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对应虚无,
生活对应庸俗,
正义对应奸计,
屠杀对应沉默,
回回对应汉人,
马仲英对应麻木的民族,
天鹅对应猎枪,
生命对应沉落,
大地对应忧伤,
语言对应额头的皱纹,
诗人浓烈的黑胆汁对应一颗颗无言的空脑壳,
民族啊,是一卷不敢翻检的诗抄,
其中的字眼已经发黄变脆。

一下雨,我们回民小区也如此

一下雨,我们回民小区也如喀布尔这般泥泞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