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彭大泽告我:沈道鸿走了,我不信,我说,不久前,他还带着画册来开我的眼界,我惊异他用宣纸与水墨把人物画出油画的效果。这小我近乎一代的道鴻,当我还能吃能走能写,他应该是出辉宏大作品的盛年,哪会突然而殒呢?我几乎是难以置信,只祈望这信息是误传。

但是,回家上网一查,噩耗非讹传,是被心肌梗死的,我拍案而啸:为何死神专看中优秀才人呵!

认识交往道鴻,在他成名的40年前,文革结朿,生机勃发,财院的旧同窗思文家里,挂一幅像叶浅予画的人物,是我首次认识道鸿的笔墨。不久,那时还称万岁展览馆里,开文革后苐一次画展,叫四川青年画家四人展,有邱笑秋、谭昌镕等,我又在此画展上,读到他灵气与灵笔写生的人物群,与那些昂扬粗野匠气的人物笔墨,显出清爽灵秀的另样。

不久,我终于在青年路那两间窄屋结识了他。虽然,他做的是供电局的美工,谈起他12岁就挣扎于社会底层,他妈穷苦到吃对时饭养活他们7姊妹,打动我这刚从艰苦挣扎回成都的人,从皆有含辛茹苦的相濡以沫而结成友谊。自从我邀他给报纸副刋投稿与画插图后,便成了当年三圣街他家老屋常客,与他家两代,从那时健在的老母与年轻弟妹都相熟起来,两个教书的妹妹也常邂逅。

在青年路的屋里,我还遇见高缨那对被误吃药致哑儿女,由高晓笛带着弟弟来寻师学画,也见到道鴻发现四川还有文人画脉未断的孙竹篱先生精纯的诗书画,敬如师长,跳上跳下为竹篱先生在成都与北京开画展忙碌,既出于对孙公艺术如出土文物般珍惜,又出于对画家在底层经受折磨的同情,我看到那时的道鴻,在画家向名利道路沉迷时,他仍倾心只拜倒在美神足下。

最令我惊奇的是,从他那坎坷家庭的穷困生存环境长大的道鴻,竟无一点小市民那庸俗气味。他的才气与人品,竟受到省文联的大家闺秀倾心。而且,他对丑鄙有嫉恶如仇的憎恨!

那是1984年,他已在成都画院从亊专业创作了,邀我到画院对画界出了艺云高这种败类的揭发与听证。他愤怒的那句话:哪有用鸡毛画国画的大师呵!至今,还轰鸣我耳际!那时,我就发现道鴻是从学西画入门,却已精通中国画的笔情墨趣,他并不像那些画了两天石膏像的,就笑国画的单线平涂,他从写生与透视入门,仍敬重东方艺术的不同于写实的写意。

他本该临帖摹碑学书习线条功夫的童年,被谋生稻粱于社会取代,但他仍在中年弥补了书法课,不久,他题浣的字墨,跃然一变,美画旁无字拙的遗憾了。而且,提升了审美意趣,再不见早年那以画漂亮脸蛋为美,而是以发掘人物内涵为高了。

当他听说我有重建家的意念,便热心为我寻觅与张罗。40年前,我的再婚,几乎是他一手为我操办。那时,都较穷。他叫他家老七道祥,来帮我做沙发,用弹簧固定在木架上,繃上棉絮与麻布和布套,竟然像模像样。买来白木立櫃,道鴻嫌老七学他画的木纹死板了,他这画家又动手,重新为我做美工,这已够仁义了。还画了两幅画来祝贺,并一再致歉,说有一幅被爱好的友人硬抢夺走了。在那年月,人与人情感撕裂,这种仁厚,多么可贵!

道鸿的画声誉崛起,巿场有声望,拍卖场价位飚升,他也买了房,恋爱的闺秀才女加美女,也准备办喜酒了。我正为他高兴,没想到出现组家庭时,男方坚持新家要俸养母亲,女方坚持家庭只容小两口。道鴻向我诉苦衷说:“我妈为儿女历尽人生艰苦,我怎忍心娶了媳妇就弃了妈呵!我坚决要侍奉母亲过两天幸福晚年。”

最后,我惊讶他的寸草心报答三春晖的坚定与挚着,宁愿婚姻破裂,也要以新房侍母安渡晚年。

如此选择,在此社会家庭伦理衰落中的异数,出在一个现代艺术家身上,很难能可贵吧?

