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李秀莉 三联生活周刊 2022-07-11 11:56 发表于北京

4月18日以来,全国5家村镇银行陆续被曝出无法线上取款。截至目前,受到波及的银行客户遍布全国达数十万人,涉及金额巨大。人们发现,村镇银行这个处在金融系统末梢环节、定位于服务三农的小型金融机构,早已在互联网平台的加持下,从县域走向全国。最终,在薄弱的监管之下,酿成一场全国性的危机。

昨日,数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银行储户,在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分行外维权抗议,后与警方和不明人士发生冲突,部分储户受伤。当晚,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网站发布消息,河南银保监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为维护广大群众合法权益,有关部门正在加快核实4家村镇银行客户资金信息,制定处置方案,将于近期公布。

记者 | 李秀莉 实习记者 | 彭丽 编辑 | 杨海

扩张的村镇银行

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可能是本次事件中最早出现挤兑的银行。宋江在开封某农商行工作了20多年,也是该农商行股东。他告诉本刊记者,“大概是4月上旬,新东方村镇银行的行长被带走调查,开封市民知道行长被抓之后就开始挤兑。当时许昌的信贷人员、支行长等也已经被控制。差不多一星期后,许昌那边知道了这个消息,就也爆发(挤兑)了”。

宋江口中的“许昌”指的是许昌农商行。根据公开资料,本次出事的5家村镇银行,除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外,其余4家的发起行均为许昌农商行。所谓发起行,是专门针对村镇银行的制度设计。根据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在2007年发布的《村镇银行组建审批工作指引》,设立村镇银行,其股东至少有1家为持股比例不低于20%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起行依法享有对村镇银行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并以其出资额或认购股份为限对村镇银行的债务承担责任。


7月10日,聚集在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分行的储户(受访者供图)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何平告诉本刊记者,村镇银行的设立初衷是为了弥补中国农村金融缺口。“当时,中国农村金融改革有很多的问题,比如说农村信用合作社改革以后成了农村商业银行或农村互助基金会等组织,但是一旦改制,它们的目标就从农村转移到了城市,所以农村金融仍然存在缺口。后来就有一种思路,能不能搞村镇银行,深入到乡镇和县以下,由城市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银行来作为主发起行。”

2006年12月,原银监会发布《关于调整放宽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准入政策,更好支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提出在湖北、四川、吉林等6个省份的农村地区设立村镇银行试点。2009年7月,原银监会再发文,计划3年内在全国设立1293家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其中,村镇银行占1027家。

河南村镇银行的建设步伐也在这一时期开始加快。据公开资料,到2011年,河南省新组建村镇银行23家,组建进度居全国第二、中部第一;累计组建村镇银行数量达40家,覆盖全省51个县份,位居全国前列。此次涉事的5家村镇银行中,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就是在2011年成立的。据银保监会数据,截至2021年末,全国村镇银行数量为1651家,占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总数的36%左右。

村镇银行设立的初衷是为了服务三农,一方面满足农户的小额存贷款需求,另一方面服务当地中小型企业。但成立之初,就面临诸多政策限制,例如在《村镇银行管理暂行规定》中明确指出,村镇银行不得发放异地贷款、可经营业务中也不包括理财产品。除此以外,何平告诉本刊记者,还有如“财政收入不能存在村镇银行”等未在规定中体现的限制,再加上银行业近些年竞争激烈,各大行逐渐业务下沉,村镇银行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

file

激烈竞争下,村镇银行一般只能通过高息吸储。“国家对银行的存款会有基准利率,在上下50%浮动都没有问题,大家会依照市场的情况各自调整。村镇银行会把利率冲到浮动范围内的最高来吸纳存款。”宋江说。高额的存款利息需要从贷款业务中收回,何平了解到的实际情况却是,“除了在一些地方有一些特定的小产业作为依托,大部分农村贷款业务赚不了什么钱”。在这种形势下,村镇银行很难从息差中获利。

宋江告诉本刊记者,因为面临吸储困难、较难盈利等发展困局,村镇银行并不太受欢迎,再加上业务领域接近,存在竞争关系,一般不会有农商行主动成立村镇银行,“这在银行看来,有点像没事找事干”。因此,许昌农商行先后发起成立4家村镇银行,本身就显得不同寻常。

