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两首格则勒

Share on Google+

写给马合木提·斯蒂克·翟利利的信

请问荆棘鸟要去哪里?
从不见你在大地上落脚。
请问诗人要去哪里?
异族的青史里寻不见你的踪迹。

黑眉毛的丫头到处都是,
请问哪个是你的相好?
你只管在黑夜的凄鸣,
可知世上尽是聋子与哑巴。

一粒没落入土里的麦子死了,
仍是一粒麦子。
若是落入土里必会结出许多粒子。
但为何要种下一粒悲剧的种子?

失散的族人啊,旷野中的呼告从来没有得到过回应。
他向往天空,但终究做了大地之子。

注:十七世纪的维吾尔诗人马合木提·斯蒂克·翟利利对刀郎木卡姆歌词影响最深。诗人一生穷困潦倒,晚年以代人写信为生,无嗣。”莫说翟利利在世上没有后嗣,看吧,在我的身后,一首诗就是一个儿子。”

写在节日前

那黑羊羔皮做的帽子,
不能给敌人戴;
那红玫瑰似的嘴唇,
现在谁在吻?

果园里的情人啊,
白苹果的枝条向你弯腰;
这把受伤的六弦琴,
却已无法倾吐它的爱慕。

当某些人来到它的面前,
羊肠弦缄口无言;
这把乐器有灵性,
它不是只知欢唱的金丝雀。

敌人扯断了它的羊肠弦,
从此满腹心事无处诉。

注:”格则勒”为维吾尔古代的十四行诗歌体裁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2年11月13日星期二

阅读次数:72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