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刚:对两岸三地暨环球华裔保钓运动的探索

Share on Google+

全球华人笔会会长,哥伦比亚大学退休教授

回顾第一次保钓运动
为什么要保钓?
日本坚持“主权”,中国只保“渔权”
美国违约移交琉球
美日对钓鱼台的黑箱作业
还有个“台湾主权未定论”
李登辉总统的底牌
再看江泽民主席的顾虑
一面不抵抗,一面交涉
万船齐发,三岸同心
中央嫡系部队也不听指挥

现阶段紧张的两岸关系之中,忽然又插入了一桩更紧张的钓鱼台危机。这危机是怎么回事呢?它对今后两岸关系又会产生些什么影响呢?各行各业的答案是多样的。搞历史的人认为这只是一个历史现象。史学家处理类似的历史现象,原有“宏观”“微观”两种法则。宏观是由大看小,由博返约来了解此一现象。笔者今次想采微观处理,由小看大,来探索一下近时海内外正方兴未艾的“保钓运动”,以及它对今后海峡两岸关系所可能发生的影响。

回顾第一次保钓运动

在二十五六年前,海内外便发生过一次“保钓运动”。笔者一家四口都曾踊跃参加。在发动此一运动的纽约地区,个人曾被推举撰写“保钓宣言”的原始底稿。此一宣言曾由白绍康夫人向大会群众及中西媒体宣读,并由大会代表分别向纽约及华府日本使领馆递送,而遭到闭门不纳。该次始自北美而波及全球华裔社区的保钓运动,声势之大,在华侨史上是没有前例的。此一运动后来虽虎头蛇尾,草草收场。但它余音未了,在法理上也有若干后遗症而招致了日本野心之再起。日本野心复萌也就引发了目前华裔风起云涌的第二次保钓运动。

为什么要保钓?

在第一次保钓期间,便有无数中西人士不停地询问,为什么要保钓。同人的答复便是,保钓是一种爱国的群众运动。它是由于日本军国主义者强占了中国领土而刺激起来的。按常理说,强邻入侵,本国政府自应奋起反击。但有时外寇入侵,而本国政府不能或不愿抵抗。政府畏缩不前,激于义愤的人民就挺身而起,发动民间爱国运动了。在中国近代史上1894年的“公车上书”,1918年的“五四运动”,1931年的“九.一八”,1935年的“一二.九”,都是在同一模式下发生的──先有日本侵略,次有中国的“不抵抗主义”或“抵抗而不坚决”,最后才爆发了群众爱国运动。因此第一次和今次的“保钓运动”也只是近百年来中国老百姓抗日爱国运动的延续,在性质上是没啥费解的。

日本坚持“主权”,中国只保“渔权”

钓鱼台在历史上,在法理上之为“中国领土”,正如当年的东三省之为“中国领土”,原没有什么好争论的。但是当年侵略成性的日本少壮军人,却不承认东三省是“中国领土”,所以才发动“九.一八事变”,强占了东三省。今日日本军国主义复活,不承认钓鱼台是中国领土,所以强占了钓鱼台,树立标志,赶走中国渔民。海内外华裔,尤其是海外华侨,由于消息比较灵通,政治行为与意识比国内同胞自由,生活也比较宽裕,耳闻目睹,良心难安,一唱百和,一个“海外五四运动”便一发难收了。第一次如此;第二次亦然。这一运动如果也算是民族主义的表现的话,那实在与国共两党无关。两党不但没有鼓励,更谈不到“打民族主义牌”。当年毛泽东、周恩来如此;蒋家父子亦如此;后来的邓小平、李登辉更不成话。

邓小平说,不谈主权,共同开发;李登辉也不谈主权,只解决“渔权”。这就“太阿(宝剑)倒持,授人以柄(剑把)”了。可是日本人,从二十年前的极右派,到今日的内阁、外交部和驻香港总领事对“主权”的立场却从未松过口。对方坚持“主权”,你说主权暂时不谈,这在国际法上会构成“默许”。默许在国际文书中是会构成“临时协定”(modus vavendi)的效应的。邓、李二公对国际法规一无所知,又值朝中无人,元首之尊,却偏爱乱说话,这就不可收拾了。须知钓鱼台列岛,是由美国国务院正式行文,无意或有意把钓鱼台列为“美国托管”之琉球的一部份正式移交给日本的。日本显然就以邓、李二公之言,向美国告了洋状,所以今日美国已公开宣布钓鱼台列岛不属于任何一国,这就是暗中替日本撑腰了!

