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右手墨迹 小尼姑瞎操心02 2018-08-25

小尼姑瞎操心02

今天一大早就看到中国网的文章《全国收费公路同行费收入5130.2亿 支出9156.7亿》,文章说:“2017年度,全国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总收入5130.2亿元,支出总额9156.7亿元,收支平衡结果为-4026.5亿,收支缺口仍然巨大。”文章还强调“5130.2亿,其中高速公路收费4752.8亿元,一级公路124.8亿元,二级公路42.1亿元,独立桥梁及隧道210.5亿元。”中国网还说:“据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副局长孙永红介绍,收费主要用于偿还收费公路债务和社会资本收回投资并获得合理回报,还有公路养护和相关税费。”

在讨论其他问题之前,我们先来厘清一个问题,就是这些收费公路属不属于公共交通系统?!从公共交通系统的概念(城市街道、国道、省道、县道、乡道、“村村通”公路,以及已经开发并纳入公共交通管理范围的内河航道、海运航道、湖泊等属于实行公共交通管理的范围)可知,这些收费公路是归交通部统管却不属于公共交通系统的公路,虽然高速等收费公路是不属于公共交通系统的盈利性单位,但他们的性质依然是公益性单位,应以方便和服务民众为第一目的的。

全国收费公路同行费收入5130.2亿 支出9156.7亿

可是你看看那些收费公路的收费标准,就拿高速0.6元/公里来计算,是国外的几倍的价格。而且就算是收费公路也属于公益性质的,大部分应该由财政补贴,可我们呢?光去年一年就收到5130.2亿元,交通部还哭穷说还有4026.5亿的缺口。收上去的账目都是清晰的,请问支出的9156.7亿都是怎么用的,用到哪些地方哪些项目了,能不能也公示出来也好让瓜友们心服口服?!修公路的费用到底是财政拨款还是银行贷款?如果是贷款,是低息贷款(利息多少)还是免息贷款?毕竟我们都是消费者,有权利也有义务知道自己交出去的钱用了多少,都用在什么地方了。

其实我们沉重的赋税里面已经包含了比如教育、医疗、交通、疾控这些公益性的项目支出,可纳完税到了兑现的时候就不是这回事儿了。比如到医院看病,不管你有没有病,医生都会给你开一串单子,让你先过一遍机器,身上的钱被搜刮干净了也就可以走了。

虽然义务教育的学费减免了,但上学却越来越难,总有些地方是没有学区的,任你去哪里报名都没有资格,只能花大价钱找人找关系,好不容易上了学还有各种名目繁多的费用等着你,这还只是校内,还有各种校外(内外勾结)培训机构辅导机构也在等着收割你。

非洲猪瘟病毒不会感染人猪肉可以放心吃

交通疾控就更不用说了,都应该由国家财政来承担的。事实上改开以后,本该由国家承担的公益性机构都被国家推向市场,市场化就市场化吧,自由竞争优胜劣汰也没什么不好,可他们偏偏还抓着权力不放,还要享受并控制资源。比如医院药物器械采购,疫苗采购,公路建设材料采购,有很多只能去官方指定企业采购,价格高的吓人,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看不起病吃不起药,问题疫苗屡禁不止,抗癌药居高不下。

都说欧美税收高,但人家与税收对应的福利也是杠杠滴,我们呢,税收更高负担更重,但我们的税收并没有转化成对应的福利保障,还要另外支出高昂的价格。即使支出了高昂的价格成本也未必能享受到有保证的优质的服务。

也就是说,我们付出了别人双倍的代价,依然得不到教育、医疗、公共交通等最基本的福利保障,有些人却可以拿着老百姓的钱肆意挥霍,海外购置豪华别墅,国内包养处女情妇;对外慈眉善目惺惺作态,对内青面獠牙满嘴谎言。不管是掩盖灾难,还是引进猪瘟;不管是无锚印钞,还是火烧粮仓;不管是问题亿喵,还是高价抗癌药;不管是昂贵的过路费,还是低廉的工资;不管是控制言论,还是颠倒黑白,这些都是我们为生活在这里要付出的制度成本,只要不肯变,你就没得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