从村镇走向全国

这两年,另一件“不同寻常”的事也引起了宋江的注意。开封市银行系统每年会在内部公布市内各银行的吸纳存款情况。在他的印象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的存款量一直都较为普通。奇怪的是,这两年他们突然开始快速增长,业绩变得非常耀眼。这次存款“消失”事件发生后,他才惊讶地发现,原本囿于当地县城或乡镇的小银行,早已借着互联网平台,走向全国。

根据本刊记者的了解,这次危机波及的银行客户,大部分并非河南本地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线上客户,主要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办理异地业务。这些互联网平台包括:百度旗下的度小满、小米旗下的天星金融、中国人寿旗下的滨海国金所、360“你财富”等,以及从上述平台转到村镇银行自营小程序上的客户。人数大概在40万左右,金额从几万到几十万、上百万元不等。从合同类型看,他们购买的主要是村镇银行的存款产品。

5家村镇银行在第三方互联网平台推出存款产品的时间大都在2020年前后,多位涉事村镇银行的客服人员告诉本刊记者,当时为了配合这一新业务,银行成立了客服中心,服务的大多是线上的异地客户。屈先生就是一名线上异地客户,他告诉本刊记者,2020年,自己在360公司的“你财富”上看到代售的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的定期存款产品,“从第三方的展示看,无论是它的存款协议,还是保本承诺,都是很正规的”。而且,该存款产品在显眼位置标示了受到国家《存款保险条例》的保护。屈先生在线办理了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的二类卡,并购入5万元存款产品。

file
全国取不出钱的银行最终被证实共涉及 5 家,都是村镇银行

2020年底,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公开指出,通过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的银行主要为地方中小银行甚至村镇银行,借助互联网平台的流量优势,部分银行存款规模得以快速增长,有的平台存款规模占其各项存款比重达83%。其中,异地存款占绝大部分,从资金来源看,这些银行已成为全国性银行,其中部分银行通过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的规模已超出了自身风险管理能力。“比如说某家银行本来只有20亿(元)的放贷能力,突然变成了200亿,增加到10倍,如果管理能力没有跟上,随便乱放,风险会变得非常大,可能还会出现挤兑。”浙江靖霖律师事务所律师黄磊向本刊记者解释。

考虑到可能带来的金融风险,2021年1月,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印发《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规定,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包括但不限于由非自营网络平台提供营销宣传、产品展示、信息传输、购买入口、利息补贴等服务。

上述多家银行的客服人员告诉本刊记者,限制性政策出台后不久,自己所在的村镇银行就推出了微信小程序,并给他们发了一份互联网平台的客户名单,让他们按照一套专门的话术拨打电话,进行客户引流,“大意是微信小程序属于自营渠道,是可以继续购买的”。一位事发后选择离职的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客服告诉本刊记者,当时他一连打了好几个月电话,“光度小满一个平台(转过来的客户),最少也有几万人”。

file
(受访者供图)

银行的存款产品会出问题,这超出了很多人的日常经验。但更令储户感到担忧与不安的是,自己的钱究竟是否进入到了村镇银行。上述前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的客服人员告诉本刊记者,当时银行推出小程序后,为了熟悉业务,她也在上面存过一笔钱。4月19日,行长突然让他们报警,理由是发现手机银行、微信小程序等线上平台被不法分子侵入,“他当时的意思是,有人内外勾结,弄了一套假的(银行)系统,储户的钱根本没有存到银行”。虽然一时无法理解,但她还是按照行长的说法报了警。但直到最后离职,她都无法接受“真假系统”的说法。“我的工资卡也是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的,平时转账什么的都是用手机银行,而且这个小程序也是可以跳转到手机银行的,所以他们一直说的所谓两套系统,到现在我也很难接受。”

在我国,村镇银行一般并不直接接入央行结算系统,而是由发起行或其他行代理接入,这意味着涉事村镇银行的支付清算账户可能均开设在许昌农商行,并由许昌农商行进行确认操作。据财新网的报道,有业内人士分析,不法分子可能利用了这一点,在客户把钱从其他一类卡转入村镇银行的电子账户时,许昌农商行内部人员和不法分子内外勾结,向资金转出行发送了虚假的确认回执,随后,将收到的钱款转走,客户的钱并未进入到央行结算系统。

