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律师案徐州当地司法机关与官派律师联合办案?

Share on Google+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余文生律师案徐州当地司法机关与官派律师联合办案?许艳请官派赵强律师、岳松律师遵循良知退出代理

余文生律师,在2018年1月19日,失去自由。至今没有得到我请的辩护律师会见。

余文生律师,在4月19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妨害公务罪被徐州市检察院批捕。

余文生案,在被关押约8个月后,在9月3日,被徐州市检察院,退回徐州市公安局补充侦查。

8月1日,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等到达徐州,得知余文生律师被徐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当天,两位律师交了辩护律师的手续,徐州检察院案管中心的工作人员也告知等电子卷宗准备好后过几天就可以过去阅卷,随后律师到看守所要求会见时,看守所以检察院未过去办换押手续为由不安排会见,常伯阳律师马上与负责余文生案的公诉人联系,当时公诉人问你是谁请的律师?同时他表示在外出差,何时回徐州办换押手续不确定,随后常伯阳律师和谢阳律师再去检察院试图找公诉处负责人协调办理换押事宜被百般推诿无果。我们中午吃饭时常律师突然接到徐州检察院案管部门的电话,告知余文生已经请了两律师,要求常伯阳律师和谢阳律师把委托手续拿走。后来经打听获取了两位官派律师的联系方式。经联系,官派律师说他们的委托手续是公安给他们的,并说第二天8月2日,就去会见余文生,官派律师也说当天公安局可以办好让会见的手续,只是官派律师个人会议原因,自己推迟到8月6日。

同一天8月1日上午,出现了两位徐州的官派律师也向徐州市检察院交了辩护律师手续。并且,急急忙忙的,要赶在检察官答应常伯阳律师会见的日期之前,赶紧去徐州市看守所会见余文生。

在此,我以余文生律师家属的名义不承认官派律师,并且请两位官派律师退出代理。理由如下:

1、我作为余文生的家属,给余文生请了律师;徐州市公安局也知道余文生的家属为余文生请了律师。徐州市公安局为什么还让余文生找律师?是否对余文生进行了酷刑胁威?或者实施酷刑?因为余文生律师在自由状况时,录过视频,不会解聘辩护律师,除非他遭到了酷刑。

2、余文生律师之前不认识那二个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岳松律师的出现,极大的可能性是配合公权力打压余文生,阻止家属为余文生请的辩护律师依法、独立的为余文生辩护。

例如:9月3日,常伯阳律师从徐州市检察院得知,官派律师岳松都没有去检察院阅卷,而且9月6日,我打电话问岳松律师,案件是起诉了?还是退补了?他一直说还在审查起诉期限内,他连余文生案最基本的程序时间点都没弄清。

赵强律师也一样,十分肯定的说,检察院告诉他9月7日是审查起诉期满。

事实还是我请的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说的9月3日是准确的。检察院也是9月3日退补的。

最可怕的是,检察院工作人员说,他们和官派律师有个群。这样,官派律师如何做到为余文生依法维护权利?

3、余文生失去自由状态,该多么希望获得律师独立的辩护。官派律师如果没有独立性为余文生律师辩护,就是没有独立人格的人;如果为了配合公权力打压迫害余文生,官派律师应该受到良心的谴责。

综上所述:

1、强烈遣责徐州市公安局、徐州市检察院等部门,剥夺余文生获得公正辩护的权利。

2、强烈遣责官派律师违背律师执业道德,成为权力的帮凶。

3、请二位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岳松律师退出余文生案代理。我将继续坚持我为余文生律师请的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为余文生律师维护法律权利。

4、请徐州市检察院依法同意让我请的辩护律师去会见余文生律师核实。因为常伯阳律师第一个向徐州市检察院交了辩护律师手续。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状态。官派律师的行为也无法让家属信任。请徐州市检察院依法保障余文生律师获得辩护律师法律帮助的权利。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8.9.10

阅读次数:2,7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