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追寻自由与人权

Share on Google+

——2018年汉堡“中国时代”另一种声音(之一)

9月的汉堡,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这个北德的港口城市和上海从1986年就结为友好的姐妹城市,相互之间的商贸往来和文化交流十分频繁。自2006年起,汉堡市政府每两年举办一次“中国周(China Wochen)”系列活动,活动时间约20天左右,现在又到了这个节庆的季节,空气中洋溢着浓郁的中国氛围。

“中国周”前些年已经更名为“中国时代(China Time)”了,今年是第七次举办,自9月1-23日期间将举办超过150场活动,包括展览会、音乐会、讲座、论坛、朗诵会、戏剧、电影、旅游以及美食竞艺,内容涵盖了经济、法律、政治、艺术、文化与教育等各个领域。名目繁多的节目,一方面展现了现代和传统的中国风貌,另一方面刻意渲染中德两国的友好关系。8月31日,本届的“中国时代”开幕式在汉堡市政厅礼堂正式揭幕,有中德政商界人士300余人出席,堪称盛事一桩。

汉堡前市长奥拉夫·绍尔茨(Olaf Scholz),曾任德国社会民主党总书记、代理党首,联邦德国劳动和社会事务部部长,2018年3月,被任命为德国副总理、财政部部长。以往他主政汉堡时,非常注重跟中国的经贸关系,对每两年一次的“中国时代”节庆十分着力,他自己也往往亲自参加其中一些活动。汉堡新市长彼得·辰切尔(Peter Tschentscher)上任后,对第七届“中国时代”活动进行了补充,他表示:今年的活动,“将有助人们从各个视角了解中国的生活、经济、语言和文化。”

以往“中国时代”为期两至三周的上百个节目中,绝大部分是中国官方所提供的,明里暗里都夹带着宣传中共的“伟、光、正”的意图,让西方社会看到中国的飞速发展、科技创新、繁荣富裕、锦绣山河、悠久文化,反正要给人一种“中国月亮比外国圆”的印象,非常偏离事实。特别是跟汉堡大学合作的孔子学院也在整个活动的框架中扮演着一定的角色。德国的媒体已经多次批评中国官方利用这种文化交流的场合,进行包装贩卖“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优越性。这次既然应社会上的要求,“中国节”要有不同的视角和声音,因此汉堡地区的一些德国社团,比如:德国西藏倡议协会、被胁迫民族协会、德国西藏人协会等社团,联合筹备了一组主题为“追寻自由”的电影与讲座系列活动,希望更加真实地反映中国的现实状况。“另一种声音”的内容包括:廖亦武新书《三个无效签证与一本死亡护照》读书会;乌尔里希·德利乌斯谈:中国高科技发展的两面性,他的讲座非常尖锐地指出,中国政府完善并提高了网络监控,对普通民众,异议份子、特别是对维吾尔族的人权侵扰与迫害加剧;达赖喇嘛的欧盟特使格桑坚赞(Kelsang Gyaltsen)谈西藏的苦难,是本世纪人类悲剧之一;电影与影评:《最后的达赖喇嘛》、《帕沃(PAWO)》(西藏语“英雄”)等。这些节目鲜明地指向中国极权体制的阴暗面和欺淩剥削少数民族的现实状况。节目都被编入汉堡“城市脉搏”的正式中国节的日程之内,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参与发出“不同的声音”的几位代表,都十分明确地发表了他们的看法:

被胁迫民族协会会长乌尔里希·德利厄斯(Ulrich Delius),一边比划着手势,一边说:“近年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呈上升趋势;而中国的人权问题、民族问题,却每况愈下,其恶化的发展令人担忧。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两个极端?应该是中国集权统治的原因。此外中国占领先发展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应用,有正反两面的效果,很多人还只看到有利有效的一面,却不知隐藏在暗处的魔鬼也是与时俱进的。”

德国西藏倡议协会负责人赫尔穆特·斯得克尔(Helmut Steckel)说:“汉堡以往的历次‘中国时代’活动,竭力渲染了对中国的溢美与褒扬之词,只是从阳光面来介绍与推荐中国。今年略有不同,在汉堡市政厅礼堂的开幕式上,几十个公司和机构与个人都在吹捧中国,但是却有两个”异音“,一个是我为西藏的自由、人权呼吁,另外一位是为法轮功群体声援的。”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说道:汉堡市政府数次举办这样的“中国节”,提供内容丰富的有关历史、文化和科技的节目。他们向汉堡市民,向德国民众传递与宣传了中国的阳光与缤纷,中国梦想与经济速度等。但是任何高科技的发展都会带来一些“副作用”,引起社会问题、伦理问题甚至引发法律的争议。我们在现代人类科学发展史上经常看到这种情况,科技领先,但是伴随而来的思想和社会问题的讨论远远落后于形势。直到问题发生了,再来检讨反思。现在我们面对电子业的突飞猛进,但人的思维和应变根本就跟不上。更何况还有一个专制体制站在这种高科技后面,这是双重的危机和恐怖。中国的社会问题积重难返,比如:人权问题、民族问题、贫富差异、弱势群体、言论、写作自由等等,高科技成为专制政权的工具,在这些领域扮演帮凶的角色。

