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情况通报,关于澎拜新闻侵权一案,许艳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Share on Google+

在代理律师卢廷阁律师和何伟律师的帮助下,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在2018年8月24日用EMS,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邮寄了上诉状。

关于澎拜新闻不属实报道侵权一案,3月份,卢廷阁律师、何伟律师、许艳曾去过上海巿静安区法院现场立案,至今没有立案。许艳也曾在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立案,也没有立案。

8月24日,针对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至今未立案、未给答复,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709家属许艳
2018.8.24

附: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许艳、女、汉族、1982年,身份证号:。 现住:北京市石景山区古盛路36号院2-312室。系涉案报道中余文生之妻。电话:13718826079

被上诉人: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住所地:上海市静安区江场三路238号1515室,电话:021-62471234,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101065981888955 邮政编码: 200040
法定代表人:王伟 职务:董事长

上诉人对静安区法院收受起诉书及证据材料,不开收据,超期不立案的不予受理行为不服,特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责令静安区法院限期立案,或由贵院直接立案审理。
2、认定被诉人的涉案报道严重失实、侮辱人格、致上诉人及家人名誉受到严重损害;
3、以上诉人认可的方式公开在报道影响的范围内向上诉人赔礼道歉;
4、赔偿上诉人差旅费、精神损失等费用共计1万元。

事实和理由:

2018年1月23日14:35,被诉人的澎湃新闻网在《时事》栏目首页,以“一号专案”刊发了一篇《北京警方:一男子暴力袭警致两民警受伤,涉妨害公务罪被刑拘》的报道,报道记者:庄岸,责任编辑:陈雷柱。报道中附有一段48秒的执法记录仪录像,来源:北京警方(00:48)。网址: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963877,报道内容:(附后)

此报道发出后,迅速引起各大网站的大量转发,用标题在360搜索,当时即能搜到约5600个结果。此报道的视频仅在腾讯网的播放量就高达9.5万次,在新浪视频的播放量也有8300多次,而其他门户网站和新闻网站也都有大量的占击和播放量。查看评论,对余文生律师几乎是一边倒的谴责和骂声,什么“在美国当场就乱枪打死了”, “希望严查!”,“这种作死的律师”,“这人也太狂了吧?关个几年”等等等等,可见,此报道对余文生及上诉人等家人产生的影响之大,余文生是上诉人丈夫,现被关押。

然而此报道明显歪曲事实,视频有明显的颠倒和编辑,结论有明显的倾向性,具体如下:

一、法律常识告诉我们:警察执法,首先要出示执法证件,传唤要出示《传唤证》,但视频中始终没有看到,可见警察已经违法在先,作为公民,不配合这种违法的所谓传唤,是公民的权利体现,否则,生活在中国将没有任何安全感,谁都不会例外。而本案的执法,更应当严格要求执法警察。作为一个知名网站,作为将本案作为“一号专案”进行报道的记者和编辑,应该有一点儿最基本的法律常识,明白在“依法治国”的口号下,警察执法更应该依法,而不是穿上警服,说的话就是法律,甚至自称是警察,说的话就是法律,是个警察就代表法律。相反,和任何普通公民一样,警察也会有违法的时候,本案即如此。

二、视频明显是由两个记录仪拍摄的,且是交替出现。时间点上,有时一个记录仪的视频突然跳过10几秒,有时从一个记录仪突然后退近7分钟切换到另一个,有时又从一个记录仪突然跳过近9分钟切换到另一个,有明显的拼接和编辑。这个所谓的过程显然不是连贯的,那些漏掉的视频拍摄了什么?余被带上车后,有无对其进行报复性殴打?是不是警察有违法行为?否则为什么警察不完整出示呢?之后又为什么不让上诉人聘请的律师会见余文生?所以,存在这种合理怀疑的可能性极大,全部公开视频的结果可能完全颠倒视频给公众的印象。就比如一个人的正当防卫,如果掩盖加害人违法行为,那么正当防卫者就会被人为转化为凶手,黑白即刻被颠倒。

