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社会是全体成员在长期的相互作用中自然形成的?还是由某政党某领袖,根据某理论某规律某梦想某语录,在脑袋之中设计出来的?

好像在九十年前,好像就是你,在一条河边踯躅徘徊,眼看鱼在水底游,鹰在空中飞,万物竞自由,杂然无人作主,岂不太无序了!你向苍天发问,这大地“谁主沉浮?”

你大概认为应该归你担当沉浮,你于是立下宏愿,“改造中国与世界”。虽然全世界没有来得及邀请你去改造,中国首先在你的枪桿子下就范了。在“独立寒秋”的你,或者你的某一位接班人的设计之下,中国几千年来自然形成的社会,被宣佈为“旧”,传统的所有制被“打碎”,观念被“决裂”,结构被“改造”,“破”字当头,统统被砸烂了。你拍拍脑袋,念念语录,摇摇笔桿子,统筹兼顾,规划设计,造出了一个你即使不太满意,尚待改革,但也足以自信的“新”社会。

这个“新”社会就在眼前,人人看得见。天变了,地变了,水变了,连空气也变了。至于人文,这里是腐败分子狂欢作乐的天上人间,绝对权力纵横驰骋的主战场,主旋律高唱入云的魔法戏台。

谁能告诉我──这是因为你和你的接班人尚未完全达到改造中国的目的,还是中国尚未完全实现被你和你的接班人彻底改造的梦想?

若问领导的设计权来自何方,有现成的标准答案在:这是全中国人民历史性的选择。

若问领导者需要向谁负责任,现实的答案也许是:请到毛主席纪念堂的水晶棺里去查询。

若问你有没有把“社会设计出来”的技能,我认为你肯定没有。因为人所共知,连你本人也不会不清楚:你无非是这个社会的产物,无非是你父母的儿子,老师的学生,邻人的邻人,朋友的朋友,不是你自己所能随心所欲制造得出来的产品。然而,改造别人是你的爱好和使命,你非设计不可。你的目的一定要达到,你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命运已经决定,中国非你领导不可。

柏拉图写过《理想国》,马克思写过《共产党宣言》。理想国和共产主义的位置,都在这些思想者的脑细胞的化石之中,不在人间.

斯大林设计的天堂果然已经回到寥廓的天上去了,你设计的天堂能够长远留在人间吗?它能够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设计和再设计,化腐臭为神奇吗?

能,还是不能,如果你自己不开口,人们只好各说各话了。

文章来源:《动向》杂志2014年10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