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我与友人闲聊;我说:安徒生的童话“豌豆上的公主”家喻户晓;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我像她一样敏感。

友人笑道:拿证据出来!

我道:1966年7月,毛泽东畅游长江;各种溢美之词铺天盖地;有一个细节被全中国七亿人忽略了,独独被毕汝谐捕捉到了:毛泽东跟王任重开了一句玩笑:你是这里的第一书记,我听你的。

友人道:这是平平常常的玩笑话呀。

我却不寒而栗;毛泽东的平平常常的玩笑话,包含丰富的潜台词:普天之下,莫非党土;党裂土而治,各地的第一书记就是南霸天、北霸天;即便是我这个中央主席强龙,也要听地头蛇第一书记的话,何论黎民百姓?

我幼时读过当局编印的“右派文选”,熟悉储安平的党天下言论;然而,当毛泽东轻松地以平平常常的玩笑话印证党天下的时候,我仍然感到悲观、绝望!我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密闭的黑暗隧道,永远不见天日!当时,我还不满16岁。

友人道:这是孤例;请再举个例子。

我道:1964年,毛泽东与侄儿毛远新的谈话风靡一时;有一个细节被全中国七亿人忽略了,独独被毕汝谐捕捉到了:毛泽东和毛远新在中南海游泳池谈话,毛远新从水里出来,说:还是水里舒服;毛泽东瞪了他一眼,道:你就是喜欢舒服。

我心里一沉:老天爷,喜欢舒服是人之常情、人之本能,何罪之有?喜欢舒服成了罪过,这辈子怎么过?当时,我还不满14岁。

果不其然,几年后文革爆发,常年呆在中南海纳福的毛主席教导我们: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老天爷!

文革高潮中,我的老哥们薛蛮子对我说:毕汝谐,你不是敏感,你是过敏,而且是极度过敏!

友人笑道::毕汝谐,你确实是极度过敏!你这辈子要么当豌豆上的公主,要么当作家;二者必居其一。

我笑道:然也。

豌豆上的公主

发布:2015年12月3日| 安徒生童话故事全集| 2121 人浏览

从前有一位王子,他想找一位公主结婚;但是她必须是一位真正的公主。所以他就走遍了全世界,要想寻到这样的一位公主。可是无论他到什么地方,他总是碰到一些障碍。公主倒有的是,不过他没有办法断定她们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公主。她们总是有些地方不大对头。结果,他只好回家来,心中很不快活,因为他是那么渴望着得到一位真正的公主。

有一天晚上,忽然起了一阵可怕的暴风雨。天空在掣电,在打雷,在下着大雨。这真有点使人害怕!这时,有人在敲门,老国王就走过去开门。

站在城门外的是一位美丽的公主。可是,天哪!经过了风吹雨打之后,她的样子是多么难看啊!水沿着她的头发和衣服向下面流,流进鞋尖,又从脚跟流出来。她说她是一个真正的公主。

“是的,这点我们马上就可以考查出来。”老皇后心里想,可是她什么也没说。她走进卧房,把所有的被褥都搬开,在床榻上放了一粒豌豆。于是她取出二十床垫子,把它们压在豌豆上。随后,她又在这些垫子上放了二十床鸭绒被。

这位公主夜里就睡在这些东西上面。

早晨大家问她昨晚睡得怎样。

“啊,不舒服极了!”公主说,“我差不多整夜没有合上眼!天晓得我床上有件什么东西?有一粒很硬的东西硌着我,弄得我全身发青发紫,这真怕人!”

现在大家就看出来了,她是一位真正的公主,因为压在这二十床垫子和二十床鸭绒被下面的一粒豌豆,她居然还能感觉得出来。除了真正的公主以外,任何人都不会有这么嫩的皮肤的。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8年8月2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