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事先从未反对
面对高铁的追尾
我们的正义感是否太迟
我们的愤怒是否气短
我们的悲情是否造作

我们沉默
我们等待
等待先知先觉者
等待他们啷铛入狱
等待他们抛头颅洒热血
灾难得以积蓄时间
一次次追上懦弱、等待的我们
我们这些资本统治下的奴隶
心中是否会有一瞬的羞耻感划过
是否会有对自己的反思

在生长的痛

虚静中
我仿佛听到妈妈咳嗽了
不久又听到了父亲的咳嗽声
难道这也是
同声相应
同器相求
我的心此刻如一件元青花
绘着异域的缠枝 布满中华的碎瓷
心碎如斯
我的痛必在大地上的蔓延 生长

提枪迎战

印第安人只被剥夺了祖国
他们却被要求交出灵魂
他们失去了最后的保留地
我失去了自己的地窖
一个白须老人曾在那里演卦
他说
黑旗必将杀向白旗
那时
梅如雪
夜如昼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1年7月28日星期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