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3

“上海民族党”在美国成立,主要诉求是“反对大一统,沪人治沪”,声称创党是为了彻底颠覆“中国”是一个大一统国家的概念,而“反共是第一步,还要消灭中共生存的土壤:中国这个伪概念”,更提出“我们不仅要反共,还要争取更多中国人抛弃‘中国’这层壳”。

上述观点的确颠覆了大多数支持民运的华人观念,甚至超越了很多提出“港独”或“台独”者的思维,即从根本上要否定“中国”的存在,这当然会令很多人感到不悦与反抗;因此一如其所说,这种立场“不仅要与中共为敌,还会成为所有自认为‘我是中国人’的传统民运的敌人”。

真相往往令人很难接受,例如近日西方传媒不断报导,联合国也要承认与质疑,自陈全国成为了新疆党委书记之后,疯狂地迫害百万维吾尔族的行为,如把大量伊斯兰信徒送往“劳改营”,甚至连少年足球队员“非法出国比赛”,也成为扣押的理由;然而这些在外文传媒上不断质疑的报导,却只能抢占华文传媒的角落,所引起的同情,远远比不上汉人自己的问题──例如北京城清理低端人口,或毒疫苗毒奶粉,或一些维权人士的问题,这背后的原因是为了什么呢?

当然被迫害的义士如李旺阳,或其他维权人士每一位都值得尊敬与关注,每一个都应该得到更进一步的声援,然而华人所不愿意承认的真相,就是中共在新疆与西藏的打压,远比起在汉人地区来得更凶狠,所谓“大家都是中国人”中的维吾尔人,或者藏人被迫害的消息,却在华人群体当中得到更少的关注,这背后的道理,就是汉人的民族主义观之中,一面认为这些少数民族要当中国人;但心内的感受,却是视之为次一等,甚至根本不当他们是中国人;无论这些受迫害的对象,如何支持“一个中国”,真相就是他们仍被视为“外人”,被视为“有待汉化”的少数族裔,就是和主流的“中国人”不同;因此中共才会动辄把所有反对势力,打为X独,总之你挑战中共的统治地位,你就是台独港独疆独藏独,那么作为“中国人”或“中国民族主义者”,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共产党以暴力去对付异见,这种做法之可以成立,正因为中共以至再早前国民党所成功建立的思想洗脑──“中国”这个概念,自上世纪以来,已成为了华人自幼被灌输的宗教思想。

看看缅甸当年的民主招牌──异见者昂山素姬,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昂山及其党派,近年被西方传媒猛烈批评其政府与军政府合作,或最少坐视政府对少数族裔──罗兴亚人的清洗。“中国人”对维吾尔人被清洗无动于衷,就一如“缅甸人”对罗兴亚人的态度;这种心态不去探讨,或不去转变的话,即使中共明日倒台,对“中国人”而言,这只是“内战”的开始,而非“民主中国”的诞生,因为中国人一直都不愿承认,“中国”这个国家,以至“中华民族”这个民族主义观念,是充满未解决的问题。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