案发后一周左右,北京警方为什么将案件转移到外地?且至今不让律师会见?更加重了上述的合理怀疑。

作为专业记者和编辑,对视频里面的拼接和编辑,对一些连带的问题,显然是有意的忽视,甚至是故意掩盖。

三、余文生以妨害公务被刑事拘留,视频报道的也是所谓妨害公务的过程,妨害的一方是余,被妨害的一方是北京警方,那么作为报道记者,采访报道引述的完全来自于一方即北京警方,而没有对另一方余文生的任何采访记述,你的客观公平性又在哪里?这难道不是带有明显倾向性的报道?两个人理论,却只听到一个人的声音,谁会相信他说的话?

综上,被诉人严重背离了新闻报道的客观公正原则,完全引述对立双方中一方的说法和视频,没有对另一方的任何采访,完全变成了一方的喉舌,报道内容严重失实。对引述的说法和视频不加分析,故意歪曲了事实,造成余及上诉人等家人在公众中极度恶劣的印象,侮辱了余及上诉人等家人的人格,明显降低了公众对余及上诉人等家人的社会评价,严重侵害了余及上诉人等家人的人格名誉权,对余及上诉人等家人产生了巨大的精神创伤和损失。因此,请求法院依法公正裁决,维护上诉人等家人的合法权利,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2018年3月26日,上诉人到静安区法院起诉立案,立案窗口胡智明法官将案件材料转交孙姓(女)值班庭长,孙庭长审查后将材料收下,但拒开收据,答应7日内研究,并给予立案与否的书面答复,虽经多次催问,至今仍无答复,已远超立案期限。上诉人认为静案区法院超期不予书面答复或不立案的行为,已构成拒不立案,应视为不予受理。为此,上诉人只有上诉至贵院,请依法支持上诉请求。
此致

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

上诉人:许艳
2018年8月24日

附:被诉人的报道及证据

附:涉案报道:

时间:2018年1月23日14:35,澎湃新闻网/《时事》首页/一号专案
标题:《北京警方:一男子暴力袭警致两民警受伤,涉妨害公务罪被刑拘》
记者:庄岸,网址: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963877
报道中附有一段48秒的执法记录仪视频,来源:北京警方(00:48)

报道内容如下:

1月19日,一余姓男子在接受公安机关依法传唤时暴力袭警致民警受伤,被公安机关依法以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北京市公安机关获悉,涉案男子系在被警方强制传唤时,先后打伤、咬伤两名民警。

据警方介绍,余某某,男,51岁,北京市石景山人。19日当天,公安机关对涉嫌寻衅滋事的余某某依法进行传唤。警方执法记录仪录像显示,民警现场多次向余某某口头宣告传唤措施,余某某反应激烈,拒不配合,反复表示不服从传唤。就在民警依法向余某某宣告口头传唤变更为强制传唤时,余某某突然挥拳重击民警头部。在场的其他民警迅速将余某某制服。在被带离过程中,余某某再次袭击同一民警,猛踢该民警膝盖,还咬伤另一民警手指。

经司法机关鉴定,两名被袭击民警伤势均已构成轻微伤。余某某的行为已涉嫌妨害公务罪。经依法审查,余某某对自己暴力袭警行为供认不讳。记者还了解到,余某某还涉嫌其他违法犯罪活动,公安机关正在开展进一步审查调查。

澎湃新闻从北京警方处还获悉,余某某曾先后在多家律师事务所担任执业律师,2017年7月与某律师事务所解除聘任合同,后未再被其他律师事务所聘用,因为时间超过六个月,北京市司法局根据《律师执法管理办法》规定,已于2018年1月15日依法注销其律师执业证书。

责任编辑:陈雷柱

维权网
2018年8月24日星期五

阅读次数:2,8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