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凌迟

Share on Google+

陈界仁作品《本生图》

台湾艺术家陈界仁作品《本生图》

在闹市,在光天化日之下
刽子手正将一个人慢慢剜割
却不让他快快去死
先给他服下鸦片
再千刀万剐,这不是形容

挨刀的人啊,什么样的罪业
既活不成,也求死不得?
鸦片是多么大的恩赐
让他如痴如醉,恍兮惚兮
受苦变成了享乐

闻讯而来的众生拥挤着
围观这法治景象如看戏
有人击掌叫好,大声记数
有人怯怯,睁只眼闭只眼
有人悄悄掏出盛血的碗

刀锋不能太尖锐
杀手不能太冷
如同走在坡势渐起的山路上
风景这边独好
这是凌迟本义,恰如中庸之道

2016-6-5,北京

[1] 这首诗因台湾艺术家陈界仁的作品《本生图》而写。

(转自唯色RFA博客)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6年6月10日

阅读次数:39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