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岁末阿坝那献祭之火,那献祭之火……

Share on Google+

自焚藏人贡贝及其自焚现场

12月23日自焚抗议的阿坝县自焚藏人贡贝及其自焚现场.(转自RFA)

今年早些时候,我写过一篇记录文字:《“你看不见这个火……”——记三个月里的4位自焚藏人》,其中写道:“‘你看不见这个火’。这在地下烧着的火。表面上,人们都看不见,都以为火灭了。但火还在燃烧着。图伯特的暗火一直燃烧着,并没有熄灭,只是世人装作看不见。”

十几天前,我继续写了一篇记录文字:《补记今年自焚的七位藏人中的后三位》。然而,字迹未干,余音未了,在图伯特地图上献祭之火尤其密集的阿坝,又一位藏人如同一把燃烧的火炬,以极其明耀的焰光,照亮了暗黑天色。从不及五六秒的视频可见,这被升腾的火焰紧紧裹住的身体,竟镇定地移动着,目击者(一个妇人)急切的祈求清晰可闻:“祈请尊者达赖喇嘛护佑他吧!”

我曾在《故乡的火焰》一诗里写过:“火焰若明若暗,这是我受限的视角所致。/若在近处,无法靠近,那景象会令人心碎。”“我低头记录着忽起忽灭的火焰。/一朵,一朵,一百五十二朵还不止!/但万籁俱寂,‘蘸上墨水禁不住哭泣!’ /却又似乎望见:灰烬中,重生的灵魂美丽无比。”

那么,作为一名记录者,作为一名除了记录无以表达的记录者,再一次,也多么希望是最后一次,如是记录:

12月23日,星期六傍晚六点,在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县城,一个名叫贡贝的牧民,年约三十,点火自焚。被警察灭火,带往医院,但伤重不治,于翌日凌晨牺牲。

自焚者的遗体被当局火化,家人领到骨灰,父亲却被拘押。

贡贝是阿坝县贾柯河牧场人,原为格尔登寺僧人,后还俗成婚,住在妻子格桑拉姆家中。他的父亲名杰嘉,母亲名赤朵,还有五个兄弟姊妹。

贡贝自焚牺牲后,阿坝县城的藏人为表敬意及哀悼,几天来关闭店面不营业,并去寺院为牺牲者供灯祈祷,而寺院超度祈福的法会也在进行中。就在此地,就在阿坝县,已有四十位藏人男女,僧尼、学生和牧民,以身浴火。

从2009年2月27日至2017年12月23日,在境内藏地有151位藏人自焚,在境外有8位流亡藏人自焚,共159位藏人自焚,包括26位女性。其中,我们所知道的,已有136人牺牲,包括境内藏地130人,境外6人。

今年即2017年,从3月至今,有八位藏人自焚,牺牲。3月1起,4月1起,5月两起,7月两起,11月1起,12月1起。

他们的名字是:

白玛坚参(Pema Gyaltsen),24岁,康区新龙县农牧民,生死不明;
旺久次旦(Wangchuk Tseten),30岁,康区新龙县农牧民,生死不明;
恰多嘉(Chagdor kyab),16岁,安多夏河县中学生,牺牲;
嘉央洛赛(Jamyang Losal),22岁,安多尖扎县僧人,牺牲;
丹增曲英(Tenzin Choeying),19岁,印度瓦拉纳西西藏研究中央大学学生,牺牲;
巴桑顿珠(Pasang Dhondup),49岁,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文化保存中心工作人员,牺牲;
丹噶(Tenga),63岁,康区甘孜县僧人,牺牲;
贡贝(kunbey),30岁,安多阿坝县牧民,牺牲。

嗡嘛呢叭咪吽 ཨོཾ་མ་ཎི་པདྨེ་ཧཱུཾ། ……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7年12月26日

阅读次数:3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