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洋:胡平:中国民运的首席理论家

Share on Google+

——祝贺致力民运30周年,期待更多佳作问世

我是学艺术创造学的,略知政治民主理论,也参加些民运活动;胡平出任民联主席期间,我有幸为中国之春编辑。在我们许多人看来,如果说严家其是头牌宪政理论家,毫无疑问胡平则是首席民主理论家;全世界关心中国的人很多,30年专注民运理论建设的,恐怕就此一人。胡平的民运论述,无论谈及历史、现在、未来,常常显出一语中的,四两拨千斤之功力;他尤其关注实际策略,其视角之机智独特,辩析之鞭辟入里,往往令人再三拍案惊奇。现信手捻来数例供欣赏:

第一例。七九民主墙时期,有些民运人士提出说,民主应当开始于自由选举、多党制、三权分立等,他深有远见地号召提倡言论自由,这是中国民主最主要的突破口;现在,国内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正在用事实作出回答:言论自由是第一人权。他当时就说:“据说,杠杆原理的发现者阿基米德说过这样一句话:‘给我一个支点,我能举起地球。’在政治生活中,言论自由不正是这样的一个支点吗?”(〈论言论自由〉,《沃土》1979年2月号)

第二例。八九学运期间,某些民运人士提出说,激进派客观上能起到保护温和派帮助温和派的作用,他颇明智地指出还是要见好就收;果然六四学生被专制当局一锅煮,对激进派温和派统统采取强硬手段,到头来把整个现有的活动空间都给压缩了。他评论说:“在某些情况下,激进派确实能起到保护温和派的作用,在某些情况下正好相反,激进派常常不是保护温和派而是连累温和派。”(〈重申言论自由〉,《北京之春》2007年6月号)

第三例。今年谈及文革,一些民运人士提出说,毛泽东利用了造反派,造反派是不是也利用了毛泽东呢?他冷静地答复,造反派当然也利用了毛泽东;任何利用,都包含有相互利用的成分,利用某人做某事,必定是对某人有利。他解释说:“问题是在这种相互利用中谁占支配地位。这就决定了是谁利用谁以及谁被谁利用。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必须说是毛利用了造反派,而不是造反派利用了毛。”(〈历史的误会〉,《北京之春》2007年3月号)

更多地诸如《中国民运反思》、《犬儒病――当代中国精神危机》、《程序、规则比内容更重要》、《中共会实行党内民主吗?》、《有“一党民主”吗》等等;举凡知情者单看标题,就会发出会心一笑,细阅峰回路转的铺垫,更可掩文长思。胡平论政书卷气浓,文字趣味横生,令人一阅难以释卷;加上观点独辟蹊径,让人三思难以释怀。――所以我们热切地期待,他奋巨椽直书胸臆,送出更多佳作问世;读大匠胡文解惑,需挑灯看剑泡茶细品,无论同意其看法与否,实乃平生一大快事也!

2007年

《胡平文库》【影像·生活】

阅读次数:85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