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停车贺兰
那日恰逢周五
主麻吉庆
从西夏旅馆
他打电话问我
穆斯林的聚礼时间
午后一点半
七月流火
他独自前往南关
清清冷冷
何曾万人空巷
仿佛一下走失如党项
电话另一头
探险家追问族人去向
比我还焦急
沉默如岩石
无法张口的最后的回族人
埋在世间厚厚的虚土中
一口小小的叹息
都会呛出满面的泪花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1年7月1日星期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