事发后,何平也曾和一位在河南某农行当行长的朋友,以及人民银行总行金融稳定局的工作人员沟通过。他们一致认为,钱的去向存疑,不排除“体外循环”的可能。“监管部门在给村镇银行特许权的时候,是用传统的思路来设计的,以为它们只在县镇以内活动,但没有想到十几年以后有了互联网金融,那么后面这些银行自发搞的这些东西,就没有相应的规则约束。”何平对本刊记者说。

file
这次无法取款事件发生后,人们才发现原本囿于当地县城或乡镇的小银行,早已借助互联网平台走向全国(图|视觉中国)

新财富集团

5月19日,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这次事件不仅是社会公众和村镇银行之间的交易问题,还涉及其他主体和复杂的交易结构。银保监会称,4家村镇银行的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全称为“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或通过资金掮客吸收公共资金,涉嫌违法犯罪,目前公安机关正在侦查。相关业务也要等公安机关侦查结束后,依法依规处置。

这是官方消息中,第一次出现“河南新财富集团”的字眼。天眼查资料显示,河南新财富集团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1.16亿元,今年2月,该公司注销。根据多家媒体报道,河南新财富集团并不直接持股前文所述的村镇银行,而是经过层层股权渗透后,通过代持的方式持股许昌农商行及其发起的4家村镇银行——也是此次出事的银行。

河南新财富集团是如何进入到银行系统的?何平告诉本刊记者,成立村镇银行的资金门槛很低,100万~300万元人民币就可以注册一家,而股东的门槛也不高,因此一些地方势力很容易通过入股的方式控制银行。

filev
图 |视觉中国

宋江告诉本刊记者,从2003年开始,为增资扩股,国家开始改革农村信用社,许可农信社逐步采取农村股份制商业银行的组织方式,股份类型可分为企业职工股、社会自然人股和企业法人股。2009年,许昌魏都农商行成立,也就是此次出事的许昌农商行的前身。河南新财富集团正是在2011年前后,通过企业法人股的方式进入了许昌农商行,进而渗入由许昌农商行发起的村镇银行。

根据《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农村商业银行股东股权管理和公司治理有关事项的意见》及《农村商业银行管理暂行规定》等规定,农商行的单个法人及其关联企业持股总和不得超过总股本的10%。入股前,应对股东进行审核,同时加强股东投资入股管理,穿透识别出资人并明确实际股东身份:对关联股东,要合并计算持股比例;对实际控制人,要确保其公开透明。

但许昌农商行的实际股东结构显然比规定的复杂得多。5月18日,河南省上蔡县公安局冻结了郑州中赫贸易、深圳市奥马电器、开封恒亚建筑材料、河南博亚天盛贸易等几家公司在许昌农商行的股权,股权数额合计达到1.27亿元。但事发之前,上述公司并不在许昌农商行的公开股东名录里。

新财富集团绕过层层监管,以影子公司的身份进入地方农商行,并成为大股东的做法,已有先例。它们曾入股过宋江所在的农商行,“我们农商行一开始是发行3个亿的股份,新财富就占了51%。所以,新财富集团也是我们行的大股东”。

宋江说,河南新财富集团最早的确是作为实体企业入股自己所在的农商行的。新财富集团实控的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该公司当年承建了河南兰考到沈丘的兰尉高速,并获得公路30年的收费权。

但后来空壳公司的进入,宋江认为是因为“这些人在政府有人,注册了很多公司,拿营业执照又不需要什么手续,只要到银监会备案,之后就成企业法人了。那么你是生产瓶子的,我是生产水的,他是生产盖子的,我们三个虽然都是一家,但都可以进来”。虽然曾在行内担任重要的管理职位,但直到这次出事前,宋江一直以为新财富的实控人叫吕光中,事发后他才知道吕奕这个名字。

据多家媒体报道,河南新财富集团实控人为吕奕,河南南阳人,是吕光中的弟弟,1974年出生,现国籍为塞浦路斯。

以股东身份进入后,新财富集团就实现了对银行的逐步控制。在正常的秩序下,银行内部有信贷科、风险科,负责监督和风险控制。但河南新财富集团通过安插自己的人当行长,拥有了对许昌农商行的实控权。

file
银行的存款产品出事,这超出了很多人的日常认知(插图:Jessie Lin)

