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8日晚,魏晓涛先生逝世于法国巴黎。逝世时,其哥哥魏京生的使者黄慈萍陪伴着他。在魏晓涛先生病重期间,黄慈萍代表魏京生3次专程赶赴巴黎帮助并转达问候。过世后,黄慈萍代表魏京生处理并主持丧事,并于2019年2月2日召开魏晓涛先生追思会,于2019年2月4日举行遗体瞻仰与火化仪式,于2019年2月5日举行骨灰安葬仪式。魏晓涛先生过世后,其家属包括魏京生先生收到上百个悼念与问候。在此特表谢意。以下为黄慈萍在魏晓涛先生的遗体告别及葬礼上的致辞。
__ __ __

2019年2月4日(除夕)下午4时,法国巴黎

感谢大家来此参加今天魏晓涛先生的遗体告别及葬礼,以及前天在巴黎举行的魏晓涛先生的追思会。这对魏晓涛先生的亲友尤其是他的遗孀、哥哥、姐妹都是很大的安慰,也可安慰他本人的在天之灵。

在晓涛生命的最后,即使为疾病所折磨,而痛苦,他依然坚定地表达了对生的渴望,对爱的依恋。他常常呼唤着他心爱的妻子阿庆的名字,他还花了许多时间收听收看他哥哥的谈话与采访。即使在他渐渐远去,难以表达之时,他还努力地听着,人间的最后声音。。。

此时,最后一次面对他在这个世界的肉体,我们可以直接告诉他,我们对他的爱与怀念,不仅仅是昨天与今天,也将是明天与永生。他曾经带给我们的快乐与温暖,将永久成为记忆,刻在我们的心上。

如同安妮·迪拉德所言:”我们在此是为了怂恿创造并见证它,让我们注意到每个人与每件事,以便每个人与每件事都被注意到。我们在一起,不仅仅注意到每座山的形状和海滩上的每块石头,我们也注意到每个人的美丽面孔和复杂的自然。如此的创造也才不是空洞的。”晓涛以他的才智与情感为我们大家留下了美丽。

晓涛生前英俊潇洒,聪明过人。然而即便是复旦大学毕业,曾是中国最年青的高级工程师,他的流亡之日是艰辛与不易的,乃至有时候让人绝望。的确,他因为他哥哥领导的民主自由运动而受牵连,成了中共专制体制的牺牲品。但他却一直坚信理念,坚信自由与民主,坚信他的哥哥及同道们,期待回到母国的那一天。遗憾的是,正在中国到了变革的转折点的此时,病魔还是夺去了他的生命。他的去世,只能更加强我们的信念。这从这几天我收到的上百人的哀悼与文字中就能感受到。在此,我与大家分享一部分各国朋友的挽联。

万润南先生(法国):
何去匆匆 神州正破晓
此行悠悠 天国听惊涛

王策博士(西班牙):
晓月不沉 月月自由照故里
涛声依旧 声声民主撼神州

曾辉、吴永源、大勇、吴玉伦、康健、江浩(法国):
廿载寄高卢 梦牵父老盼天晓
一朝归净土 魂赴家山随海涛

江浩(法国):
祭酒当留邀月饮
归烟有待借风飞

张钰博士(瑞典):
悼忆初逢日内瓦,一夜长谈到拂晓;
念想终别凡尔赛,十年未晤听惊涛。

黄元璋(香港):
明月清风 何日拂晓催天问
残山剩水 今朝涌涛动地哀

王国兴(荷兰):
脱离肉牢兮魂自由
魏二一去兮不复还

最后,我以晓涛最亲近的兄长魏京生给他的悼文的结语来结束我的悼念:
“很多朋友为民主自由付出牺牲,并不仅仅是他们本人在付出牺牲,他们的亲属也在为中国人民的权利和利益,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同时,他们还要忍受来自共产党的造谣污蔑泼脏水。这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也因此我们理解,这世界上的好东西,都是很多人付出代价获得的。每一个民族,都要记住并且尊重这些牺牲者。因为他们的牺牲,西方各国人民才有今天的幸福生活。因为他们的牺牲,中国人民也必将获得人性的解放和生活的幸福。”

魏晓涛永垂不朽!

文章来源:魏京生基金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