廖亦武的新书《三个无效签证与一本死亡护照》读书会,在汉堡阿巴顿电影院(Abaton)举行,这是汉堡比较老的电影院,虽小却非常出名,就座落在大学区。Abaton一词源于希腊,意思是“不可进入”,也就是“禁区”的意思。这里经常放映一些别緻脱俗的影片,一般通俗的电影院都不愿意放映的冷门电影,往往能在这里看到。近年来,该影院也不得不为稻粱谋,放下身段,有时也放映一般热门的片子。不过电影院往往开放给一些组织作为讨论会的会场。

本日的读书讨论会开始时由乌尔里希诵读了廖亦武新书的选段,这是作者廖亦武描述他于2011年戏剧化地通过越南边境,逃到德国的真实经历。接着就是廖天琪与廖亦武的对谈:2011年春天,四川的公安警告廖亦武,他那本关于坐牢四年的狱中记实《证词》不可以在德国出版德文版,否则他将“在劫难逃”。但是亦武终于还是在几个月之后,于6月底七月初,悄悄地越过越南边境,逃到德国。他人一到柏林就造成媒体的轰动,三周之后他的《证词》的德译本《为了一首歌和一百首歌》就问世,立即热卖,成了当年的文化盛事。但是不久他的好友李必丰被抓,大家猜测是否老共藉此来报复逃离共和国的廖亦武,虽然李必丰判刑的罪名是经济犯罪。廖亦武叙述了他这位倒楣的文友李必丰的一些故事。他说,李必丰是他的狱友,因参加“八九学运”入狱,后来他又三进三出牢狱,前后尝试过7次逃亡,但一次次失败,至今还在狱中。等到他刑满释放的2022年,就在监狱度过24个春秋了。廖亦武说,传闻李必丰被抓被判,人们说成是因为协助了廖的逃亡,这是绝对荒谬的,亦武强调,李必丰自己都一次次失败,我怎么会需要他的逃亡指导与帮助?我的逃跑与李必丰没有一点关系。廖亦武说这本新书《三个无效的签证》里,讲述的就是自己的逃亡过程,要说他在逃亡过程中得到过谁的帮助,那其中一个就是现在站在他旁边的这位,廖天琪点点头说:“我才是该进监狱的人”。

廖亦武于2011年抵达德国,至今在德国著名的渔夫出版社出版了8本书,诸如:《坐台小姐和农民皇帝:中国底层社会》,《为了一首歌和一百首歌:来自中国监狱的见证》,《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轮回的蚂蚁》等。并获得了10个国际知名的奖项,比如:2011年德国图书行业协会“绍尔兄妹奖”,2011年德国广播协会“最佳广播剧奖”,2012年德国图书和平奖,2013年德国阿夏芬堡“公民勇气奖”,2013年法国文学与艺术军官勋章,及同年的卡普钦斯基国际报道文学奖等。今年廖亦武又将在美国获得哈维尔图书基金会颁发的哈维尔人权奖。廖亦武说:作为中国底层的作家,能得到著名的出版社帮助,得到社会各界读者的喜欢,这是一种自我价值的实现,也使我在德国感受了言论与写作的自由。廖也谈到:写作之外,我还会继续关心国内的作家人权情况,关心身陷囹圄的异议作家、民主人士,我的笔为了他们的自由,为了自由精神会不停的写!

乌尔里希还谈到了刘晓波,谈到了刘霞,为刘霞来到德国,获得真正的自由而高兴,乌尔里希说:在这里,我们要特别感谢廖天琪和廖亦武,这几年为了刘晓波的自由,为了刘霞的自由,他们不断地给德国各界写信为他们夫妇呐喊与呼吁,并在德国社会组织联署签名等,今天刘霞的到来,我们在为她高兴的同时,再次感谢两位廖姓朋友!

诵读会上,也谈到民族独立问题。“这个帝国必须分裂”,这是廖亦武荣获德国书商和平奖的授奖仪式上演讲的题目,以后又以此题目出版了一本书。这次诵读会上提及这个话题,廖亦武说:我们四川在历史上,就是独立之国——“巴蜀”、“成汉”等,自古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四川有的是好酒,五粮液、泸州老窖等,川菜闻名天下,川人精于烹饪与饮酒,我们大可选个厨师做总统。廖天琪问道:四川独立?那么西藏呢?廖亦武回答:四川与西藏和平共融,要把西藏纳入中国版图的人在北京,我们四川人跟藏人是邻居,不会反对西藏独立。廖天琪说:借助于今天汉堡的“中国时代”活动,我要为西藏、维吾尔、南蒙古、香港的自由独立运动呐喊与声援,台湾就更不用说了,台湾原本就是独立的国家,作为台湾人我很骄傲。两人的对话引来热烈的掌声。诵读会最后由廖亦武的箫声作为结束,接着人们排队买书,并由廖亦武当场签名。

1.廖亦武和廖天琪在会场

1.廖亦武和廖天琪在会场

2.人权活动家斯得克尔主持节目

2.人权活动家斯得克尔主持节目

3.廖亦武吹箫

3.廖亦武吹箫

4.会场阿巴顿电影院

4.会场阿巴顿电影院

5.被胁迫民族协会会长德利厄斯

5.被胁迫民族协会会长德利厄斯

6.“中国时代”节庆的标志

6.“中国时代”节庆的标志

(独立中文笔会秘书处 潘永忠供稿)

阅读次数:4,6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