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简评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

Share on Google+

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闭幕。官方媒体发表了全会公报。

我们注意到,对于这次中央全会,国内民众和海外媒体的反应都很冷淡。这也难怪。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人们认识到,所谓中共中央委员会,其实和全国人大常委会与全国政协常委会一样,都是橡皮图章。每次开会都是走过场。所有的问题都早已在开会前就由一小批寡头作出了决定,那些在会前不能作出决定的问题,根本就不会提到会议上来,所以你别指望会议本身能冒出什么新鲜事。

在五中全会举行的前几天以及会议举行期间,北京城,尤其是天安门、中南海一带,戒备森严,军警便衣外加戴红袖套的大伯大娘,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如临大敌;天安门母亲、刘霞和一大批维权人士被软禁被传讯或者是被切断与外界联系。不消说,五中全会搞得格外紧张,那是和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李锐胡绩伟等23位中共退休高干发表实行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的公开信,以及温家宝近来一系列关于政改的讲话所造成的巨大冲击有关的。前两天还有人问我,五中全会会不会在启动政改,扩大言论空间上有所进展。我说不会。别的不说,单看这会场外的紧张气氛就可以知道,五中全会决不会给民众,尤其是给盼望政治改革、或者仅仅是盼望政治宽松的人带来什么佳音,否则何必搞得这么紧张。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五中全会期间,在西安、武汉和成都等城市,居然又爆发了反日游行。我们知道,按中共惯例,在敏感期间,就连一般性的群众集会活动都是被严格管制的;再有,以往的反日游行都是发生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特别是作为首都的北京。可是这次反日游行,居然发生在五中全会这样的敏感期间,北京没有发生,却发生在西安武汉成都等二线城市。由此可见,这次游行完全是当局一手策划的,时间、地点,都是精心安排的。其目的主要不是对外,而是为了对内;不只是为了转移舆论视线,更是为了营造一种气氛。

通读五中全会公报,大概只有一条信息引人注目,那就是习近平升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会前,观察家们对这件事有种种猜测。有人说习近平会升任军委副主席,有人说不会。不过一般人都不怀疑习近平作为第五代接班人的地位会出现什么变化。所以这些猜测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倒是有个小插曲值得注意。在官方公布的习近平的简历中,写有“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记得在今年7月,方舟子打假,揭露有“打工皇帝”之称的唐骏,花钱买假博士文凭,引起一时轰动。很多人都把批评的矛头指向官场,指向那些有着明显造假的博士硕士等学位的大小官员,习近平则是首当其冲。到了8月份,细心人发现,在官方公布的习近平履历中,“法学博士学位”被悄悄拿掉了。按说这是好事,知耻近乎勇嘛。殊不知这一次又把那个假的法学博士学位堂而皇之地写进习近平的简历,摆明了的架势是,笑骂由人笑骂,好官我自为之;我是流氓我怕谁。这不能不令人格外反感。

五中全会公报对政治改革,对民主化非但没有任何新提法和新内容,而且在词句上都极其吝啬。那么长一篇公报,“政治体制改革”只提到一次,“民主”也只提到一次。低调低得不能再低,再低就没了。这和前阶段温家宝三番五次高调讲政改讲民主构成尖锐对比。这就有力地证明了我先前说过的话,那就是:“温家宝讲政改,并不说明中共要政改。因为很明显,现在中共上层有两种不同的声音,而温家宝的声音在上层是少数,是弱势。”温家宝讲话的意义不在于它是中共政改的信号,而在于它是上层分化的信号。我一再提醒大家的是“中国形势的严峻的一面,以及启动转型的艰难的一面”。我们之所以正面评价温家宝讲话,就因为我们可以借着对温家宝讲话的讨论,进一步阐扬普世价值,拓展公共空间,发展民间社会。在五中全会结束之后,我们可以把这一点看得更清楚。

来源:《纵览中国》2010/10/20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6,62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