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享受特权的“行走日光城”

Share on Google+

不知这群中国影视明星是否读过《华盛顿杂志》的最新文章《The Disneyfication of Tibet》(即“图伯特被迪斯尼化——旅游是如何成为占领工具的”)。不过即便读过,他们也一定不会认为自己就是记者笔下的进藏游客——“作为用军队威胁僧侣的替代,政府现在是以成群结队的霸道游客窒息藏人。”因为明星们相信自己很崇高,去拉萨等藏地所做的都是关涉“心灵修行”的“心灵项目”。

上个月12日,一群中国影视明星率1500余人,浩浩荡荡地,“从宗角禄康公园出发,途径布达拉宫、拉鲁湿地、大昭寺等地,最终在布达拉宫广场收尾”,美其名曰“行走的力量#行走日光城”,被中国媒体热炒。领头的当红明星陈坤说:“我们推广的是一种精神和态度:在人生道路上不管遇到什么状态,都要享受轻松。”

不少藏人网友为此在新浪微博上热议:“如果在拉萨我们十个人以上这样走一圈,会是什么情况呢?”“会出动特警、武警”。“如果藏族一百五十人一起去了,怎么对待呢?”“不是说当地六人以上的聚众非法吗?查查他们的身份证,先拘留一个月再说,待遇真的没法比!!”其实不只是今天,记得1998年藏历新年期间,两三百个来自乡间和寺院的男女藏人沿传统朝圣路线绕拉萨全城磕长头时,便被当局阻止,当时我跟随着这些朝圣者,用相机记录了这少有的、短暂的壮观情景。

西藏居住证

图片来自松太加2014年1月12日微博,但当日即被删。

而在陈坤等明星“行走日光城”时,青海安多藏人、电影导演松太加恰好于同一天飞抵拉萨,但他很是费了一番周折才被允许进入,为此他在微博上感叹身为藏人的不易,并发了张手执“西藏自治区居住证”与住指定旅馆“提示卡”的照片。这正是去年6月30日以后,当局针对所谓“四省藏区(即青海省、甘肃省、四川省、云南省藏区)来拉人员”制定的新措施,即在进入拉萨各检查站时登记检查,并将身份证换成在拉萨期间使用的证件。不过松太加的这条微博和图片很快被删,可惜我只下载了图片。

有人问,何以陈坤等一干明星在拉萨拥有如此不同于藏人的特权?其实道理很简单。这就类似于当年英国殖民印度时,在风景优美的地方建度假村、俱乐部,让英国人尽情享受殖民者的特权。1月15日被新疆与北京警察逮捕的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对此评论:“差别化的民族政策,大民族的优先权”。

实际上“行走日光城”是政府行为。据中国官媒报道,在新闻发布会上,拉萨市委副书记、宣传部长马新明任命陈坤为“拉萨历史上首位城市形象大使”,还为其颁发证书献哈达,这本身就很荒唐。之后,一群官员宣布“启动心灵公益项目——行走的力量”,仿佛他们个个变成了心灵高尚人士。而报道介绍的“由当地干部群众及学生代表及媒体等组成的1500人左右的队伍……”显然经过挑选与甄别,所以参与“行走”的选手们都戴着黄色袖标,且有便衣警察清场,街上车辆都暂停等候,这样的“心灵项目”是多么具有所谓的“中国特色、西藏特点”啊。

让人好奇的是,这些中国明星以一种类似于军队行进的方式,大踏步地并排穿过拉萨街头时,会不会意识到自己是在走过怎样的一片交织着历史与现实的风景?更远的时代不必提,回溯六十多年前发生的翻天覆地之变,正如尊者达赖喇嘛所言:“你的家、你的朋友和你的祖国倏忽全失……”

没有比“行走日光城”更能凸现今日拉萨某种残酷却又讽刺的现状了。这些中国当红影视明星不但假借西藏宗教的“心灵修行”来粉饰个人形象,更是帮助当局美化其作恶的“西藏政策”,掩盖西藏遍地实质上压迫心灵修行的真相,反而从另一个方面凸现了西藏依然“种族隔离”的真实现状。

2014年2月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评论,相关内容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4年2月5日

阅读次数:46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