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软禁为的是消除“杂音”

Share on Google+

许多媒体都报道了我和我先生在6月里两次被软禁。月初的软禁与“六四”有关。月中的软禁与外交官、外媒记者访问拉萨有关。其实当时我并不清楚会有哪些外交官去,只知道有一批外媒记者肯定会去。

差不多每年都有好几次这样的表演,基本上安排的都是远在各国的外媒记者。这样也就有利于“统战”那些不了解中国更不了解西藏的记者,让他们为党领导下的“新西藏”鼓掌。有时候也有个别驻北京的外媒记者争取到这个机会。他们深知若不参加由中国政府安排的记者团就进不去拉萨,当然参加的话,只能看到和听到党让他们看、党让他们听的西藏,而那样的西藏是一个假象。

于是就有不甘心被摆布的外媒记者开始做进藏前的功课,包括采访我。但没想到当局对此特别重视,6月19日,我刚见罢记者,便有七八个警察及国保出动,很快将我这个“杂音”及我先生软禁起来,长达数日,完全隔绝与外界任何人见面。难道这样做,外媒记者看到与听到的就都是西藏人民幸福无比的景象吗?当局对西藏真相如此忌惮,由此可见一斑。

按照这几年上演类似荒诞戏的惯例,当外国记者团抵达拉萨,满街的军警会脱下制服,换上各种休闲装,扮成游客;藏人房顶上的狙击手不会因此放假,反而会隐蔽起来,只看得见他们头戴的宽沿黑帽忽隐忽现;至于针对整个城市所有藏人的各种网格化监控,则愈发无孔不入。

有外媒记者告诉我,事实上诸多外媒多次向中共当局申请去西藏自治区,总是被拒绝。而被拒绝的理由是“西藏当地政府不信任外国记者”。还扮委屈状说他们也没办法,地方政府做主嘛。这个理由太不符合事实,难道西藏自治区政府已经独立了吗?难道西藏自治区政府做得了北京中央政府的主?

推特上网友对此讽刺道:“中国都是奴才当家说的算,主子当然没有发言权。相对于中央政府,西藏地方政府是奴才……对奴才政府的行事规则和语言表达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解。”

据悉中国外交部还很不满地批评外媒:“为什么西方媒体对中央政府的西藏决策有偏见?这就像有一个婚礼,一个美丽的新娘在房间里,但每个人都希望把重点放在垃圾上。”这个比喻很是耐人寻味。美丽的新娘是谁?隐身的新郎是谁?而垃圾又是谁?可是,既然中国政府认为西方媒体对西藏的报道是对垃圾的报道,又为何要精心安排外媒去拉萨?是出于“治病救人”的崇高目的吗?讲述这段经历的外媒记者说当时很震惊,心想中国政府竟用垃圾做藏人的比较。

而推特上有网友表示,“要是记者知道不单单政府,很多中国人都这样想(即认为藏人是垃圾)就更震惊了。那些高喊‘统一民主新中国的’,是不准备让这个新中国里有任何非汉人的,除了汉化就是死路一条.”还有网友说:“连采访都要被刻意安排,这就足以证明了西藏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真实’,不存在所谓的‘自由’。

“你究竟有几套伪装服?”其实拉萨满街巡逻的军警一下子换上了各种休闲服很平常,很常态,算不得什么。让人惊讶的是,有时候他们会穿上袈裟,有时候他们会穿上藏装,有时候他们会戴上白帽子装回族。不过拉萨人早已见惯不惊了,幽默地说:如今我们中国实在是太富裕了,所以给保卫我们的子弟兵准备了至少五套不同身份的服装。

2013/6/23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藏语广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3年8月6日

阅读次数:33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