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读福山,谈选举

Share on Google+

2018-09-19

还有一个多月,美国中期选举就要正式登场,这场选举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共和党会不会失去众院甚至参院,特朗普总统会不会被弹劾,更是中国官方和许多大陆知识分子特别关注的问题。在这个时候读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新作,似乎别有一番意味。

福山在他新作“反对身份政治、新部落主义以及民主的危机”(Foreign Affairs,8月14日)中,试图用“身份政治”这个概念解释美国当下的政治发展及其影响。“身份政治”指的是各种群体都认定他们自己的身份——无论是国家、宗教、种族、性向、性别还是其他——都没有得到足够的认可,身份政治因而不再是一个小众现象,它对政治的影响已经超越经济或意识形态对政治的影响。

福山指出,在许多民主国家,左右两派都在搞身份政治,左派更关注促进各种边缘化群体的利益,而右派的核心使命则与种族、民族或宗教因素明确相关。他批评说,左派的身份政治使得社会碎片化,右派的身份政治又以多元化为敌。他说,身份政治在全球范围内催生了民粹民族主义、威权主义、宗教冲突,并造成民主的衰退。一个重新定义的身份政治应当是以西方启蒙思想的根本,自由、平等、博爱为精神认同的国民身份,而不是以宗教、种族、性别等因素。

目前美国政治体制的功能失调和衰退,与极端并日益增长的两极分化有关,这使得执政管理成了勉强维持。福山很不客气地批评说,“大多数责任归于右翼”,就像他很不客气地批评民主党依赖少数族裔、妇女、移民等处于边缘化团体的选票而忽略中西部蓝领白人的利益一样。

我对福山的文章感兴趣,首先是对他的研究方法感兴趣,他的研究既有理论概念的分析框架,也有实证支持,不愧为实证理论大师杭廷顿(Samuel Huntington)的学生和朋友。更重要的是,我对他的超越共和党和民主党、右派和左派、白人和非白人的立场感兴趣。福山曾经是共和党新保守主义骨干,因伊拉克战争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他的新保守主义同仁分道扬镳。2008年他投了奥巴马的票。

正是因为福山“从来没有极度的党派色彩”,他文章的视角已经远远超越某个政党的主张和意识形态。他以非党派身份谈两党的身份政治和美国眼下的政治现状,既批评共和党,也批评民主党。和那些极力妖魔化对方的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相比,他的根本反思、客观立场和充分说理,使得他的观点格外有说服力。

具体而言,读福山的这篇新作,我有这样几点感想:

第一,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都离开了中道治国,而共和党向极右翼发展的速度远远超过民主党向极左翼发展的速度。过去不管是民主党总统上台还是共和党总统上台,竞选时的过分主张通常会在执政时被修正,但是这次特朗普上台不一样,他兑现一些竞选诺言,实际上是把美国推向极右方向。作为一种反动,民主党在几个地方初选中出现了极左翼击败了民主党的老牌政客的案例,这是否代表了民主党向极左靠拢的倾向?如是,将是一种同样糟糕的发展。

第二,如果民主党仍然只关注左翼身份政治,共和党只关注右翼身份政治,选举结果将不会有真正的赢家。如果两党极化进一步发展,共和党成了白人党,民主党成了少数族裔党,美国民主将会受到极大削弱。福山说,也许左派目前实行的身份政治最糟糕的事情是,它刺激了右翼身份政治的兴起。他既批评了左派的政治正确,也批评了右派夸大了政治正确的极端性。他说,“实际上,只有相对少数的左翼作家、艺术家、学生和知识分子支持最极端的政治正确。但是保守派媒体把这些事例揪出来,用来给整个左派抹黑宣传”。

第三,在思想界,美国既需要左翼,也需要右翼,特别需要左右两翼都有能深思熟虑的知识分子。福山说,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有很多严肃的保守派知识分子,可是现在已经看不到这样的右翼知识分子了,这太糟了。而同样糟的是,当高等学府拒绝右翼人士演讲而遭受言论自由之威胁时,许多教授和大学管理者没有直言不讳予以批评。

总之,福山的文章为理解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提供了新的视角。美国政治要走出现在的泥淖,避免极化,应当跳出党派漩涡。

RFA

阅读次数:1,01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