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行走如风王亚法

Share on Google+

《看中国》夏主编多次推荐澳洲文坛侠客王亚法,据夏先生介绍王先生为文坛奇才著作等身,夏说你俩文风都不常理若能以酒纵横最好,只可惜今天老夏安排的是饮茶,直害得本酒葫芦空怀酒胆却无用武之地,而且四个老男人竟无佳人抹色添香,难道偌大的悉尼美色消隐。好在这一壶普洱算是凑合,好在这里的点心不算敷衍。

我几位刚一坐定亚法先生不远处一个招手快步前来。看其个头不高的敦实身板行走如风态我不禁联想到沙叶新,不知是从王亚法身上我看到沙叶新的影子还是他俩本就一伙竟让我觉得王沙二位除了神似其形体举止音容笑貌也几分相象,一对放浪不羁的良知文人。不同的是沙已客主天堂,我们的亚法大哥依然活着并且雄姿不减。

王亚法不愧上海九三学社老社员,说起民国上海文坛逸事亚法滔滔不绝妙气横秋。直感觉没他不知道的,除了本酒葫芦的那点破旧私事。说到民国曲仙陈歌辛亚法卖了个关子问道你们可知歌辛怎么死的吗,我说当然知道60年饿死在白茅岭农场,我想这老夫子怎不爆点冷门我这一壶本来就滚开我相信他这一提直接撞我枪口,对陈歌辛本人早有研究而且著文海内外,老先生也敢造次。

但老先生一个NO还真这么不信酒邪的“造次”了,他说当年香港人寄给陈歌辛猪油,因白茅岭食品不足许多时候歌辛只吃猪油,后来猪油变质了他因为没吃的只能用发霉的猪油充饥,最后是霉猪油中毒而死,于是一代曲仙英年早逝。

那天和夏主编聊起约见亚法时恰好曹先生也在于是最先沸腾数曹生。象老酒葫芦一见才艺佳人恨不得立马拿下,今曹先生一见到王亚法便取出珍藏已久的王著《半空堂谭杂》请求签名,于是亚法先生疾笔如飞,于是“曹楠先生方家雅正”当即跃然扉页。我以为亚法老哥一定内心痛首怎不是个美女求签洒媚,一个命不犯桃花的文艺老男。

王亚法说到张大千惊雷滚滚携千秋飞雪破百年尘烟,说到盖叫天为毛唱京戏,盖老一生只一次只为毛一人唱戏,后来便拒唱再也不唱。也因此盖叫天后果严重,最后盖叫天死于文革中期,那天一三轮车夫免费把重病缠身的盖叫天送至医院,院方一看是牛鬼蛇神便拒绝医治,于是一代名伶静静的死在黎明前的那个晚上。

顺便说一句我们的主编夏一不好酒二不好色地地道道的澳洲准媒体人一个。据说澳洲华媒十有八九被某意识形态沦陷或部分沦陷,如果是希望不会永远是也不应该永远是。还据说《看中国》为少数或唯一守住贞操的华人澳媒,如果是请受敬意。

希望良知公正的媒体情怀重回澳洲,希望众澳媒有生的日子里拒绝污染,希望世间所有的华媒未来健康并且长寿直至无疆。

老酒葫芦

右起:夏言、王亚法、老酒葫芦、曹楠

2018-08-31悉尼

阅读次数:1,25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