美国违约移交琉球

琉球本是大清帝国的属国(在今日国际法上叫做“附属国”或“附庸”Dependent State)。在1874年时台湾原住民不幸杀伤了一些琉球人。这本是大清帝国国内的刑事案件,与日本人没关系,而正在向白色帝国主义学步的日本,却籍口“护侨”向台湾出兵。清政府为保护台湾,曾命唐定奎率淮军六千人援台,把日兵赶走。此事本已了结。不幸当时中国危机重重,不谙现代国际法规的李鸿章,为着息事宁人,在对日本结束交涉时说了些“邓小平─李登辉”式的错话,授人以柄,1879年日本便悍然把琉球吞并了。──这是日本侵华的第一步,也是中日外交史中的“第一个九.一八”;也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一个“不抵抗主义”。当时琉球有福建移民数万人,日本移民只数百人。

二次大战后,根据《开罗宣言》,琉球依法应该归还中国的,琉球居民(福建移民仍是最多数)亦急于回归,罗斯福总统甚至劝请中国政府于战后接管琉球。奇怪的是那时的国府主席蒋中正却拒不接受。他也不主张要琉球独立。战后琉球就由美国托管了。韩战期间,美国政府为扶日反共,竟违反《开罗宣言》之决定,承认日本对琉球享有主权。1972年美国竟又独断专行,把琉球移交给日本了。

美日对钓鱼台的黑箱作业

美国慷他人之慨,把中国的琉球拱手奉送给日本也就罢了,当时的美国政府竟有意或无意地,把原属台湾的中国领土钓鱼台也划入琉球治下,一道送给日本了。自五十年代开始,美国为着反共扶日,这一串黑箱作业都是违反国际条约,也是违反国际公法的。无奈我国国共两党政权,正勇于内斗,也由于朝中无人,对国际公法藐无所知,对美日之间侵我权益的暗盘,更不闻不问。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等到大梦初觉,已为时晚矣。

还有个“台湾主权未定论”

根据上述三言两语的国际关系史,笔者在第一次保钓时即断言,日本绝不会放弃对钓鱼台的占领,正和在“九.一八”以后对我东北的占领一样。──日本何时承认“满州”是中国领土?战时有开明之誉的日本外相重光葵,战后在战犯监狱中写回忆录还在不服气地质问“What is China?”呢。为甘心卖国找籍口,连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都会说东三省只是“满州人的嫁妆“呢!

不特此也。日本的极右派在占领钓鱼台之后,还有个“台湾主权未定论”。日本人曾确确实实享有台湾主权五十年。如今得陇望蜀,卷土重来,有何不该?一旦清兵入关,则宝岛中的“吴三桂”又岂止张旭成委员口中的“全部大陆人”呢?台湾宝岛之内,多的是“陈璧君”呢。

总之,钓鱼台这一次新危机,是日本死灰复燃的军国主义经过多年的精心策划,看准台海两岸矛盾,摸透台北和北京的底牌,有备而来。那么,日人眼光里的两岸的底牌又是些什么呢?让我们先看看台北:

李登辉总统的底牌──

一、对受害最大的台湾渔民之利益,可以不必过份考虑;

二、李总统个人在情感上、理智上、公私利害上均不会公开反日;

三、压力不大,条件许可,李总统在主权问题上可以充份让步,只保渔权;

四、压力团体不断壮大,选民增多,仍可维持“默许”现状,不提主权;

五、纵使台北当权派被迫向压力团体低头,台北实力亦无法改变既成事实;

六、美国政策是扶日重于扶台,已十分明显。

再看江泽民主席的顾虑──

一、邓已在死亡边缘,大陆政局欠稳,当权派不敢多事,尤不敢惹事;

二、在美国压力下,中国海空军不愿亦不敢跨越“海峡中线”,已有先例;

三、香港回归,“倒数急迫”,北京手忙脚乱,无暇东顾;

