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克里米亚危机:总体性还是局部性?

倘总体性:则危机即全球开启新冷战的信号

倘局部性:则危机是乌克兰、俄罗斯、欧盟的地缘政治冲突

俄罗斯还具有冷战时期前苏联的整体实力吗?

二、美、欧、乌vs.俄国:短期博弈和长期博弈的胜负判断

若新冷战开启,俄国目前虽然暂赢一回合,但必然输掉长期的战争,犹如当年侵入阿富汗

若转成局部的地缘政治冲突,则尚有各方妥协的余地(即克里米亚归俄,乌克兰彻底倒向西方成为欧盟成员国…。)

三、渔翁得利的中共,其动向具有关键性

是否变成“新冷战”,北京的实质性的选边站是重要因素。(骑墙不可维持长久,关键时刻必须摊牌)

北京是对抗主流国际社会,还是希望最终融入国际主流,这次危机是重大考验

从中国外交史看,与苏俄结盟有利于还是有害于中国国家利益?

从中国外交史看,与欧美结盟有利于还是有害于中国国家利益?

毛时代与邓时代的比较

即使毛时代,在其统治后期也不得不竭力摆脱苏俄的控制或威胁

此次乌克兰-克里米亚事件中,中共立场的尴尬

四、中共若错误选边,从长远看,将万劫不复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胡平特约评论2014年3月31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