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莫斯科近二十年,已经记不清碰上多少回“人弹”和“人质”事件。最惊险的一次,莫过于2003年12月9日,我去俄罗斯杜马大厦采访,我到达前几分钟,两名恐怖分子在大厦附近的民族宾馆一侧制造了自杀性爆炸。我到达杜马大厦的时候,硝烟未尽,大厦的西侧残肢犹在,停车场旁边的马路上血腥刺鼻。楼下警察蜂都挎着微冲,大厦入口处警备森严如临大敌,我的朋友把我接上杜马大厦12楼,指着窗外说,我刚才就在这里看街景,眼看着轰的一声,火光一闪,黑烟腾空,死伤一片。而周边行人只是躲避了一下,便快步离去,任凭奄奄一息的伤者呻吟呼救,也置之不理。

2011年1月24日,又是莫斯科,多莫杰多沃机场发生了自杀式炸弹爆炸,又造成重大伤亡。俄罗斯爆炸事件像恐怖的顽疾,在这个曾经遭受希特勒狂轰滥炸的城市躯体里蔓延。其实,仔细想想,这次“人弹”袭击前,莫斯科乃至圣彼得堡都有骚乱。难道莫斯科遭到炸弹袭击与骚乱事件不互为因果关系吗?我看,骚乱和“人弹”事件的发生,泄露了俄罗斯大选前民族矛盾进一步恶化,政治危机不断加剧的天机。

先表第一件事,2010年11月4日,莫斯科发生了震惊梅德维基夫和普京的“俄罗斯大游行”,组织者是民众团体“俄罗斯联邦办事处青年部”和“我们的人”。这次活动的参与者竟达2万余人。游行队伍里的青年人高举着俄罗斯军队英雄和其父母的画像,高呼口号前进。还有一些人高举写着“我们的人”的牌子(注意:这个牌子一直举到多莫杰多沃机场爆炸现场),不停地喊着:“俄罗斯!俄罗斯!”从俄罗斯联邦政府大厦(俄罗斯称作:白宫)对面的乌克兰饭店出发前往市中心。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随后举行的集会上,“我们的人”团体的政治委员玛利亚向莫斯科新市长索比亚宁宣读公开信:“我们请求新市长索比亚宁,利用我们的力量和能量,将我们的城市建设成为最美好,最出色的城市,我们时刻准备帮助你!”当天,由“年轻的俄罗斯”和“新人”等民间组织策划和实施的“全民禁毒”活动也在市中心的原克格勃总部大楼前拉开帷幕,参与者将近1万多人。尽管这两个活动没有发生暴力事件,可是却强烈地彰显了俄罗斯民族主义,具有强烈的排外情绪。

第二件事,就是2010年12月11日,大约6千多莫斯科“斯巴达克队”的球迷在克里姆林宫北侧的马涅什广场闹事,与莫斯科特警发生冲突之后,数千球迷涌进地铁,敲打地铁车窗,振臂高呼:“杀杀杀!”看到那些非斯拉夫民族面孔的人,冲上去就是一顿毒打。伤者浑身是血地被抬上救护车,而警察则站在一边,袖手旁观,毫无作为。车厢里的乘客看见有人挨揍吓得纷纷扭过脸去,装作没看见。后来得知球迷闹事的原因,是因为前几天“斯巴达克队”一球迷,在莫斯科街上和高加索年轻人发生冲突时被枪杀。

第三件事,还在当日,圣彼得堡发生了2千人参加的,纪念“斯巴达克队”遇难球迷的游行。游行者打出了“俄罗斯向前进”和“让你们的孩子为杀人偿命!”等具有挑战性的标语,当特警前来维持秩序的时候,游行的人对着他们喊道:“你们有本事把黑人赶走啊!”警察一路上只做了象征性的阻挡,就开始旁观,显然对游行抱有同情。游行队伍狂喊着口号:“日他娘的高加索!”、“光荣属于俄罗斯!”和“俄罗斯是俄罗斯人的!”,他们见到汽车就砸,还有人试图纵火烧车。随后,游行队伍在市中心打伤了数名高加索人,还有黑人和亚裔被游行队伍在沿途打伤。

我本人也曾在莫斯科的地铁,街角和公园里遇到民族主义分子欺负和殴打外国人,甚至本国的非俄罗斯裔人士,还亲眼见过中国人被打伤致残,特别是每年4月20日,纳粹希特勒生日前后,这类事件更是频繁发生。而且,近几年俄罗斯纳粹主义暴力血腥事件似乎一直呈上升趋势,所以我觉得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市中心的排外游行和暴力事件,也绝对不会在短期内消除。更说不好俄罗斯下一步会出什么大乱子,梅德维基夫和普京才会真正地反省自己在民族问题上的错误,他们不给个说法,那些少数民族的极端主义分子就要给个说法,俄罗斯就永远没有太平可言,也许,今天莫杰多沃机场发生的自杀式炸弹爆炸,就是少数民族给俄罗斯民族主义的一个说法。

不在莫斯科长期居住的人,也许根本无法想象莫斯科的安全警戒程度有多高,其实它一直处于最高等级。俄罗斯户籍制度沿用苏联时期的,非莫斯科户口的本国和外国居民,前来莫斯科三天之内必须办理户籍登记(俗称落地签证),接受俄罗斯移民局、警察局和安全局的备案;莫斯科大街上的巡警(甚至片警)都可以随时随地盘查任何一个可疑人,打开他的包裹,查验他的护照,不随身携带证件者当即可以处以行政拘留。俄罗斯的机场地铁更有普通警察、联邦特警和联邦安全局特工多重巡查,电子眼比比皆是,警车穿梭不停,警用设施和实战武器装备齐全(很多中国人目睹莫斯科警察配枪巡逻觉得新鲜),这样的阵势在中国是少见的。莫斯科戒备森严如是,多莫杰多沃机场的那颗炸弹还是爆炸了!事发后,俄罗斯媒体对机场的保安说三道四,更有甚者,他们说爆炸是针对外国人的(除非这次爆炸是俄罗斯光头党策划的!),最近几天他们正在加紧追究机场、警察和政府相关部门的行政责任,以平息俄罗斯公众的愤怒情绪。

事后问责,再不了了之,是克里姆林宫的惯用伎俩,治标不治本,在俄罗斯却根本听不到公开的声音责问克里姆林宫: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几个月来发生的骚乱,难道与多莫杰多沃机场那颗炸弹没有任何关系吗?