控制了许昌农商行后,接着控制许昌农商行发起的村镇银行就更容易了。尤其在贷款业务上。宋江给我们做了一个对比,农商行超过30万的贷款需要抵押,超过500万需要报备市办(省联社驻市里的办公机构)。并且贷款每部分都有比例限制,不同类型企业的贷款不能超过具体比例。但是村镇银行的贷款没有以上限制,只是上交的准备金比例更高,“农商行如果有100万,需要拿出20万上交作为准备金,而村镇银行则需要拿出25万,只有75万被允许用来放贷”。但这对于有“两套账”的村镇银行来说也并非难事。根据媒体报道,近几年,许昌农商行发起的村镇银行曾多次出现违规放贷。例如,禹州新民生银行曾多次因冒名贷款、贷前调查严重不尽职等违规放贷行为,招致行政处罚。

从自己控制的银行贷款是新财富集团常用的敛财手段之一。据宋江了解,新财富所选择的贷款方式是担保和质押贷款。质押贷款是指将股票、期权、现金等抵押以获得贷款。担保贷款则是指一个企业帮另一个企业进行担保,需要考察担保企业的资产质量、流动资金、企业报表等。

“(新财富集团)第一次贷的时候,会找一家真正的实体企业帮他们的空壳公司贷,刚开始并不会违约。假如贷了5000万还不上,又找另一家企业来贷6000万,把本金利息都还上,这6000万到期了还不上,再找第二家、第三家。”“或者他们把自己的股权质押出去,2个亿的股权可以从某银行贷到1.8亿现金,这时候他们就拥有了1.8亿的现金和2亿的股权,再用这些资本去继续贷款。”宋江透露,从2012年开始,新财富集团通过20家左右的空壳公司,从自己所在的农商行里贷走了9个多亿。最后,银行没能要回这笔钱,只能将其划归到风险类资金里。他猜测,新财富集团从许昌农商行贷走的数额可能更多。


7月10日,聚集在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的储户(受访者供图)

据官方统计,2018~2020年,许昌农商行不良率分别为3.98%、4.55%、4.99%,资产质量不容乐观。与此同时,资本充足率持续下降,分别为44.33%、30.53%、21.97%。它下属的村镇银行,资产不良率就更严重。“每年银保监会都会从各个银行中抽调人去其他银行进行检查。”宋江告诉本刊记者,“大概5年前,我所在行被抽调去检查新东方开封村镇银行的同事就觉得它迟早会出事。因为一般我们的不良贷款率会控制在3%以内,但它的高很多,而且我们发现它放贷的企业就是那么几十个来回周转,数额又较大,几千万、上亿,这很不寻常。”

今年3月,也就是事发前一个月,许昌市公安局曾发布《悬赏通告》,悬赏10万元通缉许昌农商行的前副行长孙振甫,原因是其涉嫌“严重经济犯罪”。宋江告诉本刊记者,6月18日,省联社驻开封市办公室主任、开封市银保监会主席、河南省银保监会某处长被抓。

7月10日,即储户与警方、不明人士发生冲突的当天,许昌市公安局再发通报:自2011年以来,以犯罪嫌疑人吕奕为首的犯罪团伙通过河南新财富集团等公司,以关联持股、交叉持股、增资扩股、操控银行高管等手段,实际控制禹州新民生等几家村镇银行,利用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和该犯罪团伙设立的君正智达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自营平台及一批资金掮客进行揽储和推销金融产品,以虚构贷款等方式非法转移资金,专门设立宸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删改数据、屏蔽瞒报。上述行为涉嫌多种严重犯罪。

filev

这份通告第一次使用“金融产品”的提法,令储户感到不安。今年5月,在一段储户拍摄的视频里,一位自称开封银保监分局的副局长解释了无法取钱的原因,“银行里有人犯法了,导致银行的合法资金和不合法资金搅到了一块儿……如果现在放开,可能会导致一个结果,就是不合法的资金也取走了……这是手机银行迟迟没有放开的原因”。这位副局长说,和不法存款搅到一起的,主要是通过线上(手机银行)办理的业务。

维权之路还在继续,却异常艰难。6月12日,第二次前往郑州的储户白云,健康码变成了红码。此后她扫码进入任何场所机器都会自动报警,后面几天,只能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到处流浪。还有一些储户则在家中发现自己的豫健康码也变红了。6月22日,郑州市纪委监委通报,对擅自决定对部分村镇银行储户来郑赋红码的官员予以党内处分。但直到本刊发稿前一天,仍有部分外地储户反应被郑州赋红码。

file
(受访者供图)

本文源自[三联数字刊](https://j.youzan.com/qg9Hs2)**2022年第27期,**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宋江为化名)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