四、中国舰艇迫近钓鱼台,台湾向日美乞援反华,保钓就提供了“中国威胁论”的籍口了;

五、日本搞危机转嫁,使中日对立转变为中美冲突;

六、东南亚集团幸灾乐祸,乘势窥伺南沙群岛。

一面不抵抗,一面交涉

日本当局显然是自觉已摸透了上述底牌,所以这次决心制造个新的“九.一八”,把钓鱼台霸占到底。最近更公开声明,中国人的观察游艇,如欲驶入钓鱼台领海,必需事先申请日本的“入境证”──且看这一复活了的老僵尸,横蛮到了何种程度?!在这场新的九.一八局面之下,两岸政权,又作何对策呢?据媒体报导,两岸都在搞其秘密交涉。其情况简直还不如当年的汪精卫。汪先生还主张对日本侵略“一面抵抗,一面交涉”。如今,江、李二公则大搞其“一面不抵抗,一面交涉”,坐看国土沦陷,岂非咄咄怪事?!

政府的政策既然如此,那么海内外民间的政论家、国师、大师等等,苦心焦虑,有无平戎良策可献呢?笔者在中西媒体五花八门的报导中,还是觉得余英时教授的方案,较有条理,颇有说服力。其要点如下:

一、李登辉作张学良来个“不抵抗主义”;

二、江泽民作蒋介石,负起抗日专责;

三、北京以外交方式向联合国及国际法庭提出告诉;

四、海内外历史学家、国际法学家支持政府,收集证据,提供法理;

五、要联合国仿国联旧例,另派《李顿调查团》调查真相;

六、静候国际法庭仲裁,判决日本撤除钓鱼台。

余先生是我们安徽当今寄居海外最杰出的历史家。他和我们另一已故乡贤胡适之大师颇为相似,他二人都是文质彬彬的正人君子,白面书生。他二人都以为笔杆子可以管枪杆子。可是我们谬教近代国际关系史的专业教师,在教科书上找不到先例啊!美国人玩国际牌还是靠巡戈导弹呢。纵然余英时教授能够为保卫钓鱼台找出十分证据,就能说十分话吗?文章不与政事同呢!

万船齐发,三岸同心

近周华文媒体,亦有另一较激烈的报导说:“台北县议员金介寿和市民汪小龙赴钓鱼台探路受阻后,重新调整政略,将发起两岸三地万船齐发行动,于十月间以船海方式,齐往钓鱼台宣示主权,看日本有多少舰艇来拦截。”(见纽约《世界日报》1996年9月7日头版)

此方案貌似粗犷,倒有高度的可行性。盖“三岸”人民如真能同心护土,我们就必然可以组织“万船齐发”。真有万船齐发,我们就必然可以一举收回钓鱼宝岛。宝岛既经收复,日人如再有反动,则“文打官司”(余英时式的)“武打架”(陈清宝式的;国民党立委陈清宝说守土护渔“不惜一战”),我们都应决心奉陪。“止戈为武”。我们要“不惜一战”才能避免一战!守土有责的台湾海空军如嫌力有不足,大陆海空军和二炮导弹部队,应无条件跨海增援。

中央嫡系部队也不听指挥

据最近媒体报导,海峡两岸当局,由于民情激愤,对日本侵华态度已转趋积极,一再对日方警告,表示维护主权之决心。记得李宗仁先生曾经告诉我一则抗战初期的故事。李说,芦沟桥事变之后,中国西南地方军头龙云、刘湘、刘文辉等都存心观望,不愿积极参加抗战,盖以“南京中央”或无全面抗战之决心也。李则连电西南诸军头,劝他们立刻参加抗战,因为全国民情为日本侵略之刺激,激昂至如此程度,蒋公如对全面抗战有二心,恐其本人也控制不了此一局面。中央嫡系部队恐亦不听他指挥了。众人闻言大悟,大家乃一致誓死参加抗日,抗战就全面化了。

我们搞中国现代史和党史专业的人都知道,国共两次合作,都是日本侵略刺激起来的。此次若因日本侵略而导致国共第三次合作,那我民族就因祸得福了。

*编者注:本文曾发表于其他刊物。这里获作者同意,内容上作了个别删节。

当代中国研究
MCS 1996 Issue 3

阅读次数:3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