彰显俄罗斯主义民族的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发生的暴力事件,再一次表明,克里姆林宫与北高加索的紧张关系加剧,而不论莫斯科闹事的“斯巴达克队”球迷,还是圣彼得堡街头的暴走族,都是俄罗斯高层的玩偶,可惜啊,街头的伤者死者和维持治安的警察!不过换个角度说,也许民族主义情绪对克里姆林宫来说可以载舟一时,利用它维护自身的利益,但从长远的意义上说,民族主义只可能分裂国家,或可覆舟多日了。试想,数万人参加的莫斯科和彼得堡的游行与骚乱刚刚开始,复仇的炸弹便在多莫杰多沃机场引爆;假如这场骚乱的规模和人数失控,克里姆林宫又该何去何从?

俄罗斯在北高加索问题的立场上存在着严重的种族歧视,在莫斯科,从警察对南方少数民族的态度,便可对这个问题有大致的了解,粗暴、强硬和违规治理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事件比比皆是。而法律部门对种族主义的侵权基本上无能为力,一方面莫斯科的生活不能缺少高加索地区等少民族的参与,一方面是全国上下对他们的打压和歧视,尽显克里姆林宫20年来对北高加索等少数民族政策的荒谬性和矛盾性;

这种荒谬性和矛盾性,还体现在克里姆林宫处理恐怖事件时候的犹豫不决与左右摇摆,比如前总理切尔诺梅尔金在处理莫斯科恐怖事件的时候,刚开始曾经同意和劫持人质的武装分子谈判,后来真的发生了劫持人质事件,克里姆林宫出尔反尔,导致莫斯科轴承厂文化宫和别斯兰学校人质事件发生时,武装分子觉得被欺骗而下狠手,联邦军队出击和解救不利,导致大批人质死亡,极大地伤害了民众的自尊,也伤害了俄罗斯国家形象。

莫杰多沃机场的那颗炸弹里,填满了北高加索人对克里姆林宫民族主义仇恨的火药。两次车臣战争中成长起来的高加索青年一代,目睹了太多的杀戮和死亡,也不满当地傀儡政权所所建立的“新秩序”,拒绝莫斯科给高加索带来的种种“恩惠”。我在莫斯科认识一家车臣人,是本本分分做生意的,他们无论出多高的价格,都租不到房子——莫斯科市民一听他们是高加索来的,就一口拒绝。最后这家车臣家庭的大人很委屈,牢骚满腹,而他们的小孩子已经成年,年轻气盛,就扬言以后有了钱,一定报复给他们白眼的莫斯科市民,真是冤冤相报何时了!

再说,紧邻克里姆林宫的马涅什广场发生骚乱之前数小时,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苏尔科夫,还亲自接见了宫内御用莫斯科青年组织的一些头头。这位克里姆林宫最有影响力的智囊人物,颇具煽动性地对热血沸腾的头头们说,近来,俄罗斯有人攻击青年民族主义组织,可你们是国家未来的希望,你们要带领青年“既锻炼头脑也强健肌肉”。苏尔科夫是当今克里姆林宫的“灰衣大主教”,除了掌管大内新闻之外,还主抓克里姆林宫豢养的青年组织,如“我们的人”等,还为这些组织划拨数目可观的经费,支持他们的活动。莫杰多沃机场爆炸之后,莫斯科有媒体指出,就在苏尔科夫对青年运动领袖言传身教之际,莫斯科街头俄罗斯人和高加索的对抗和摩擦逐渐升级,所以,苏尔科夫应该负主要责任。

一位莫斯科记者告诉我说,莫斯科马涅什广场上发生的骚乱,还有“阴谋论”的成分。组织者唯恐参与者激情不足,所以,他们不仅为参加游行的人制定行进路线,还在游行队伍经过的各大路口,为游行者提供酒精饮料,供“民族壮士”豪饮热身,也有特警和雇佣打手化装成普通青年人混入游行人群,在关键的时候实施暴力。在莫斯科的俄罗斯大游行中,也有很多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参加,他们提出了反对民族主义,弘扬英雄主义和个人维权方面的诉求,令克里姆林宫感到震惊。所以,组织者千方百计地把游行中的暴力成分搞大,以便用民族主义的噪音所取代其他。还有,骚乱刚落下帷幕,克里姆林宫立即出卖了骚乱者,极尽全力在传媒上渲染暴力和民怨,狂批民族主义。

此后不久,北高加索的网站和俄罗斯球迷网站都贴出了所谓宣战书:“你们想要战争吗——那就给你们!”早有莫斯科作家这样写道,莫斯科和北高加索的战争有两个战场,除了车臣之外,另一个战场,就在首都莫斯科,它是以游击战的形式展开的——街道、地铁、机场以及各种聚众集会的场所处处都可能突然拉开战幕,所以,多莫杰多沃机场爆炸,也许就是首都游击战的延续。更有观察家指出,俄罗斯大选在即,无药可医的北高加索顽疾,将继续检验俄罗斯领导人的心理承受力。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