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5

(回中国后的第一首诗)

一列火车
明亮地冲进远方
在花桥
晴朗的早晨
切割槽钢的声响
使空气变得不安

我是早晨的客旅
鼻尖上已沁出汗珠
切割一阵阵

悬挂在空中的太阳
渐渐使人燥热
被切割的槽钢
给花桥
留下了一段静默

2014/3/22 昆山花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