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是中国人权状况全面恶化的一年。

首先,我要再次强调,由于中国的人权状况本来就相当恶劣,因此没有改善就是在恶化。如同坐监狱,刑期长短至关重要,刑期越长就表示惩罚越严重,苦难则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加深和延长。所以俄国流亡诗人布罗茨基要说:“时间只能使邪恶增值。”

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表现在很多方面。这里我只谈言论自由。为什么我这样强调言论自由?因为言论自由是第一人权,是基本人权中最基本的。一个国家要实行言论自由最简单,因为那不是要政府去做什么,而是要政府不去做什么。别人发表了什么不同意见,你政府不去抓不去打压,这就成了。衡量一个国家有没有言论自由也最容易,那就是看在这个国家里,有没有人因为发表言论而遭到政府的打压。一个国家只要有言论自由,那就意味着在这个国家中发生的各种问题,包括在其他的人权问题上遭受侵犯的情况,人们都可公开地讲出来。这就为各种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最起码的基础。

因此我们可以说,一个国家只要有言论自由,就说明那里的人权状况达到了及格的标准。反过来,如果一个国家连言论自由都没有,那就说明那里的人权根本还不及格。即便政府夸耀它在其他人权问题作出了多么伟大的成就也不足为据。道理很简单,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前提下,你怎么能确信那些伟大成就是真实的呢?你怎么能肯定在那些伟大成就的背后没隐藏着严重的罪恶呢?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考察中国的言论自由现状:一是考察媒体的状况,一是考察以言治罪的案例。在中国,所有的媒体都控制在政府手里,这本身就表明中国没有言论自由。互联网的发明打破了政府的垄断,所以我们把考察的重点放在互联网上。在过去的一年里,政府加强了对网络的控制,除了强化金盾工程对网络的封锁屏蔽之外,还有大量的网站和博客被关闭,其中包括一些学术性网站,一些学者的个人网站也被关闭。由于这些网站的作者们,大多数还想在国内保留一定的公开发言的空间,所以在受到打压后一般都没有声张,故而外界也常常不知晓或不注意。当局打压言论自由的另一种做法是直接动用暴力,以言论治罪,包括以“请吃茶”的名义对很多敢言之士威胁警告。刘晓波被重判11年就是以言治罪的一个极其恶劣的例证。

共产专制最令人厌恶之处在于,它不但压制民意,而且还伪造民意。它总是对外宣传说它得到了广大人民的支持拥护。眼下正好有一个例子足以戳穿这套谎言。今年1月18日,中国的一家门户网站“网易”登出报道: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撰文要求筑牢抵御西方多党制的防线”,很快就引来大量跟帖。意味深长的是,网易在这篇报道下面注明:评论共6304条,显示264条。这就暗示读者,有6304-264=6040条跟帖被删掉。不消说,被删掉的一定是唱反调的。这等于是告诉读者,在网民中,支持贾庆林讲话的还不到5%。而就在这可怜的不到5%的支持意见中,大部分实际上是在说反话,例如:“贾主席永远健康!坚决拥护共产党!!!!拯救西方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北非人民来电,拥护贾主席发言……!”“坚决拥护廉洁民主的共产党,打到一切贪污腐败分子,坚决革命到底!”等等。一位朋友赶快把这个发现告诉我,并发来链接(http://comment.news.163.com/news_guonei5_bbs/4VTCUN2V0001124J.html)。可惜的是,这位朋友没有截屏。没过多久,网易就把跟帖的情况篡改了,去掉了评论共多少多少条,只留下显示多少多少条。这样,读者就再也看不出民意的真正取向了。

在今年9月的法兰克福书展上,中国官方代表团的丑恶表演激起公愤。面对国际舆论的强烈指责,中国代表团团长、前驻德大使梅兆荣忍不住高声叫道:“我们不是来听你们上民主课的,那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梅兆荣这句话告诉我们,那种以为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开放的观点是错误的。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伴随着经济实力的增长,中共当局对正义和民主更加蔑视,在压制人民的基本人权时更加蛮横,更加肆无忌惮。这样一种专制强权的崛起必然会对整个世界的自由与和平构成严重的威胁。

未来的十年,对于中国是至关重要的,对于世界也是至关重要的。除非我们从现在起就正视这一挑战,并及时地行动起来,大力推动中国的民主转型,否则不但是中国自己,还有整个世界,都将遭遇巨大的灾难。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第16期2009年12月30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