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冯正虎的快乐维权

Share on Google+

今年2月12日,是冯正虎坚守日本东京国际机场92天终于成功回到上海一周年。

记得去年1月,冯正虎争取回国的维权行动已经胜利在望,很多朋友免不了又担心:一旦冯正虎回到国内,当局会不会想出各种手段迫害冯正虎呢?有人甚至忍不住劝冯正虎,别回国了,回国没你的好日子,就在海外定居吧。

可是冯正虎不为所动。冯正虎对自己回国后可能遇到的麻烦有很清醒的估计,也有很充分的思想准备沉着应对。

就在上个月24日,冯正虎和一些维权人士与律师在餐馆聚餐,酒菜刚刚上席,就遭到警察阻挠破坏。在现场,冯正虎镇定自若,给人们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说来也是,过去这一年,冯正虎一直生活在高度的紧张和压力之下。他遭受过多次软禁、抄家、绑架乃至被警车撞击;他的正常生活经常被粗暴地中断。如果没有一种从容淡定的心态,是很难坚持下去的。换成一般人,气也给气死了。弦一直紧绷着,绷了这么久,很容易断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必须学会调整心态,学会自我放松。冯正虎想来也有气,可能有很大的气,但是他知道生气没用,中医说,怒伤肝。生气对自己的生理和心理都会造成严重的伤害。尼采也说过,没有比生气更伤人的了。生气是自己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你本来就受到对方的伤害了,你再生他的气,气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这不是自己再伤害自己一次吗?这不是正中对方的下怀吗?冯正虎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努力做到让自己不生气,该吃吃,该睡睡,还能常带笑容,名曰快乐维权。这份定力,这般功夫,实在了不起,不佩服不行。

我并不是简单地否定生气。人在受到他人的故意伤害时,生气是自然反应,是正常的,正当的。人在看到别人受到他人的故意伤害时,出于同情心,也会生气。生气不只是一种自私的情感,生气更是正义感的表现。在这里,生气是对的,不生气是错的。二十多年前,龙应台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是“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文章写道:“在台湾,最容易生存的不是蟑螂,而是‘坏人’,因为中国人怕事、自私,只要不杀到他床上去,他宁可闭着眼假寐。”这段批评更适用于今天的大陆。今天中国大陆最严重的问题莫过于正义沦丧,而正义沦丧的表现之一就是很多人失去了正义感,那就是,看到了不正义的事情不生气。

冯正虎的不生气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冯正虎的不生气不是胆小怕事,不分善恶,不是冷漠自私,麻木不仁。恰恰相反,冯正虎始终坚持正义,仗义执言,甘冒风险,不怕高压,为自己以及为别人的正当权益而不懈抗争;因此,他的不生气是对生气的克服与超越,这是一种很高的修养和智慧,是一种很高的境界。正像达赖喇嘛所说的:“如果我们能有积极的心态,即使被敌意所包围,我们仍然可以保有内在的平和。”冯正虎之所以能够一直坚持下来,就因为在困难面前,他有让自己快乐的能力。

那么,冯正虎为什么能够对伤害他的那些人不生气呢?因为他和那些人根本不一般见识,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他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而对方却是站在错误的一边。这样,他就能把自己受的苦当成争取人权这一伟大事业所必付的代价,因而以苦为荣。冯正虎对政府有种在道德上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他讲过,政府象小孩,需要公民去教育它。也许,有人会说冯正虎这种心态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不对,阿Q的精神胜利法是弱者的自欺,而冯正虎的不生气与快乐维权却是强者的信念。阿Q挨了打,不敢还手,就说是“儿子打老子”。可是我们都知道,阿Q的“儿子打老子”只是自己说给自己听的,偶尔不小心说的声音大了,让对方也听见了,对方一定要回过头来再打他一顿,还逼着他改口说是“老子打儿子”。阿Q则照例求饶,挨了打不说,还要自己骂自己。阿Q的精神胜利法之所以沦为笑柄,就因为阿Q自己并没有反抗强权,并没有真正坚持过自己在道德上的优越性。这不是和冯正虎正好相反么?

在中国的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群体中,冯正虎是极有特色的一位。从他身上,我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纵览中国》2011年2月15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40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