥斯曼国王于1617年建造的。

奥斯曼帝国是一个伊斯兰政权,但它在崛起过程中拥抱了希腊文化,还汲收了亚洲文明,因此颇具宗教宽容精神。在奥斯曼时代,那里的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和平相处,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都能享受很大的自由。

这个从土耳其小部落发展到曾跨越欧亚非的庞大帝国,在一战溃败後解体,只留下位於小亚细亚半岛的土耳其。1923年,凯末尔按照现代民族国家的模式来建国,土耳其获得新生。曾有六百多年悠久历史的奥斯曼帝国传统仍然遗留下来了。

根据《土耳其简史》,在上个世纪二战时期,希特勒迫害犹太人,很多犹太人逃离德国来到土耳其。一方面,土耳其为这些人提供了庇护所。另一方面,犹太人也为土耳其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从1933年开始, 有一千多名逃避纳粹迫害的德国难民陆续来到土耳其。他们大都是犹太高级知识份子,很快就在土耳其的各类大学获得教职。当时,就连爱因斯坦也接受了土耳其的理论物理学教职,不过他後来选择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

即使爱因斯坦没来,优秀的德国难民也使伊斯坦堡大学一度名列世界大学前茅,在科学丶文化丶经济和军事等各个方面,促进了土耳其的现代化进程。

也许是因为土耳其曾如此受益於难民,1951年,该国成为《联合国难民公约》最早的缔约国之一。

奥斯曼帝国

奥斯曼帝国是一个伊斯兰政权,但它在崛起过程中拥抱了希腊文化,还汲收了亚洲文明,因此颇具宗教宽容精神。(作者提供)

慷慨开放,迎接昔日属地人

从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到2015年欧洲惊呼难民危机,在这5年间,已有将近两百万叙利亚难民逃往土耳其登记注册。

为何遭受战乱的叙利亚人都往土耳其跑?这首先是因为两国地理上临近,宗教信仰相同,其次,土耳其位於欧亚非三大洲的交界处,是通向西方国家的通道。後来几年,约旦丶黎巴嫩丶埃及丶伊拉克等其他邻国都因条件恶化,缺乏救助资源,逐渐收紧难民政策,土耳其就成了叙利亚人的唯一出路。

那麽,当其他邻国对难民关门,为什麽唯独土耳其愿意敞开大门呢?这与土耳其的经济增长速度快丶又采取支持叙利亚自由军的立场有关。然而最重要的是:叙利亚曾是奥斯曼帝国的属地。从西元16世纪初开始,奥斯曼帝国统治阿拉伯地区将近400年,其时叙利亚是阿拉伯的文化政治中心。

当今土耳其对叙利亚仍然怀有「老大哥情结」,并想要重温「新奥斯曼帝国」之美梦。它希望在叙利亚战争时扮演人道主义救援先锋的角色,以提升自身的地区影响力。它也等待叙利亚现政权崩溃,由它所支持的反对派接管政权,那时土国将获得一个「亲土」的邻国,如同昔日的奥斯曼属地。

因此在最初几年里,土耳其以特殊的大哥胸怀,对「来自邻国的兄弟」采取一种开放丶慷慨与包容的态度。它容许难民在国内自由流动,并尽力为难民提供衣食丶居住丶医疗丶教育和就业等各方面的援助。尽管接收难民需要付出巨大的费用,但土耳其一开始愿意独自承担全部经济责任,并不寻求与他国分担。

据联合国统计,到2015年初,到达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已达170万,接纳难民的经济负担已超过50亿美元,国际社会只承担了其中的3%。後来战火继续燃烧,土耳其接收难民的能力也达到极限,土国政府才不得不呼吁国际社会给与援助,并修正了其宽松的难民政策。

不管我们怎麽看土耳其的「新奥斯曼帝国」之梦,也不管它有着怎样的大国抱负,打着怎样的政治经济之如意算盘,在叙利亚人历经战乱劫难的这几年,土耳其确实承担了其他国家所未能承担的巨大救助责任,这是叙利亚人和国际社会都应该感谢它的。

叙利亚难民1

为何遭受战乱的叙利亚人都往土耳其跑?这首先是因为两国地理上临近,宗教信仰相同,其次,土耳其位於欧亚非三大洲的交界处,是通向西方国家的通道。(作者提供)

欧土难民协定,处理废弃人交易

我感到惭愧。在2015年大量叙利亚难民入境欧洲之前,我没怎麽注意土耳其接收大量难民的情况,更不了解土国为此付出的巨大经济开支。据联合国有关机构统计,仅在2015年一年里,土耳其付出的援助金额高达32亿美元,居全球各国之首,因此被评为「世界最慷慨的国家」。

2016年,在欧盟在就难民危机与土耳其展开谈判时,比利时首相夏尔・蜜雪儿说,土耳其提出了很多要求,表现出敲诈的性质。我相信他的感受是真实的,土耳其有难民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对欧盟提出的各种要求确实不少。

但欧洲人也看到,土耳其这些年为接收叙利亚难民承受巨大压力,导致其国内的政治与安全形势变得严峻,正常的社会生活秩序受到冲击。如果不堪重负的土耳其默许更多难民偷渡到欧洲,会使欧洲的难民危机继续发酵。

2016年3月,欧盟与土耳其在布鲁塞尔就合作解决难民危机达成协议。这个协议旨在控制难民潮,由欧盟提供财政援助,在土国建立堵截偷渡移民中心,把希腊截留的偷渡移民遣返土耳其,部分甄别後送往欧盟国家,部分由土耳其遣返回国。为此,土耳其得到欧盟许诺的第一笔拨款30亿欧元,2018年将再获30亿欧元。欧盟还承诺更多给土耳其的回报,例如,承诺取消土耳其人的签证义务,并加速交涉土耳其加入欧盟事宜。

但这一协定遭到国际人权组织的抨击。欧盟领导人被指违反了国际难民法中的「不推回原则」,说他们铁石心肠,非常可耻地放弃了自己的义务。但不管怎样,这个让土耳其 「就地安置」难民的欧土协议,已经达到了一个目的——减少了因难民偷渡而造成的死亡。

身为欧洲公民,我不得不承认,为了保护自己安全而舒适的生活,欧洲利用了自己的经济优势,做了一笔交易,让土耳其成为阻挡欧洲难民潮的一道防线。这就像「扔包袱」一样,把更多来自战乱的难民扔出欧洲门外。英国社会学家鲍曼曾说,难民被剥夺了身份成为「废弃人」,成为一种被消除了差别丶个体性和个人特质的集体堆积物。

当今土耳其就成了一个巨大的「废弃物倾倒之场所」。对此无可奈何的我们,只能祈望叙利亚战乱早日结束,让难民早日重返家园。

在梳理土耳其接收叙利亚难民的来龙去脉之时,我对昔日辉煌的奥斯曼帝国和安纳托利亚地区的古老文明,都产生了敬意。

原载:FT中文网,

阅读次数:1,7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