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期节目,我简要介绍了中国人权律师为受到不公正司法对待的藏人行使律师权利的事例。这里要说的是两年来围绕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昌都县,著名的噶举祖寺——嘎玛寺所发生的人权、宗教灾难,以及人权律师的努力。

2011年10月26日凌晨,昌都县嘎玛乡的乡政府发生了爆炸。当局锁定是嘎玛寺僧人所为。事实上其缘由是,当地官员欺负百姓和寺院由来已久,结下矛盾。驻寺工作组的进驻令寺院和乡村恐惧。寺院学经班上百僧人,都是村民孩子,年纪在10-20岁之间,而当局政策是18岁以下不能为僧,否则予以驱逐。出于对诸多压迫的不满,约有十个小僧人将寺院用于修筑房子剩下的土炸药,扔到了乡政府院内,事实上也没有造成什么大的损失,更无人受伤。小僧人们还张贴了几张写有反对这些政策的传单。

但当地官员为了避免被上头追究责任,更为了收获“反分裂”的好处,就将这起轻微事件放大,说成是分裂分子们搞的“恐怖爆炸案”,自此嘎玛寺蒙受灭顶之灾。寺院被军警包围,所有僧人被拍照、抽血、采集手印、留下笔迹。约有七十多名僧人一度被拘捕,几十名僧人出于恐惧而占卜离寺。当地数十名村民也遭刑讯逼供。

2011年11月底,嘎玛寺堪布洛珠绕桑、堪布朗森斯朗与嘎玛寺诵经师顿珠江村在青海省玉树州囊谦县的闭关修行山洞避难时相继被捕,被关押在昌都县公安局看守所,当局定罪“分裂国家”。

为此41岁的嘎玛乡村民、原嘎玛寺僧人丁増朋措,于2011年12月1日在嘎玛乡政府前自焚,高喊“我的上师和噶玛寺堪布都被捕了,我无法忍受”。 他留下的四份遗书中写到:“面对继承和弘扬纯正无误的藏传佛教之噶玛寺堪布洛珠绕桑、朗森斯朗和全体僧侣遭受抓捕、殴打——我宁愿为我们噶玛寺的堪布和僧侣们的痛苦去赴死。”

嘎玛寺原有两百多名僧人,却有104位僧人被驻寺工作组以“无证僧人”为由驱逐出寺,强迫还俗务农,目前只剩下124名僧人。驻寺工作组有10-12名藏汉干部,寺院附近有四、五十名军警,将嘎玛寺变成了一座不是监狱的监狱。(补充:最新得到的消息指,嘎玛寺如今只剩下6名僧人被允许留在寺院,而驻寺工作组就有8人。)

2013年1-5月,重庆律师唐天昊、西宁律师程斌、成都律师冉彤,接受家属委托,为嘎玛寺三位僧人——洛珠绕桑、朗森斯朗与顿珠江村——担任辩护律师。时值高原严寒的冬季,在交通不便、海拔过高的情况下,三位律师多次远赴昌都。经他们的艰难努力,三位僧人从“分裂国家”罪改为“窝藏罪”,获刑两年半,律师们认为“窝藏罪”属“谬论”,不成立,应无罪释放,但当局决不再改。

另外,昌都县面达乡祖雅寺也是一座噶举寺院,2012年3月10日两位负责人江央益西和珠觉被捕。原因一是被怀疑于藏历新年前,在乡上张贴“不过新年”的传单,并对嘎玛寺遭迫害表示抗议;二是藏历新年间举办法会,既为尊者达赖喇嘛祈愿永久住世,还为几年来自焚的藏人祈祷。两位僧人原本定罪“涉嫌分裂国家”,经人权律师唐天昊、梁晓军律师的努力,于2013年6月获得释放。

然而目前,连续又有多位在外避难的嘎玛寺僧人被捕。甚至,与昌都县相邻的青海省玉树州囊谦县,噶举寺院公雅寺德高望重的堪布尕玛才旺,于2013年12月6日在成都被昌都地区的公安跨省逮捕,并被带往昌都关押,据悉被昌都当局认为与嘎玛寺诸事件有关。也因此,堪布尕玛才旺等受难藏僧迫切需要得到人权律师的法律援助。

2013年12月25日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藏语广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3年12月3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