后来,我退休进入野老漁樵中,他迁西门外,我住东门边,较少碰头。只听说他奉母归山了,结婚了,生女了。有时,他读到我的文字,打电话来,赞叹我人老笔未老。

而我还记得黄冑在世时,画界有人以道鴻与黄并列,称北黄南沈。当年画坛许多大师级画家读到道鸿的作品发出的赞赏与点评,应是对他一生艺术追求的总结了:

巳故艺术理论家蔡若虹说:“沈道鸿创作了一些意境葱茏、引人入胜的作品,令我感到吃惊而又高兴。他在题材的选择上是多方面的,既包括古代传说中的名人铁事,又包括现代生活中的劳作和歌舞,还包括诗词神话中的深情妙趣,画路广阔,别树奇姿,托物起兴,另辟心境,信手拈来,推陈是思想上的推陈,创新是笔墨上的创新,人物形象和自然风物可称两绝。

著名写实主义彩墨山水画家、清华美术学院教授宋涤在他《心有灵犀一点通-读沈道鸿绘画作品有感》中说:

“沈道鸿的艺术成就体现在他对人物深刻、深入的表现能力,整体的复合能力和对人物形象的精神揭示。中国画要在薄薄的宣纸上表现丰富的内容和精深的形象刻划。我认为这一点前人没有作到,而沈道鸿作到了。他的西藏题材作品对于牧民的诠释是独到的卓越的。他笔下的藏民散发浓郁的特定生态的气息。他把其草原味、酥油味、皮肤的质感及透过太阳照射下皮肤里的血丝、和所穿的老羊皮袄的体量感都画出来了。他的古人题材、印度题材无不精到。他的鸿篇巨制与轻松小品显示出自由驾驭笔墨的功力。他的作品饱满沉厚,有很深的色彩修养,因而能在各种高级微妙之灰色调的丰富变化中运用自如,对中国画在色彩上有所突破,达到前人未有的高度。

沈道鸿具有艺术家真醇的情愫,在模仿文人小品流行而内容空洞,笔墨因袭气泛滥的时潮下,他选择了一条艰难的创作道路,坚持他的理想主义的追求,表现生活与历史的脉动。是一位严肃的艺术家。〔2005年11月宋涤文摘录〕

周韶华这著名画家,理论家,原湖北省美院院长写道:“今年十月,我的《汉唐雄风》全国画展在成都闭幕。在蓉期间读到沈道鸿的作品,受到很大的冲击,很大的震撼。他是一位严肃的艺术家,和当下的时潮完全不一样。从沈道鸿的作品中明显的感觉到中国传统文化滋养和对西方美术思想的融汇。准确的造型修养与深入刻划功夫,有血有肉的现实表现能力,让我不由产生久违的感觉而非常兴奋。看到了中国画的亮点和新的发光点。

一位优秀的中国艺术家应当具备多元文化的表现能力和强大的创造能力。这不仅表现在他的自我超越能力,自我调整能力和自我更新能力上,而且表现在他对传统文化、中西文化的解读能力,优化选择能力和对僵化的东西的瓦解能力上。

沈道鸿的创作,通过富于情感表现的点线面与彩色关系的融合,在肌理、笔触、偶然效果和对所刻划人物的深刻理解,以及过硬的造型与把握整体的功夫,抒发了内心不可遏制的澎湃情感。他的绘画是真正自由的,表现丰富的创造行为。

沈道鸿选择了一条艰苦的、竭诚投入生活的路。我为他这样耐得寂寞的艺术家喝彩,为他切实有效的建树、冲击视觉、震撼人心的作品喝彩,为他这种“守护心中一盏不灭艺术之灯”的精神喝彩。祝愿他举起那盏亮灯。

〔2005年10月于成都访谈摘录〕

已故叶浅予这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中央美院教授,原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人物画大师也留下一段对沈道鸿的评论:“沈道鸿的《达摩面壁》体现了画家对达摩个性的新认识。可不是一般的肉身罗汉,是一座浑身长青苔的罗汉,像是雕塑家的造型,又像当年女娲炼成的天然顽石,具有深刻的思想性。在造型上达到了新水平,克服了内容与形式的矛盾,做到二者协调统一,满足了读者欣赏思维。

〔载1986年11月《人物画的骨貌与新貌》一文〕

何家良是新加坡著名油画家,原新闻艺术部高级政务次长,他也说:“在新加坡人民大会堂拜读了沈道鸿的画展,我惊叹他刻划人物的本领。布局奇特,神形兼备、画路宽广、形象鲜明、惟妙惟肖,绝无雷同之处。其笔墨沉厚、凝重、雄浑、笔记利落,力遒韵雅、冲和澹逸,具有磅礡超迈神韵的《十八罗汉图》和豪迈深醇、意境卓然的《天府文荟图》可谓代表之作,每个人物都赋以了生命。〔1999年为新加坡出版沈道鸿画集作序文摘录〕

读罢这些艺术家与艺术理论家对沈道鴻艺术的评论,谁不挽惜沈道鴻的早逝,蜀中多么可惜的艺术种子呵!而且他的青少年是在文革那文化荒芜中成长,若是正常的文化生态里,又将跃上怎样的艺术高峰哩!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September 18, 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